:::

副刊

搭車賞景看人生

◎鄒敦怜

 我喜歡坐車,喜歡享受坐在車上觀察周圍人事物的時光。坐在車上,第一件有趣的事,就是看窗外的風景。

 小時候常覺得疑惑,為什麼車子不斷往前,窗外的景物卻是不斷地後退?有時我會想像自己是尊貴的國王,兩旁的路樹街景就是列隊歡迎的臣民,我昂首闊步向前,它們一動也不動地目送著我……有時我會為窗外的景物進行一場小小的評選大會,想像自己可以任意挑選房子、車子,一路上搜尋心中最喜歡的豪宅、名車,想像自己即將成為它們的主人。有時隔著車窗,會看到另一輛車子上的人,我會根據神情判斷他的心境,為他編撰一個剛剛發生過的故事。

 此外,坐在車上仔細端詳觀察車上的人,也是有趣的事。

 有一次,我在捷運車廂裡,看到每一個人都低著頭看手機。他們那樣動作一致地拿著手機,眼睛緊盯著,如出一轍的姿勢與動作,彷彿同一個工廠出品的仿生人,唯一的不同就是臉上偶爾會閃過一抹淡淡的笑容。他們在看什麼?是距離幾千里的朋友正傳來異地的風光景色嗎?還是哪則熱門新聞讓他會心一笑?

 車上常會出現坐在嬰兒車上的小孩,他們跟我一樣,總是睜大眼睛探索周圍。我喜歡看著他們,透過眼神交流。我會先對著他們打信號,信號的種類很多:皺眉、吐舌、眨眼睛,都得輕輕巧巧地不讓人發現。小孩通常很快就會發現,只要他們一注意到我,這打信號就從單人遊戲變成兩人遊戲。我們彼此出招,模仿對方的動作,我常逗得小孩哈哈笑而捨不得下車。

 每個車站乘客上上下下,車廂裡不時有最新的演員上演不同的戲碼。我喜歡看年長者慈祥的笑容,他們滿臉皺紋,頂著白髮、穿著樸拙寬鬆的衣服,動作也大多從容和緩。

 我也喜歡看一群年輕的孩子揹著書包上車,他們彷彿把春天與陽光一起帶進車廂,讓原本寧靜的氣氛馬上多了律動。

 我更喜歡看下班後接孩子放學的爸爸媽媽,即使大人臉上的神情都很疲憊,但是面對小孩的絮聒,他們也總是耐心地微笑傾聽。

 有一次,我在公車上閉目養神,忽然有一股淡淡的古龍水香氣鑽進鼻子,我睜開眼睛一看,前頭站著一個高大的外國帥哥,他手上拿著一本書─Le Paradoxe de Robinson,封面是淺藍色的,有著高樓、椰子樹和古代武士的圖案。我不懂Paradoxe這個字,難道是paradise嗎?我忍不住拿起手機查閱,得知它是一本法語書,探討批判與哲理。怎麼會有人在車上看這麼深奧的書呢?那十幾分鐘,我一邊聞著古龍水的氣味,一邊想像帥哥正為我以法語朗讀。

 我喜歡搭公車,那「十年修得同船渡」的說法深得我心。不管外頭是艷陽高照還是狂風暴雨,坐在車上舒適的空間,都能遠離末世紀的恐慌。假如坐車時室外傾盆大雨,到站下車時正好雨停放晴,那時的心情便會像雨後彩虹,美麗極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