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之所嚮

◎林疋愔

 習慣早起,常被戲稱有初老的症狀,其實是希望把日子過得更從容一點,多一些時間和自己對話。老實說,我是個容易緊張的人,不管是求學還是工作。早點起床,可以讓我覺得時間充裕,晨跑舒活筋骨後沐浴更衣,收聽廣播,為家人料理早餐,再好整以暇地上班,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即使途中有小插曲,也都來得及應變處理,這讓我感到心安。

 即使是假日,我的自然醒最晚也不超過清晨六點,有一次感染腸胃型流感,請了三天休養假,只要稍有精神,我就起身趕稿或看書。也許我的生活在別人眼裡向來都不是輕鬆的,即使雜務繁忙,仍有高效率、好成績,能扮演好各種角色。很多朋友會說:「你過得太辛苦了!」捫心自問,能把時間花在自己喜愛的事物上,那是多麼幸福。能擁有一個沒有虛擲青春的人生,都要歸功於上天的厚愛和成全,讓我在眾人的關愛裡,一步步朝向自己的夢想前進。

 記憶回到十五年前,段考剛結束,我清晨漫步探訪鄉間的深谷幽林,享受獨處的寧靜,彷彿所有的喧囂都拋諸腦後。巧遇涓涓細流,不禁駐足守著那一潭澄清。陽光灑落,溪流清澈透亮,各種小石子、魚蝦一覽無遺,金黃色的光線為水波勾勒出魚鱗狀的金邊,微風輕拂,繽紛的光彩便在溪流中躍動;成雙的蝴蝶款款飛舞,在山間尋找自己的棲息地。偶有花瓣被吹落,依附在水面隨波逐流,在激流處繞圈,然後被帶到遠方。山林清幽冥靜,抬頭盡是滿眼翠綠。

 我在那瞬間有些癡迷了,如同盧摯被美景震懾後寫下〈沉醉東風.秋景〉的心情:「掛絕壁松枯倒倚,落殘霞孤鶩齊飛。四圍不盡山,一望無窮水。散西風滿天秋意。夜靜雲帆月影低,載我在瀟湘畫裡。」抬頭望見峭壁上有枯松倒掛,落日殘霞在溪邊緩緩沉沒,似與失群的孤鶩齊飛。四周層疊綿延的山脈,望不到邊際的水。西風吹得滿天都是秋的氣息,此時,夜已沉靜,月影低斜,顯得澄澈空明。我的船帆是行在天上?是駛在湖裡?還是載著我徜徉於如詩如畫的幻境裡。大自然滌淨俗慮,只見山川清朗,就像在畫裡嬉戲一般。或許,這正是我心之所嚮,希望眼前的美景也是我人生的寫照。

 有時當我忙不過來時,會想起《老人與海》書中的一段文字,老人對著小孩說:「為什麼會早起,是因為想過長一點的一天。」如果能讓我有多一點時間,我能完成更多想做的事,但上天是公平的,每個人所擁有的一天都同樣是二十四小時。流光如流水,「早起三光,晚起三荒」,為了不讓自己過於慌亂匆忙,我總是早起準備,讓生活充實有餘裕,也讓生命踏上如詩歌般的美好旅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