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後備兵力結構彈性調整 更符戰需(中)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邱榮守(譯)

(接上文)

 訓練場地與部隊數量限制

 因應部隊任務特性與訓練設施的容量限制,美陸軍部隊司令部(FORSCOM)對於大型部隊訓練駐地的分配規定如下:

 一、戰鬥航空旅(CAB)航空部隊的訓練場地在胡德堡(Fort Hood)。如果任一CAB所屬航空部隊在胡德堡施訓,訓練間隔期間該場地也僅供其他CAB航空部隊使用,場地可同時訓練兩個機動中隊。

 二、後備旅級戰鬥隊(BCT)的訓練場地只能在謝爾比營區(Camp Shelby)或布利斯堡(Fort Bliss)。如果任何BCT正在2個基地之一進行戰備訓練,該基地也只能用來訓練其他BCT所屬部隊。坎貝爾營和布利斯堡(共6個營)可以同時容納3個BCT機動營的訓練任務。

 總之,當任何CAB或BCT所屬部隊在其專用訓練基地進行訓練時,其他部隊就不能使用該訓練設施。

 各階段兵力與部署資料

 各階段兵力部署資料(TPFDD)是各聯合作戰司令部依戰區任務需求,將戰略運輸能量納入規劃程序,並建立各作戰階段的兵力流量需求。後備部隊投入戰區的速度,取決於其整備水準及快速完成訓練和動員的能力。因此,運用TPFDD可以合理估算運輸系統開始向戰區運送兵力的時程,以及後備部隊應完成準備所需時間。

 動員模擬分析

 此研究模擬對象為超過14支BCT部隊,包括所有指管、戰鬥支援和戰鬥服務支援等組織部門,總計大約17萬6千名士兵及1300個部隊。模擬TPFDD前20週動員能量、動員時間和訓練時間的最佳狀況:後備部隊可以動員約14萬名士兵和絕大多數的部隊單位;最壞狀況:後備部隊僅能動員低於2萬5千名士兵和約400個部隊單位。

 根據分析顯示,一場主要戰爭能夠動員後備部隊的數量,取決因素包括動員決定的時間、動員後訓練時間,以及動員部隊生成設施的能量等。此外,研究也顯示,早期動員是提高組織能力產出完成戰備部隊數量的最大槓桿手段。如果此政策手段無法實施,那麼就須減少訓練期程、優先考慮較小型,且能更快速完成訓練的部隊、或者提高動員能量的增長率,這些作為都能助於增加後備部隊數量,並能夠最大限度地來滿足各階段的兵力需求,儘管這些政策選項可能會伴隨相關的成本和潛在風險。

 動員決策

 如果在啟動TPFDD前8週發布動員令的話,可以使完成戰備整備之後備部隊數量增加1倍,以及能夠滿足一場重大戰爭的需求,可增加後備兵力約10萬,亦能滿足絕大多數作戰指揮部的兵力需求。然而,基於早期動員的決策假設前提,對於後備部隊在動員前和動員後訓練及其與現役部隊兵力結構的平衡,仍存在一定的風險。因此,需要研究更具體可行的政策,進而將負面政策效應降至最低。

 改變MFGI的能量

 在現行後備動員後訓練的MFGI設施數量(及其總容量)是固定不變,且沒有重大投資變化的情況下,改變MFGI設施的運用率,可以增加動員訓練的吞吐量,但整體效應仍不及於早期動員。經模式運算後,MFGI運用率提升到總容量50%時,需費時10至14週。

 訓練時間及部隊動員排序

 早期動員的決策或許不切實際,動員資源投資如果沒有顯著地增加,MFGI的能量和動員提升計畫也會相對地缺乏調整彈性。相較之下,減少動員後訓練期程和精心規劃後備部隊進入動員管道的優先順序,也是一個能夠增加動員訓練吞吐量的可行方案。

 縮短動員後訓練的作為,會影響各種資源的投入和風險。然而,即使沒有實際減少個別部隊的訓練時間,訓練時間也會產生很大的影響;部隊類型(包括編制大小和任務複雜性)與訓練時間本質上是相互關聯的。因此,更大型及更複雜部隊所需停留在MFGI設施的時間將更長。基此,動員管道所召集的部隊類型及大小,對於產出完成戰備整備後備部隊或士兵的數量將有很大的影響。

 在動員過程中,過早推動BCT和CAB的部隊動員,將嚴重限制較小型部隊及時完成戰備整備的能力,因為BCT和CAB會壟斷所有的訓練資源,且需要相對較長的訓練時程。這些大型且複雜的部隊嚴重延遲動員系統對於較小型部隊的戰備訓練。動員何種類型部隊的取捨,涉及兵力結構和作戰任務等考量因素。在TPFDD需求的後期階段(大約150到180天之間),對於BCT和CAB後備部隊如果沒有明確兵力需求的話,則表示動員作業應將重點集中在相對較小型的部隊上,這些部隊能夠被更快地完成戰備訓練和動員,以及對戰事初期階段產生重大的影響。

 當MFGI容量擴至可以容納CAB和BCT(專屬設施)和其他更小型部隊時,就能防止訓練管道的堵塞。解決此情形的方式有以下幾種:首先是優先考慮小型及易於訓練的部隊,使其成為動員規劃的明確目標;其次,可以分配資源來提高這些部隊在承平時期的戰備水準;最後是探索與調整現役和後備部隊的兵力結構。

 研究發現與部署選項

 TPFDD合理估計能夠完成後備部隊動員的期程,以及提供滿足部署需求的海運能量。研究發現,後備部隊在執行時間急迫性之海外應急作戰的主要部署限制為:一、這些部隊完成動員後所需訓練期程,將因單位屬性和任務複雜度而有很大差異性;二、動員管道的實際作業能量,將限制一次可以完成動員的部隊和兵員數量。

 可有效降低動員延誤作為:一、如事前收到預警,並且早期動員在政治上和實際上是可行的,則提前發布動員;二、提前啟動和擴大動員能量;三、將更多訓練設施維持在可快速提升訓能的狀態,或者可增快訓練的速度;四、縮短動員後的訓練時間,透過調整後備部隊的備戰要求,或者讓部隊以更低戰備水準,並承受一定風險來實施部署;五、將早期動員重點置於小型,且可以快速完成訓練的部隊或適合快速部署的部隊。

 早期動員

 在因應主要作戰需求方面,早期動員決策是影響及時動員、訓練和後備部隊部署能力的首要,但實施有其困難。在開始執行部隊派遣部署的前8週發布動員令,可以使後備部隊和後備兵的數量增加1倍,並且能夠滿足大規模戰爭的需求。動員決策屬於政治決定,而不是軍事計畫者所能預判,但適當的計畫可讓高階領導者在動員決定前,採取一些措施來增加動員能量。雖然沒有像早期動員那樣有效,但這些動員基礎設施的早期準備工作,仍會對整體動員速度產生積極正面的影響。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