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防止誤判有效嚇阻 遏敵野心妄動

 美國聯邦眾議院近日通過的2020《國防授權法案》草案中,納入禁止美國海軍於彈道飛彈潛艦部署「低當量核武」條款。相關內容雖未必能在年底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國防授權法案》討論時獲得支持,但已引起國會和智庫專家廣泛討論。針對俄羅斯與中共等實力相當對手,可能在戰場上使用低當量戰術性核武,美國迄今仍無有效的嚇阻手段;因此,俄國總統蒲亭與軍事高層,似已將低當量核武,視為其未來武器選項之一。

 此條款反映美國國會內部「防止戰略誤判」和「有效戰略嚇阻」策略的兩難。眾議院軍委會主席史密斯等人主張,由於低當量彈頭同樣以「三叉戟D-5潛射洲際彈道飛彈」為投射載具,易造成敵方誤判;且美國空軍已擁有空射巡弋飛彈攜帶之低當量核彈頭,實在沒必要增加核對抗風險。 

 但支持該類武器的前眾院軍委會主席索恩貝里認為,不部署低當量核武,適足以鼓勵俄羅斯等國,在衝突中使用該類武器。因為美國欠缺適切的反制手段,又畏懼引爆全面核戰而不敢使用高當量核武,反而會陷入左右支絀。

 以空射巡弋飛彈攜帶低當量核武進行反制,軍事專家咸認並非有效手段。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軍事與政治權力中心主任鮑曼強調,俄羅斯防空武器系統的反飛彈能力不斷提高,次音速巡弋飛彈很難穿透其綿密防空網;一旦巡弋飛彈攻擊行動失敗,更會讓俄國當局肆無忌憚,也會使北約對美國的核保護傘失去信心,造成歐洲集體安全體系動搖。

 此種威脅,已非戰略專家的推測而已。莫斯科當局依據「升高緊張以降低緊張」(escalate to de-escalate)所發展的軍事戰略和核武準則,即是強調率先使用(或威脅將使用)低當量戰術核武,對付傳統軍事目標。此戰略目標,旨在迫使美國及其北約盟邦,於面對俄羅斯侵略行為時退縮,並接受其侵略所製造之既成事實。美國國防部2018年「核武態勢檢討」(Nuclear Posture Review)直指,俄羅斯採行之核武戰略,極可能增加誤判情勢、升高衝突。

 去年,美國國防戰略委員會曾針對俄羅斯假藉波羅的海3小國俄裔族群遭殘暴對待的捏造消息,出兵侵略愛沙尼亞等國的想定進行推演。由於這3個國家都是北約成員,美國和北約依據公約第5條集體自衛權條款,勢須採取反擊;但俄羅斯也必然會以攻擊俄軍,即視同攻擊俄國本土,威脅採取核武攻擊手段。此一情境,將使北約領袖陷於戰略判斷的兩難,也是該想定所引發的不祥預感。

 若憂心俄羅斯可能使用低當量核武,而不採取反擊,恰好正中蒲亭下懷,讓其達成有效瓦解北約組織集體防衛聯盟的大戰略目標;但由於北約並無有效反制低當量核武的手段,因此,在其派遣傳統武力,反擊俄羅斯入侵部隊時,莫斯科當局極可能使用低當量核武;而美國也不太可能甘冒引爆全球核戰的風險,使用高當量核武反制。民主國家重視自由、人權、和平和民主價值,對於俄羅斯和中共而言,反而成為可充分利用的「弱點」。由此可知,低當量核武之運用,已成為具戰略影響力之重要議題,而非戰術運用考量。

 對以攫取最大利益為最高指導原則的莫斯科和北京而言,使用低當量核武,可能造成數以萬計軍隊及平民傷亡,乃是戰爭中必然造成的「附帶損害」。只要能達成改變既有國際秩序,與西方國家自二次世界大戰後建立之全球行為規範,再大的破壞與傷亡,又何足畏哉?川普政府正是認清了此一殘酷事實,才斷然決定在去年退出《中程核武條約》(INF)等冷戰時期建立之軍備管制公約,要求俄羅斯停止發展及部署長程巡弋飛彈等違反公約之武器系統。但從俄、「中」兩國的反應觀之,此舉似乎未收實效。 

 正因如此,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海頓上將在國會聽證時,才會一再強調發展低當量核武,對於確保美國全球利益的必要性。

 綜言之,澆熄侵略者野心的最佳手段,就是令其覺知必然慘敗的當頭棒喝。二次世界大戰前,美、英、法等國姑息希特勒併吞奧地利與捷克,造成戰略誤判和空前災難。憂心潛艦部署低當量核武,可能造成俄羅斯戰略誤判,絕非言無所本。然在莫斯科當局已將低當量核武列為武器選項時,美國與北約若無相對可靠的反制手段,更可能造成俄國政軍高層及軍事計畫人員的戰略誤判。面對充滿野心的敵人,必須找到讓敵人不敢輕舉妄動的手段,才能發揮「以戰止戰」嚇阻效果。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