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史達林格勒城鎮戰動員、作戰之借鑑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劉俊偉

 前言

 史達林格勒(Stalingrad)戰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爭奪蘇聯南部城市史達林格勒而進行的戰役,時間自1942年6月28日至1943年2月2日止。此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東部戰線的轉折點,堪稱史上參戰人數最多、傷亡最重的城鎮戰。德軍花了近半年的時間,動用了80萬兵力,欲奪下代表蘇聯的史達林格勒城,而蘇軍動員了全市軍民在城內外構築4道野戰防線,有效阻滯德軍攻勢。該城的軍事地理位置極為不利,位於伏爾加河西岸的工業城,狹長的城鎮緊鄰著河岸發展,該區連一處瞰制地形都付之闕如;然在蘇軍及當地民眾齊心協力下,將入侵的德軍幾乎完全殲滅。以下就背景、作戰環境介紹、戰爭評析與借鑑等項實施說明,並就全民國防之重要性深入探討。

 背景

 1941年6月22日,德國希特勒在廢除《德蘇互不侵犯條約》後,發動「代號:巴巴羅薩」侵略行動入侵蘇聯。根據希特勒指導,作戰目標決定以占領蘇俄西部軍事上之要地,使蘇俄軍事上不能抵抗德國。故作戰目標最小須推進至列寧格勒—莫斯科—史達林格勒—亞斯特拉干之線為止,最大須由列寧格勒至伏爾加河為止之線。故將戰役集團區分3方面發動攻勢(1.向列寧格勒及莫斯科攻擊,使蘇俄軍為防衛此都市致不得已抵抗德軍,藉以捕捉殲滅蘇軍於戰場。2.向基輔、羅斯托夫、史達林格勒突進,占領高加索油田。3.協同芬蘭軍向列寧格勒北方攻擊,同時與羅馬尼亞軍聯繫,由普魯特河上游攻擊)。德軍在莫斯科會戰失敗後,被迫放棄全面進攻,決定在1942年夏在德蘇戰場南翼實施重點進攻,企圖攻占高加索和史達林格勒,以切斷蘇軍的戰略補給線。蘇軍最高統帥部識破德軍企圖,決心保衛史達林格勒。

 作戰環境介紹

 史達林格勒(今伏爾加格勒)位於伏爾加河(歐洲最大河流之一)下游、頓河大彎曲部以東約60公里處,它是蘇聯內河航運幹線—伏爾加河上的重要港口,又是蘇聯南方的一個鐵路交通樞紐和重要工業城市。史達林格勒為重要的交通樞紐,連結蘇聯中部地區的高加索山脈和東部地區;其中以西、以南是廣闊富饒的頓河下游流域、庫班河流域和高加索地區,物產豐富,是蘇聯糧食(堪稱是南部糧倉)、石油和煤炭的重要產區。1941年,德軍占領烏克蘭後,史達林格勒成為蘇聯中央地區通往南方重要經濟區域的唯一交通咽喉,戰略位置極為重要,這也是希特勒命令德軍攻打該城市之因所在。

 史達林格勒戰役是一場規模巨大的混戰,而這座城市本身位居衝突中心,從1942年7月11日開戰,直到1943年2月2日結束,可劃分「防守」與「反攻」階段(如右表)。

 戰爭評析與借鑑

 史達林格勒(Stalingrad)城鎮戰影響深遠。但若單獨來看,它本身並無法成為二戰的「轉捩點」,也不具「決定性」。從損失的角度來看,德軍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動用了80萬兵力欲奪下代表蘇聯的史達林格勒城,德軍卻幾乎完全殲滅。基此,所居防衛的我方可從此次戰例中獲得「全面作戰動員、城鎮軍民決心、狙擊手與媒體運用及物資補給」等4方面之體認。分析如下:

 一、深耕全民國防意識,強化後備部隊戰力

 蘇軍認為,若未確保史達林格勒,蘇聯便將面臨瓦解,故最高統帥部下令不惜任何代價,絕不能讓這座城市淪陷。由於史達林格勒告急,朱可夫向最高統帥部建議,應將德軍主力箝制在史達林格勒城內,運用城區內的建築物與特殊環境,納編工人與當地居民,進行街道阻絕、挖掘防戰車壕溝、偽裝欺敵、重組生產線等,形成完整的防禦體系。軍隊則在德軍兩翼實施反突擊,圍敵打援。反之,德國在1941年冬季戰役中,因受到氣候及補給不繼的影響,加上蘇軍的攻勢作戰之下,雖不至於全線潰散,但為守住最後的防線,儼然造成官兵大量傷亡。因此,德軍在1942年的攻勢當中,卻因兵員補充不繼、物資匱乏等情況下,以致無法向史達林格勒順利推展。

 面對中共因應全球軍事革新趨勢與前瞻未來戰爭形態,將朝「三非」作戰方式(非接觸、非線性、非對稱),針對我重要軍事目標,採驟然、瞬間、無預警及高強度之方式猝然突襲與打擊,企圖癱瘓我戰力。為深化全民國防意識,歷次漢光演習亦編實「後備戰士」參與實兵操演作戰任務,並與官兵共同實施臨戰訓練、沙盤推演及現地偵察等課目,期能透過實作、實地方式,期以迅速融入團隊運作、了解未來實戰程序與目標,此舉,深獲國人好評。綜此,在中共不放棄武力犯臺的安全威脅之下,深耕「全民國防」意識是對抗中共武力犯臺的致勝之道;後備部隊戰力的培養,更應奠基在國家現有完整之兵役制度上,故兵役制度的轉型,除展現出我國軍新一代軍力的風貌外,未來更可充實我國防戰力。

 二、妥善運用城市民力,建置量適質精游擊(狙擊)部隊

 歐洲戰場初期,均以大軍作戰為主,運用狙擊戰力之例甚少。由於城鎮戰不像大軍作戰,城鎮本身對戰術之影響甚大;當德軍發動「巴巴羅薩」行動伊始,為能有效遲滯德軍攻勢行動,蘇軍以近接戰鬥的手段,有效運用狙擊手,在殘垣斷壁中進行游擊戰,對德軍產生的是一項巨大的實體及心理傷害。如蘇軍使用兩人小組的戰術,成功狙殺德軍狙擊教官,嚴重打擊德軍士氣。此舉,在傳統的軍事作戰中及城鎮戰中,發揮極大之作戰效能,甚至扭轉整個作戰情勢。

 質言之,因應科技、資訊、武器裝備等快速發展,使現代作戰形態已由傳統的平面、立體,達到多維化的戰場角力。由於中共長年挹注高額國防預算及積極擴張軍備,衍致我國在兵、戰力上不與其進行軍備競賽,更應運用「不對稱戰力」以創造國軍相對優勢,確保達成「防衛固守,重層嚇阻」軍事戰略。由於國力與資源的限制,吾人更應竭力思考城鎮戰戰術戰法,妥慎運用城市民力,建置量適質精之城市游擊(狙擊)部隊,藉由不對稱戰具的組合,發展城市游擊戰法,以有效發揮「以弱勝強」之作戰效益。

 三、結合全民後勤建設基地,健全作戰物資補給能量

 蘇軍在作戰初期,所蒙受的損失相當大,雖以堅壁清野,使德軍想在後勤方面從蘇軍方面獲得是不可能,而在補給上德軍處處見其困難,但自己也是遭受補給不繼的窘境,而其卻能運用伏爾加河運補及與北部列寧格勒的供給,使得各項西方援助得以由裏海進入。然就德軍補給而言困難重重,德軍作戰初期補給基地位置以波蘭為中心,分向3個集團軍運補,隨著戰線向東延伸,德國戰略翼側不斷曝露,遂使大量游擊隊破壞德國補給線,加上國內供應至少在2000公里外,過度依賴空運部隊維持補給為手段,而終究衍生後勤支援無法有效支援作戰任務。

 經濟力量就是由全民所共同創造的利潤與盈餘,只有透過經濟轉化成為扶植基地之後勤潛能,方能成為防衛作戰致勝的關鍵要素。

 結語

 研究戰史最珍貴的目的,係在以最經濟的代價,獲得最豐沛的回饋。史達林格勒保衛戰,歷時15個月之後,蘇軍全殲德軍25萬,一舉扭轉東戰場的劣勢,成為蘇聯衛國戰爭期間的偉大轉捩點,這是朱可夫的遠見與功勞,具體落實在全民衛國的戰場上。基此,蘇軍在保衛戰中值得吾人學習之處。《孫子兵法》謀攻篇曾云:「攻城之法為不得已」。因此,「全民動員、全民國防」為我城鎮戰中極為重要的手段;我國係以防衛作戰為主,沿海城鄉守備將成為陷敵於泥淖之關鍵。

 根據民國106年《國防報告書》明確楬櫫:『面對中共龐大的軍力威脅,我國不與其進行軍備競賽,運用不對稱戰力以創造國軍相對優勢,以確保達成「防衛固守,重層嚇阻」軍事戰略』。在未來的防衛作戰中,城鎮戰在作戰中更是難以脫離的環節。綜此,吾人更應重視「全民動員,全民作戰」在城鎮戰中的重要性與可行性。城鎮戰必須承受大量的傷亡,是主政者及軍事指揮官必須承受的巨大壓力。倘若我們僅以正規軍對抗中共,所有的時間與空間是極度有限,倘若我們打的不是一場「持久戰」,而是「速決」,在極為短促的時間內要打贏這場戰爭,力、空、時的整合就必須達到最大值。雖然類似於史達林格勒的戰爭對我方軍民而言是極度困難的,但若為了「生存與發展」,在中共軍力不斷的擴張前提下,「全民動員,全民作戰」運用在城鎮中確是必要且重要的手段之一。

(作者為軍事研究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