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後備兵力結構彈性調整 更符戰需(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邱榮守(譯)

(接上文)

 動員後訓練所需的時間

 動員後訓練是影響後備部隊能力是否滿足重大作戰需求的第二要素。現役和後備部隊的部署前訓練和準備要求是一樣的。完成戰備整備的時間也會因單位類型和執行任務的複雜性,以及其他因素而不同。也就是較小型支援和維持部隊通常比執行作戰任務的較大型部隊,需要更少的時間準備。

 現役和後備部隊的部署通常是使用2個基本上分開的訓練流路,這意味著現役和後備部隊可以獨立部署,且對相同資源不會出現競爭的現象。影響動員後訓練時程的因素有以下幾點:

 一、部隊的任務特性與複雜度(例如負責執行或支援聯戰機動作戰任務之BCT和CAB等大型部隊,所需訓練時程往往比那些以連或編制更小型之任務單純的戰鬥支援和戰鬥服務支援等部隊來得更長)

 二、是否需提供額外的動員戰備訓練要求?如執行特定或戰區的任務。

 三、後備部隊的戰備水準(水準較高的部隊所需的訓練時間較長)?

 四、戰備訓練的效能(訓練場地能否按計畫執行所需的訓練或者是否能夠加速完成訓練)?

 風險考量

 每一個可以降低時間的因素都需要加以選擇,並且可能會帶來一些風險。關於早期動員(或擴大動員能量)的樂觀假設有其盲點。大多數防禦計畫指令,或假設動員的啟動日(M日)將與明確預警日(W日),或戰鬥行動開始日(C日)大致重合。假設一個更早的動員決策將會發生,那麼其有可能會使後備部隊發揮更大的作戰貢獻,反過來也會對現役和後備部隊組合產生潛在的影響。但是,這是一個高風險的假設;如果將大部分的兵力結構置於後備部隊,當危機出現且早期動員又沒有被授權時,此時將無法及時部署所需的兵力。

 其他槓桿手段基本上已無法解決此問題,即使在戰爭開始時,預算可以無限制的使用。這種風險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降低的,例如下達較能被接受的早期動員決策,確認支援TPFDD所需的後備部隊及精選動員部隊和訓練場地。然而,要達此目的,需具備足夠的早期預警能力、重大規劃,以及可協調統合陸軍各部門、地理統一司令部和運輸統一司令部的機制,但這種機制目前不存在。

 改變後備部隊的戰備姿態,可能需要更多資源的投入,後備士兵也需接受更多的訓練時間。當然,以較低戰備水準來達到所期望的動員速度和訓練吞吐量,可能會產生重大的風險,風險程度主要取決於部隊投入的戰場、任務及作戰環境。要降低這些影響因素則需要較長的訓練,進而提高後備部隊的整體戰備水準;再者,後備部隊要先完成戰備整備,也需要兵力管理者的專業衡量與安排。從研究分析中可以清楚看出,當前相對較低戰備水準和緩慢增加的動員能量,現役和後備的組合比例及後備部隊的動員優先順序等因素,對能夠及時完成戰備整備的後備部隊數量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在陸軍原定小型後備部隊的應急動員期程前,臨時安插諸如BCT和CAB等大型部隊進入動員管道,將使這些應急後備部隊無法如期完成戰備訓練與部署,因為BCT和CAB基本上消耗所有的動員和訓練資源。再者,由於BCT和CAB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完成訓練,因此,在現行動員管道中,很少有部隊能夠及時完成戰備,進而符合TPFDD的要求,即使它們是第一個被動員的部隊。換句話說,作戰所需的任務部隊愈大愈複雜,動員設施可容納的部隊則愈少,且愈會延遲交付部署。相較之下,較小型的後備部隊則能夠較快速完成戰備訓練及交付部署。

 改變現役/後備部隊結構

 用於分配後備部隊給TPFDD的計算方法跟現役部隊的計算方法略有不同,且會影響後備部隊的組合結構及其戰備姿態。根據研究結果顯示,對於現役BCT和CAB的兵力結構和更小型後備部隊,能夠更快速完成戰備訓練等問題都存在某些錯誤的見解。尤其是,只有少數(如果有的話)BCT和CAB後備部隊可以被及時動員完成戰備整備及滿足TPFDD的要求,無論何時做出動員決定。

 根據最近大型應急作戰的兵力部署資料顯示,美陸軍主要是依賴能夠立即部署之已完成戰備訓練的後備部隊。因此,即使是更小或能夠更快完成戰備訓練的部隊,也可能無法及時回應最初作戰階段的兵力需求。當然,大型且預警短的應急作戰任務,僅是後備部隊能夠參與的眾多任務領域之一。還有其他考慮因素會影響全兵力的組合(例如國土防禦、穩定行動或對長期作戰兵力輪調的支援、還有其他任務等等),這些因素都主張在後備部隊中,應該維持一定數量的BCT和CAB部隊。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在未啟動早期動員的條件下,較小型的後備部隊單位在TPFDD啟動後30至60天內,難以滿足各聯合作戰司令部的兵力需求。因此,針對作戰啟動後30至60天內所需部署兵力,應先預留在現役部隊或能夠維持高度戰備水準,且能在短時間內完成部署準備的後備部隊。

 研究建議

 關於使用後備部隊支援重大衝突的最佳方案建議如下:

 一、在衝突發生的初期階段,兵力部署重點置於小型且能夠快速完成戰備訓練的後備部隊;在主要作戰的後續階段及過渡或穩定作戰階段,則以部署更大型和更複雜的後備部隊為主軸。為達此目的,需美陸軍各部門、聯合作戰司令部及運輸司令部詳實規劃,以及可能需要對現役和後備部隊兵力結構進行適當的調整。

 二、投資的重點應置於那些必須或應該先期部署之後備部隊的戰備能力上。後續部署的後備部隊將有足夠的時間進行訓練;再者,如果這些部隊是運用在作戰中、後期,那他們的訓練重點則可以側重於過渡和維持行動,而不是主要的作戰行動。對早期部署部隊的投資除訓練預算外,還包括訓練員額分配及其他措施,這些作為能夠提升部隊在緊急動員時的整體戰備能力。

 三、考慮重新建立類似戰爭追踪(WARTRACE)和頂石(CAPSTONE)的流程,針對特定單位(依部隊為識別單位)與TPFDD的兵力需求相互比對匹配,進而能更專注於平時及動員後的訓練。同時,也能夠更詳細描述部隊完成合格戰備準備所需的內涵;因此,能夠節省一些動員後的訓練時間及創造更大的訓練吞吐量。此種方法可以由各作戰指揮部先期確認重要的戰區基本訓練和戰備需求,進而強化現役和後備部隊的訓練計畫,同時,可縮短發布警報和動員後訓練的時間。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