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梅子黃時雨絲絲

◎林念慈

 節氣從小滿行至芒種,悄悄入梅,那曖昧而綿密的雨絲教人疲倦,即使不下雨,空氣裡也悶溼難耐,洗好的衣服永遠晾不乾、地板反潮,像是一則憂鬱的心事,在生命裡徘徊不去。

 人稱「賀梅子」的宋代詞人賀鑄,其作〈青玉案.橫塘路〉裡有這麼一段詩句:「試問閒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詞人說,若要問我的愁情有幾許,大概就像如煙似霧的芳草,滿城飛舞的柳絮,以及梅子黃熟時綿綿不絕的細雨吧!我們年少時本不知愁,卻老是強說愁,接著又開始為情意、前程所苦,每件事都瑣碎如雨,後來才知至苦是別離,這雨一下就大半生,似乎沒完沒了。

 所以每到梅雨季,更要穿著鮮亮的衣裳,打把漂亮的傘,穿越重重的雨幕。我有把精緻的蕾絲陽傘,偏要拿來遮風避雨,只因它繪滿了粉紫色的牡丹花,一亮相,彷彿走在花園裡,令人心情繽紛,腳步瞬間輕快了起來。當城市裡開滿了傘花,我總會情不自禁地多看幾眼,眼前有位男子拿了一把粉紅小傘,看他滿臉懊惱,猜測是出門慌亂錯拿了女兒的傘;隔著細雨,我看見有人在透明的傘面下微笑;偶然間有一把明黃色的傘經過,在雨陣裡不慌不忙地行走,誰說這是雨季?我便覺得此刻陽光正好。

 不出門的時候,清煮一壺紅豆薏仁水,據說可以祛除體內溼氣,不加糖,就一點淡淡的豆香,即使不能斷除溼氣,至少也已經療癒了身心;再聆聽雨窗上的交響樂,順道欣賞窗外的銅錢草,雨中更顯得瑩綠可愛,真如詩句所言:「已止還復作,瀉檐聲更長。苔錢添晚翠,梅子試新黃。」閒窗聽雨,倒也不覺被雨勢圍困,只覺得時光被滋潤了,一切安好。

 這雨要來便讓它來吧!就像壞心情不時落下,拂了一身還滿,還好我們總能撐起那把傘,抵禦生命中的每次雨季;甚或有一天,我們能夠釋然,便再也不用苦苦抵抗,而是帶著微笑,細數每一滴晶瑩的雨,那曾經黯然神傷的淚珠,終究昇華成感動的淚水,在眼角閃閃發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