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熟稔緊急救護 沉著應變自救互救

 為增進戰傷醫療救護技能,國防部自民國105年起定期舉辦「緊急救護技術員技能競賽」,藉以驗證官兵緊急救護訓練成效。每年競賽係採設站過關方式,並模擬實際傷況方式實施分級(EMT1、2、P),評鑑競賽項目則以傷患處置為主,結合戰場常見的斷肢合併大出血等狀況處置,參賽官兵須在有限時間內,運用緊急救護技能、傳染病控制、創傷或非創傷流程,處置戰傷、出血、大面積燒燙傷及四肢骨折等狀況,不僅充分展現衛勤單位平時的訓練成果,更能促進各單位在醫療救護能量上的交流。

 「戰傷醫療」的發展,可追溯自1966 年,當時美國民間醫界開始建立「緊急醫療服務」(Emergency Medical Service, EMS)的制度,後續逐漸演變為「戰術戰鬥傷患救護」(Tactical Combat Casualty Care, TCCC)。美國多年施行募兵制,世界各國向來對美軍訓練有素、裝備精良及堅強戰力高度讚揚,軍人乃為軍隊的重要資產,美軍長時間規劃整備各項衛勤支援、戰傷救護訓練及衛勤設施提升,已成為近年來世界各國鑽研精進的目標,期能以良好的訓練奠基,健全勤衛能量及戰場傷患救護醫療品質。

 美軍部隊層級醫療人員一般分為三種,在陸軍的特種部隊之中,一向將醫療專長(MOS-18D)視為重要專長之一,其特戰分遣隊編制的12名成員中,就有2名士官為MOS-18D專長,該專長受訓時間長達57 週,許多成員都同時具備EMT-P資格,並經常配合軍、民醫院進行長時間的交織訓練。此外,在陸軍正規部隊中,則有好萊塢電影中常見的醫務士/官(Medic,68W),屬於專業醫療人員,其訓練時數亦有25週,但由於編配人數比例相對較少,因此難以單靠少數人員提升單位醫療照護能力。

 為強化第一線戰鬥部隊緊急狀況下之戰傷處理能力,「戰鬥急救員」(Combat Life Saver, CLS)就因運而生。此種職務訓練時數計有40 小時,能快速提升以班為單位的創傷緊急處理能力,針對傷員進行簡易注射、止血帶、凝血包,並對各種狀況施予及時處理、維持生命徵象,等待後續專業人員趕抵現場或安排後送處置,平時也可以維持班內成員自救互救(Self Aid Buddy Aid, SABA)之自訓能量。美軍並未對是類人員特別賦予軍職專長,一般部隊戰鬥急救員編配比率可達 25%,美軍特種部隊的訓練比率則達到100%,這樣的能力除了強化戰鬥需求,更可以建立部隊執行救災勤務時的醫療支援能力。

 在我國方面,隨著「募兵制」推動,國防轉型為必然趨勢,國防部軍醫局盱衡未來作戰形態及醫護需求,參考美軍衛勤任務及訓練,已建立「戰鬥急救員」培訓機制,藉增加志願役衛勤軍官及高階士官(士官長)緊急救護班次訓練能量,期能透過合格的戰鬥急救員,執行基層預防保健、緊急救護與後送作業,增進基層醫療軍官本職學能,強化基層醫療能量,確保部隊戰力。

 近年來,各類緊急醫療救護概念逐漸受到重視,政府亦開始推廣各種緊急醫療與救援技術。衛生署於民國97年決議全面推廣全民CPR訓練,教育民眾基礎救命技巧,而國防部自民國101年11月開始,亦全面實施心肺復甦術(CPR)及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AED)訓練,期能提升官兵自救互救之能力。事實上,「緊急救護技能」及「戰鬥急救員」為國軍基層部隊戰力一環,全面施訓將能建立自救、互救能量,也符合戰訓所需。自災害防救納入國軍核心任務後,面對災況與傷員,秉持「多會一個、多救一命」觀念,面對危急時刻,方能及時挽救民眾及官兵的寶貴生命,能夠在當下掌握「黃金救命時間」,更有利後續醫療作為。

 國軍長期積極培育官兵醫療救護專業專長,旨在於增進部隊官兵醫護學能及專業救護技能,提升第一線戰場救傷存活率,由於國軍與社會互動頻繁,近年亦常見官兵對有需要的民眾伸出援手。去年8月,澎防部蔡姓上兵搭乘民航機時突遇乘客休克,當下挺身而出,發揮軍中所學CPR技能,使該名乘客恢復呼吸心跳及意識,足證扎實訓練之效益。

 質言之,戰傷救護是戰時減少部隊人員傷亡、迅速恢復部隊戰鬥力,而採取的現場急救措施。若每位官兵平時都能具備各種救護技術,除能自救互救,也能在發生無法預期的意外事故時,使待援救者獲得完善延續生命之緊急救護。此外,在持恆精實戰備任務同時,亦應積極建置完備的緊急救護能量,將戰場救護作為落實於部隊訓練中,以利爾後面對危疑震撼的作戰環境時,各級幹部方能臨危不亂、沉著應變,有效降低戰損,確保作戰任務達成。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