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蛙鳴憶童趣

◎陳文榮

 院子裡來了一隻青蛙,偶爾叫著嘎嘎的聲音,我領略牠叫聲的意義,既有歡快,也有憂傷情緒的表達。有時在深夜牠也會低叫幾聲,陪伴寧靜的夜晚。

 蛙鳴讓我想起鄉下老家前面就是一片遼闊的稻田,每逢夏季,綠油油的稻田,凸顯農村自然純樸的田園風光。

 每逢雨後,稻田裡的青蛙便起勁地合唱,節奏雖單調,也無法組成和諧動聽的樂章,但是聲勢浩大,似乎一點也不疲累,雖然沒有聽眾,但牠們總會持續演唱,直到深夜才肯停歇。

 雨後的黃昏,使用麵粉袋子以粗鐵線用力扭成小圓圈,兩邊預留十公分左右長度綁緊當握柄,鐵線圓圈縫在麵粉袋口,握柄綁在三十公分的竹竿上,完成釣青蛙的專用布袋。再找一根小竹竿,綁上一條線,另一端綁上幾條蚯蚓當誘餌,就可以到稻田釣青蛙。

 人站在稻田中的田埂上,釣竿上下擺盪晃動釣餌,青蛙看到蚯蚓便緊咬不放,順手將牠放進布袋裡,讓牠無法脫身。天黑前,經常可以釣到幾十隻青蛙,帶回家請媽媽烹調,當日晚餐就加菜。

 後來農田大量使用農藥,稻田裡的青蛙、小魚蝦和愛唱歌的白腹秧雞幾乎全部滅絕。童年時綠油油的田園終於消失,悅耳的蛙鳴也只能到夢裡尋覓。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