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美伊核談判成敗 牽動世界經濟消長

 本月13日有兩艘油輪在荷莫茲海峽入口處的阿曼灣遭到攻擊,包括我國石油公司租用的油輪。自5月12日以來,已有4艘商船受害。這些攻擊事件,使美國與伊朗間的對峙局勢更為緊張;主要原因是美國總統川普為抑制伊朗核武發展,宣布加大制裁力道,並以禁止伊朗原油出口為手段,期迫使伊朗重行談判。此舉是否能見成效,或反而升級為兩國間的武裝衝突,各國均憂心忡忡。

 伊朗在冷戰時期是美國盟友之一,不僅是重要的能源供應國,當時伊朗巴勒維國王在政治上也極度親美。美國甚至將海軍視為「國寶」的F-14「雄貓」戰機售予伊朗,並預備出售4艘防空型的「紀德」級驅逐艦,這些安全合作除了使伊朗獲得先進裝備,也讓當時的以色列政府頗為緊張。

 對華盛頓而言,圍堵前蘇聯在中東地區的擴張,是維持區域穩定的戰略重點。然而好景不常,伊朗在1979年發生革命,宗教領袖何梅尼推翻巴勒維,革命衛隊甚至闖入美國大使館,導致舉世震驚的人質事件,自此美國與伊朗間的關係產生關鍵變化。前述雄貓戰機至今被暱稱為「波斯貓」,可謂是兩國關係的溫度計,目前僅剩的少數幾架,只能依賴拆裝或仿製零件勉強飛行。

 伊朗在挺過兩伊戰爭及兩次波灣戰爭後,宿敵伊拉克的軍事威脅已解除,卻又因宗教因素,與回教兄弟國家形同水火。屬於什葉派的伊朗力主「政教合一」並大力輸出革命,因而使沙烏地阿拉伯為主的遜尼派國家大感威脅,深怕伊朗輸出革命,會重演伊朗宗教領袖推翻巴勒維國王的後果,因此雙方劍拔弩張,甚至打起阿拉伯世界的代理人戰爭。例如葉門內戰,即是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的介入。

 如此也衍生另一個安全問題,由於伊朗力圖稱霸阿拉伯世界,因此不斷追求核武發展,認為擁核後便可號令回教世界。此一目標,又使西方強權與沙烏地阿拉伯為主的回教國家芒刺在背,因此經濟制裁與武器禁運不斷加諸伊朗。伊朗在2015年與美、英、法、德、「中」、歐盟簽訂了「聯合全面行動計畫」,達成劃時代的核子協議,並同意限縮核子發展,換取鬆綁制裁。此舉使各方鬆了一口氣,美伊關係也開始回溫。各經濟強國躍躍欲試,想要投資前景看好的伊朗市場,意圖大賺一筆。

 不過,川普總統上台後認為,該協議存在多項缺陷與漏洞,也未禁止伊朗發展彈道飛彈,只是將核能力限制在一定規模,而非全面廢除。同時,部分限制的效期只有10到15年,意味伊朗在2025年後,就能漸次重啟核計畫。更重要的是,伊朗持續支援黎巴嫩、阿富汗、葉門等區域的武裝團體與恐怖組織,因此美方於2018年退出協議,並採單方面制裁,以求重行展開協議。時隔一年後,伊朗於今年5月8日宣布,停止履行2015年核協議部分承諾。美國隨即升級對伊朗的制裁,特別的是,全面禁止包括中共在內的國家,向伊朗採購石油。美國除了質疑「中」伊經貿關係,早已超出石油採購;更多次指控中共在電信領域,違反對伊朗的制裁,甚至衍生出華為電信財務長孟晚舟,去年底在加拿大遭到拘留的事件。

 在美伊對峙情況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罕見地企圖調停兩方,藉日伊兩國90周年建交,且時隔41年再有現任首相訪伊之名,會見伊朗總統羅哈尼,可惜並無具體成果。緊接著,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於14日訪問中亞,在吉爾吉斯會見伊朗總統羅哈尼。習近平強調,「中」伊雙方要加強戰略溝通,在彼此核心利益上相互支持,穩妥開展務實合作。伊朗總統羅哈尼則回應,堅決反對美國單方面退出核協議,並讚賞中共在國際發揮的積極作用。由於中共目前是伊朗最大貿易夥伴,自伊朗進口大量原油,並出口大量工業產品到伊朗,在兩國分別面對美國制裁與貿易戰壓力下,相互擁抱取暖,其來有自。

 眼下的危機是,在地緣政治上,全球原油海運航線的30%,必須穿越波斯灣與阿曼灣。此一能源補給線,牽動世界經濟安危。荷莫茲海峽連接波斯灣與阿曼灣,位於伊朗與阿曼之間,寬度約50公里、水深不超過60公尺,因此即使是海軍戰力有限的國家,也可藉由陸基反艦飛彈、機載飛彈、飛彈突擊艇甚至特種部隊,封鎖或騷擾油輪及其他商船,成為近代波斯灣局勢緊張的核心,也是伊朗想以小博大、影響全球貿易,以不對稱經濟戰對抗美國的籌碼。美國與盟國能否承受短期壓力,並團結對伊,將是後續發展的關鍵。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