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防共諜滲透杜機密外洩 確維國安

 立法院本次臨時會陸續通過《刑法》、《國家機密保護法》及《國家安全法》等重要國安法制修正案。蔡英文總統日前宣示,「國安三法」修法工作已正式完成,任何人都可有不同的政治立場,但若背叛國家、傷害臺灣人民,就該受到最嚴厲的處分。總統並指出,去年調查局共偵破52起與國安有關的共諜案件,涉案人數高達174人,代表政府對中共的滲透已有積極防處。其中,《國家機密保護法》相關修正案除大幅提高刑責,也翻修出境管制規定,期能確維國家安全及機密保護。

 《國家機密保護法》自92年10月1日施行迄今,已逾13年。在此次修正前,國家機密保護法第26條規定:「國家機密核定人員、辦理國家機密事項業務人員,退、離職或移交國家機密未滿3年,出境應經其(原)服務機關或委託機關首長或授權之人核准,得視情形縮短或延長。」其立法原意,係考量國家機密攸關國家安全或利益,故訂定出境管制規定。惟在以往實務運作上,各機關卻以「縮短」出境管制期間為常態,且多數在實務上未能徵詢國家機密核定機關意見,以致不符立法意旨。此次修正為「其管制期間僅得視情形延長,不得縮減」,除有國家機密保護法第12條第1項「涉及國家安全情報來源或管道之國家機密,應永久保密」部分外,不得超過3年,並以1次為限,等於總計最多不得超過6年。

 國防部隨即表示,依《從事國防事務現職及退離人員申請進入大陸地區作業規定》規範,包括任職國防部及所屬機關(構)、部隊、學校人員,持有或保管軍事機密及國防秘密,同時符合國家機密者,皆列入管制範圍。範圍內之退離職人員,出境一般國家(非大陸地區)管制3年;欲進入大陸地區者,經核定為「絕對機密」者管制5年、「極機密」者4年、「機密」者3年。另掌握國家安全情報來源或管道之「國家機密涉密人員」如要出境,須由原服務機關專案酌核,評估是否放行。相信藉由此次修法,釐正接密人員的境管規制,統一相關規則,並杜分歧,對落實國家機密之維護,將更為穩妥。

 在民主多元的開放社會中,國防事務朝逐漸公開化、透明化方向前進,是必然原則。然很明顯的,國防安全仍是穩定社會秩序、國家經濟發展基石,而機密維護厥為國防安全之主要關鍵。國人倘因鬆懈心防,致使敵人予取予求,國家即無安全可言。中共長年來積極運用「撒大網、花大錢、用美色、抓把柄」等手段,對我進行多管道、多面向情蒐或竊密等不法活動,以首宗在我國境內遭逮捕的中共情工人員鎮小江案為例,即是運用人脈與人情壓力,藉由退伍人員拉攏昔日軍中學長、學弟,加入共諜組織,進而鎖定行為不檢、意志不堅、財務失衡或心生怨懟官兵,以安排出國旅遊,避免遭偵獲等方式利誘竊密,對國家整體安全與國軍形象,影響甚鉅。

 此外,中共先前於《國家情報法》中,賦予其情報機關極大權力,我國軍、公職及情報離退人員或眷屬赴陸,可能隨時面臨被約詢風險,而中共更可據該法直接祭以15日以下拘留。日前香港政府提出修正的《逃犯條例》,以處理罪犯之名,行侵害人權及我國家主權之實,非但受到香港、國際社會及海內外華人共同抵制,也警醒世人,中共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圖謀與狼性野心。對此,相關部門宜善盡宣導責任,提高國人赴陸區的警覺,避免一時疏忽,遭到約詢或拘留;退伍人員更應恪守相關出境管制規定,以降低風險。又鑑於中共情報機關「得於境內、外或跨境開展情報工作」,並進入管制區實施所謂情報作為,未來邊境活動亦為其執法範圍,國人應盡量避免至邊境進行旅遊或各種活動,以免被誘捕或強逮。

 綜言之,蔡總統所提出的國安三道防護網,要求國安團隊、行政院加速完成法制化工作,用意即是防堵來自境外的不當滲透與介入,造成國安隱患。國人同胞應適切認知,此次修法對於強化國家安全及機密保護,並藉提高刑度,擴大適用範圍,延長管制期限,實有必要性,不僅為維護國家安全和民主自由,亦可對極少數忠誠意識和保防觀念淡薄者,進行先期制約,促使做為國安基幹的機密資訊得以保全,換來國家機體的長治久安。此不惟不與律法基本相違背,且恰能完整體現出規範的基本精神,國人應給予高度支持與肯定。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