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藉「文明對話」 亂國際視聽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5月15日於北京開幕,被列為今年中共重要外交主場活動之一。圖為「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中央社資料照片)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5月15日於北京開幕,被列為今年中共重要外交主場活動之一。圖為「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中央社資料照片)

◎黃秋龍

 中共今年舉辦第2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亞洲文明對話大會,被列為今年重要外交主場活動。《求是》雜誌,不僅發表署名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文章《文明交流互鑑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和世界和平發展的重要動力》;再者,今年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時程安排長達7天(5月15日至22日),動員與資源不亞於傳統高規格國際活動,說明中共國際主場活動,不只侷限於政治精英間的高層外交場域,更藉公共外交場域,企圖與國際社會進行融合發展。未來文明對話部署工作,既做為中共形塑國際話語權的新興議題;同時,對觀察中共後續國際與亞太周邊之影響力,亦具有標誌性意義。然而,文明對話與銳實力間,仍存在矛盾辯證關係,未必能使中共國際環境樂觀。

 中共形塑國際話語權新興議題

 習近平曾於2014年5月21日,在上海舉行的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4次峰會,提出「『中』方倡議通過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等方式,推動不同文明、不同宗教交流互鑑、取長補短、共同進步。」隔年,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2015年會上,發表演講時倡議,召開之會議不僅只做為政治精英間的高層外交場域,更以亞洲青少年、民間團體、地方、媒體等社會各界為新興受眾,並打造智庫交流合作網路;再者,該對話內涵也向上海合作組織擴溢,於2018年在北京舉行太和文明論壇,以「科學文化.未來倫理.共同價值」為主題,討論「中」外人文交流、可持續發展、前沿科技3大熱點領域問題,更可見「中國人民外交學會」藉此積極推進公共外交平台。基此發展情勢看來,文明對話顯然將逐步成為中共對外行動之指導思維,企圖藉此讓周邊區域享有實惠,亦即所謂的「參與感、體驗感、獲得感和幸福感」。

 習近平積極發展外交部署

 今年3月24日,習近平與法國總統馬克宏在法國尼斯會晤,習近平亦對文明對話有所表述,指出:「『中國』和歐盟是當今世界兩大力量、兩大市場、兩大文明。『中國』重視歐洲戰略地位和作用,一直將深化對歐關係做為外交優先方向。」3月26日,習近平在「『中』法全球治理論壇」閉幕式講話,指出:「我們要繼續高舉聯合國這面多邊主義旗幟,充分發揮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20國集團、歐盟等全球和區域多邊機制的建設性作用,共同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要加強不同文明交流對話,加深相互理解和彼此認同,讓各國人民相知相親、互信互敬。當前『中』歐關係合作是主流,即使有競爭,也應是良性競爭。」

 5月21日至23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應匈牙利國會主席克韋爾邀請,進行正式友好訪問,22日在布達佩斯會見匈牙利總統阿戴爾,表述習近平文明對話理念:「習近平主席提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綠色低碳可持續發展等生態文明的新理念新思想,指引『中國』生態文明建設發生歷史性、轉折性、全域性變化,美麗『中國』逐步成為現實。」同時,栗戰書指出:「維護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是世界大多數國家的共識。『中』方願同匈方一道,不斷推進『中國』與中東歐國家合作及『中』歐關係發展。」

 顯然,中共當前積極倡議文明對話與多邊主義,不僅更加凸顯中共應用歐洲多邊主義文明為槓桿,與中東歐國家地緣關係的「一帶一路」戰略部署,意圖指責美國引發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以反對移民等侵犯人權問題之責任。可見,習近平對文明對話如何應對當前國際政治經濟情勢,已經有所具體表述,並應用為中共對外工作之重要部署。

 文明對話與銳實力的矛盾辯證

 當前亞洲各國正面臨經濟下滑、跨境安全威脅與非傳統安全挑戰等問題,推動亞洲文明對話交流,給予中共形塑國際話語權的機會,但此話語權也最為國際社會所質疑,認為係中共銳實力向外間諜滲透、干涉他國政權、經濟欺凌和壓迫,並導致社會自我審查相互孤立。文明對話從軟實力角度看來,可視為藉由文化和價值觀來凸顯誘因;相對地,就銳實力觀點而言,卻具有強烈的權力操縱意涵。事實上,文明對話仍面臨待解門檻與歧異,包括歐美公司在大陸市場准入繼續面臨障礙、國際非政府組織的活動仍受到大陸法令的限制與審檢。

 相對地,大陸的個人、學術機構和公司,卻可不受限制地接觸海外市場和公民社會。基此,為了促進不同文明之間的對話,中共需要遵守普世原則,例如:政策制定者需要對公民社會有信心、支持言論自由、接受文化差異而不質疑普世價值觀、容忍跨文化分歧,尤其是與規範和價值觀相關的分歧。此外,應聘請專業協調人員,將這些關鍵原則付諸實踐。為了實現這些目標,歐美國家也應促使公民社會融入對話架構,並為對話推動機制提供資金。由此看來,文明對話與銳實力之間,顯然還存在矛盾辯證關係,既相互影響卻又相互存疑。

 結語

 從中共今年將「一帶一路」建設、文明對話、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等不同主題之主場外交部署看來,不僅具有針對性,意圖對國際政治格局產生影響力,特別是藉深化對歐關係,進而牽制美國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問題。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主場外交出現有別於精英高層外交模式,以社會各界受眾為新興對象,加入更多敘事性題材,與更能接地氣的實惠內容。

 中共的主場外交,既反映「中國」朝向更具自信的外交政策,也在積極形塑對於氣候變遷、中東難民等全球治理和多邊機制上的話語權,並指向美國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意圖坐實美國引發貿易爭端、退出聯合國氣候變遷《巴黎協定》、撤出「聯合全面行動方案」(通稱「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簡稱「伊朗核協議」或「伊朗協議」、「伊核協議」)與反對移民等問題。然而,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建設,不僅持續伴隨國際社會負面評價與安全疑慮,始終存在「外交債務陷阱」、「地緣政治工具」等疑慮,而且「一帶一路」建設造成歐美國家分裂之現象仍在持續,更充分反映中共仍面臨著「波詭雲譎的國際形勢、複雜敏感的周邊環境」,顯見其參與全球治理和多邊機制,在國際社會引發諸多疑慮,仍不樂觀。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