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懷念眷村舊時光

◎王漢國

 每當有人談起眷村的「文創美學」,我的腦海裡便會浮現少年時的光景,清晰而鮮活,那真是一段難忘的美好歲月。

 臺灣眷村的形成,主要是因為一九四○年代後期國軍戡亂失利,中央政府遷臺,數以百萬計的軍公教人員亦相繼隨之而來。於是,由蔣夫人領導的婦聯會,為了支前安後之需,便在全省各處覓地陸續興建眷舍,或修整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老房舍。

 近年來,臺灣有不少的文創工作者,一方面為了維護老眷舍,重建戰爭時期的文史紀錄;另一方面為了推廣「文創美學」,開始在各地成立眷村文化園區,一時之間蔚為風尚,也為國人假日休旅增添了不少好去處。

 五○年代初期,先父任職於屏東空軍第一供應司令部,因緣際會,曾先後在屏東市住過四個眷村,小學也就念過四所學校,其中以礦協新村住的時間最久,為期長達十六年。記得多年前還曾帶著孩子們舊地重遊,如今該處已因眷村遷建而夷為平地。睹之,不免神傷﹗

 彼時,生活在眷村裡,雖然普遍物資匱乏卻樂趣不少;尤其是那份濃得化不開的人情味,更是刻骨銘心,永誌莫忘。印象中,那是個沒有「省籍情結」的年代,或許大家都是來自千里之外、離鄉背井的人;或許彼此都有著相同的命運感受,一心期待光復大陸、重返故里吧!

 作為眷村子弟,耳濡目染,繼承父志,似乎是多數人的心願和選擇。在礦協新村成長的子弟後來就讀軍校的比例相當高,因地緣關係,又以三軍官校為最。每逢眷村的老友們聚會,把酒言歡之際,依然是歲月不改、舊情永存;其中尤以飛官出身的夥伴們,更是壯志凌雲,豪情絲毫不減當年。

 回想起早年的眷村生活,特色不少,至今難忘。譬如說,每個眷村根本就是大陸版圖的人文縮影,左鄰右舍、前排後棟,便有來自大江南北、五湖四海的張伯伯、李媽媽,當他們說起話來,可是南腔北調,五音俱全。若談到吃,那更是精采,米飯麵食一應俱全,而且風味絕佳。

 如今,從網路上即可看到各地有關眷村文化園區的訊息,僅屏東縣便設有多處文化園區,如勝利文創園區、崇仁眷村文化園區、屏東市區眷村聚落,甚至在勝利園區內還成立了「軍歌館」,真是創意十足!

 記憶裡的眷村,走過了疾風驟雨、朝思暮想的年代,也跨過了戰火瀰漫、危機重重的歲月。「走過從前」,又不禁懷念起那段美好的舊時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