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貝聿銘的傳奇人生

◎王漢國

 國際知名華裔美籍建築師,被譽為「現代主義建築的最後大師」貝聿銘先生,已於五月十六日與世長辭,享嵩壽一○二歲。

 貝聿銘出身名門之後,學貫中西,優游古今,更是擅於「讓光線來做設計」的建築界巨擘,一生得獎無算,聲譽崇隆。他留給世人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有美國華盛頓特區國家藝廊東廂、法國巴黎羅浮宮擴建工程、香港中國銀行大廈、1970年日本萬國博覽會中華民國館、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與陳其寬共同設計,由陳其寬執行)、蒙特婁聖瑪麗城廣場等,近期作品則有卡達多哈伊斯蘭藝術博物館。

 記得十九世紀俄羅斯名作家果戈里(Gogol)曾經說過:「當歌曲與傳說已經緘默的時候,只有建築在說話。」無獨有偶,貝聿銘也認為:「建築師最重要的是尋找當地特有的靈魂,因為任何建築物都不能單獨存在。」而建築物的本身,那形狀、線條和熠熠生輝的光影,正代表創作者的思想與言說、文采與結構、直覺與美感。

 在貝氏的諸多作品之中,筆者親自到訪過的有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國家藝廊東廂、東海大學的路思義教堂,及香港中國銀行大廈。既是慕名而去,乃懷著一顆渴望的心,不論仰觀或環視,出入之間,總予人「專注中有讚嘆」、「靜賞中有躍動」,印象極為深刻。識者有論,貝氏的作品富「東方情調」,屬於「軟性的現代主義」,此說十分貼切。

 曾在貝聿銘工作室擔任過媒體公關部主任,也任教於美國布朗大學建築系的珍妮.史壯(Janet Adams Strong),她在二○一二年出版的《貝聿銘全集》,無疑是一本相當完整的傳記,內容生動,言之有物,圖文並茂。貝氏在序言中特別強調:「建築是藝術和歷史的融合」。此言不虛,他的作品始終是以「人」為導向的;因為只有人,才懂得欣賞藝術、感受歷史。

 誠然如此,欣賞藝術、感受歷史,乃是人文精神之所本,捨此無外。貝聿銘生前常說:「美術館不只是神聖崇高的藝術殿堂,更是提供民眾精神及文化給養的空間。」斯言信哉!

 筆者認為,貝聿銘的人生態度、處世哲學、藝術風格及創作理念,已然為世人留下了不朽的風範。也許「現代建築」會在後現代主義的風潮中,漸趨沒落;也許用建築來改變地貌的創作風格,不免被翻轉。然而,貝氏一生為實踐「現代主義」精神所完成的曠世鉅構,終將成為最美麗又動人的篇章。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