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讓生活留白

◎王翔正

 生活留白是種智慧,更是對比的詼諧與想像的昇華,有時留白多則有失嚴謹,過密卻顯擁擠,恰到好處是件難事,正所謂「此處無物勝有物」。藝術家透過留白手法創作出逈異的視覺效果,方寸之地卻顯得天寬地闊,在缺憾中讚嘆,錯落之間構築出空靈韻味,清雅又浪漫。

 為了不輸在起跑點,繁忙匆促充斥於生活裡,尋常日子除了就學上班,也塞滿了繁冗雜事,心靈受到俗事堆疊的緊箍,無法擁有片刻寧靜,缺乏獨立思考的空間;唯一證明自己還活著的,大概只有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聲,大多時候都深陷瑣事的泥淖之中,難以脫困。

 細數人生,靜下心來是種渴望,仔細檢視自我更是個奢求,閒情雅致好似存在於另一個平行空間,看不見也摸不著,但選擇放空何嘗不是紓壓的良方。

 學習自我放逐是一門功課,需要長年練習培養,我嘗試先從關注生活小事與氣氛的傳遞著手,一日望著逐漸升溫的水壺,趾高氣昂的水沸聲提醒了放空的自己,隨著水蒸氣退散,眼眸才逐漸清晰起來,短暫的出神被拉回現實,以熱水淋上蜷曲的茶葉,逐漸滲出芬芳的茶香與令人醉心的茶色,品茗飲茶令人心平氣和,十分暢懷愜意。

 除了品茗的放空,我也鍾愛深山湖畔的沁涼,氤氳裊裊的湖面,陣陣煙波四起,石壁上的一葉蘭兀自吐芳,地底的伏流源遠流長,沉默幽深,靜謐又引人入勝,將心靈放逐於大自然裡,它能洗滌憂煩與塵封的心境,紓解身心的困乏與疲憊,豈不快哉。

 放空並非揮霍時光,光陰從指縫中溜走,歲月總是不經意地流逝,但適度的留白卻能讓生活增添色彩,潛心反思猶如引信的微微火光,與光影相互掩映。燃燒過的灰燼是奮搏的痕跡,生命最終將通過試煉;留白是沉潛,更是另一個嶄新的開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