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青春追想曲

◎林疋愔

 距離上次同學會已經將近十年了,已過而立之年的我們,攜家帶眷,好不熱鬧。我們在校園裡優閒散步,回憶那段美好的求學時光,希望找回青春的面孔。

 這個被稱作有著夢想和傳承復興精神的學校,實則不輕言夢想。我每日奔忙於自己的生活和學習中,深陷瑣碎平凡的生命之河,心一點一滴地沉靜、一點一滴地平穩。學校不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象牙塔,而是有著呼吸脈動的人文學堂。有思辨的聲音,採訪的聲音,唱聲樂的聲音,有人在排演戲劇,有運動健將集訓,有人為了考英檢晝夜苦讀,有人忙著辦活動做公關。每當接近段考的時候,大家關在擁擠的自習室,睏了便走到窗台望向樹影、靜默的磚牆,羨慕經過的人聲笑語,那些捱過苦澀煩悶的日子,竟也成了無法抹去的回憶。

 校園裡的各個角落總貼滿各式訊息、海報,不論是求職、家教、講座、戲劇、音樂會、畫展……社團活動可謂百家爭鳴,熱鬧熙攘。我們系上曾辦理一連串的藝術季活動,影劇、音樂和藝術相互搭配,開幕當天舉辦化妝遊行和手繪T恤義賣,接著連續三個月,表演廳裡一齣齣舞台劇輪番上演,藝廊裡同時陳展畫作和裝置藝術,每節下課,教學大樓的迴廊會有不同的音樂表演,像是歌唱或樂器演奏。這裡包容著我們所有的夢想,只要熱愛真誠,全力以赴,沒有什麼辦不到。

 還記得入學那年的迎新晚會,月亮又大又圓,我們圍坐在草坪上,一男一女面對面,隨著〈第一支舞〉的旋律舞蹈:「帶著笑容你走向我,做個邀請的動作……音樂正悠揚人婆娑,我卻直覺臉兒紅透;隨著不斷加快的心跳,踩著沒有節奏的節奏……」,有個男孩抱起吉他,刷刷兩下彈奏起來,光影流瀉,那些輕緩的音符如花瓣飄落、如棉絮輕揚,教人沉醉。月暈流黃,甚至可以看見黛色天幕裡那些微光雲影。後來男孩喝醉了,把歌唱得顛倒錯亂,也才有勇氣向女孩表露愛意。

 木棉花初開那天,我正泡在國畫教室裡,窗外的枝枒上開滿花朵,整排樹紅橙橙的,像烈火燃燒般,讓人無法移開目光。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木棉花,興奮地跑出教室,看見樹梢上竟撲簌簌停著十幾隻白頭翁,我手一揮動,牠們便輕盈優雅地從頭頂飛掠而過,悄悄把木棉的花粉帶走。夏季來時,木棉樹長滿茂盛翠綠的葉子,結起一顆顆蒴果,在成熟後隨著棉絮飄落,釋出黑色的木棉種子,漫天飄舞的棉絮如白雪紛飛,浪漫又美麗。

 我問身旁的同窗好友,也許有一天,我們都成為蒼老的孩子,還會相約一起去看戲、聽歌和賞畫,在木棉花道前聽掠過的飛鳥啼鳴嗎?她說當然會,因為那將是生命中最美好的記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