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美極限施壓 伊朗核危機有解?

◎胡敏遠

 近年美國曾多次指責伊朗秘密發展核子武器。為限制伊朗濃縮鈾的發展,伊朗曾遭到聯合國4次制裁。2015年因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同意,在5個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及德國的敦促下,共同與伊朗簽訂了《伊朗核子協議》,美伊緊張情勢獲得緩解。伊朗也獲得解除石油禁運及經濟的制裁。去年5月,川普簽署退出核協議,並對伊朗重啟制裁與禁運,美伊衝突情勢再次升高。

 今年5月,4艘停泊在富吉拉港的沙烏地、挪威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的油輪,分別遭遇不明爆炸物破壞。美、沙等國都將矛頭指向伊朗。美國隨即派遣林肯號航艦打擊群直奔波斯灣,同時調派B-52轟炸機特遣隊,以及在盟邦機動部署愛國者飛彈系統,緊急部署波斯灣。隨後美國更增加部署約1500名地面部隊,以因應可能與伊朗出現衝突的局面;伊朗也宣布進入戰備狀態,調遣飛彈及革命衛隊赴波斯灣海域部署。美伊衝突發展至劍拔弩張、戰爭一觸即發之勢。

 目前美國無論從外交、軍事與經濟層面不斷地對伊朗實施極限施壓。伊朗也在外交上尋求簽署伊核協議的其他國家繼續支持協議的效率,在軍事上更積極動員以抗衡美國的軍事威逼。美伊的博弈是否會導致中東地區再次爆發戰爭,對未來國際情勢的影響為何,深值研究。

 美施壓之目的與影響

 川普上台以來,不斷強調美國優先,期盼讓「美國再次偉大」。白宮對有意挑戰美國利益的國家,例如北韓、委內瑞拉、伊朗等國,採取「極限施壓」手段,並接續祭出制裁手段。在伊朗方面,先單方面退出伊朗的核協議,並要求核協議的其他簽約國,也須配合美國同步對伊朗制裁。美國退約的目的並非因為其違反協議內容,而是欲逼伊朗重啟談判,約束其於核、彈多方面的發展及限制在敘利亞、葉門與黎巴嫩的軍事介入。

 美國認為伊朗積極介入敍利亞內戰,表面上看是支持阿薩德政政權,其實真正戰略目標是要通往地中海並威脅以色列。此外,伊朗還軍援黎巴嫰真主黨革命武裝組織及巴勒斯坦的哈瑪斯武裝組織。美國無法容忍上述伊斯蘭什葉派國家經常性的對以色列威脅。退出伊核協議實有「釜底抽薪」,切斷伊朗與什葉派國家間的聯繫。

 伊朗外交突圍的效果

 伊朗為反制美國重啟制裁。自2018年5月至2019年2月底之間,在荷姆茲海峽總計實施了2次海上軍演及1次飛彈試射。伊朗揚言,為反制美國封鎖,將不惜封鎖荷姆茲海峽。

 若從伊朗海軍與制海作戰的兵力分析,伊朗陸基飛彈雖可威脅中東地區的美國盟邦,但在制海權掌控上,伊朗的海上作戰能力仍無法與美軍相抗衡,不具備完全封鎖海峽的條件。然伊朗的海軍及小型潛艦仍可造成一定程度威脅。所以,伊朗封鎖荷姆茲海峽的意圖,不僅是政治的恐嚇語言,且有向美國表達不屈服的堅強意志。

 當前伊朗在美國壓力下不僅不屈從,且愈顯強硬,德黑蘭當局甚至煽起民族主義對抗美國的霸凌行為。伊朗因受美國壓制,現今全國都呈現強硬保守立場,連原來是溫和派的總統羅哈尼都轉向。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宣布開始生產濃縮鈾與重水,不受協議約束,將重啟核發展計畫。

 可預料伊朗將有能力製造原子彈,屆時,美國可能動用一切武力阻止伊朗。注意的是,川普政府對以色列視同己出,極有可能會協助、甚至聯合以色列對伊朗實施外科手術轟炸,以完成阻卻其發展核武的意圖。

 美伊衝突對中東安全的影響

 伊朗至今在中東地區仍執行一些美國不願樂見的事務,包括派軍隊支持敘利亞的阿塞德政權、煽動伊拉克的什葉派政權脫離美軍控制、支持反葉門政府的胡塞武裝組織,顛覆親美或親沙烏地阿伯的政權,並經常以封鎖荷姆茲海峽,要脅美國及西方國家。上述作為都令美國極度不滿。因此,美、伊之間的衝突仍將持續僵持下去。

同時美軍在波斯灣的巴林,長期部署了美海軍第五艦隊駐防,每固定一段時間都要與其他艦隊進行換防,必須進出荷姆茲海峽。基此,美國為確保其在中東地區的利益,增兵中東以嚇阻伊朗,也成為美國軍事戰略的固定模式。雙方衝突一旦失控,伊朗極可能會運用其陸基飛彈的優勢,威脅進出波斯灣海域船隻,屆時中東地區的戰火風雲,將再次影響全球的穩定。

 此外,美國是否主動對伊朗動武,若師出無名,須考慮將引發的連鎖的複雜性國際爭端。例如俄羅斯的干預、土耳其的制肘等不預期狀況;相對的,伊朗的政權若未被推翻,還可能激化伊朗國內的反美情緒。上述因素促使美國及其在中東的盟邦國家,不會輕易挑起與伊朗的戰端。簡言之,美國對伊朗的目的是要切斷他與其他會威脅以色列安全的伊葉派國家(叛亂團體)的關係,而非真正要與伊朗啟動戰爭。伊朗領導階層雖然反美,但也無意發起全面的戰爭,伊朗是要使用反嚇阻手段以解除其能源禁運之苦。所以,無論是美國或伊朗都是運用軍事力量,嚇阻對方。至於戰爭的使用,雙方仍須思考可能帶來的負面效益。

 結論

 美、伊關係隨著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後,中東國際情勢發生重大變化。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盟邦皆贊成美國應退出該協議。相較於其他簽署協議的國家,俄、「中」都認為應繼續維持伊核協議的合法性,並確保與伊朗的石油與經貿交易不會中斷。美伊的政治與石油博弈勢必牽涉美國與俄羅斯及中共間的競爭。

 當美國加強對伊朗經濟制裁或武力嚇阻力道時,伊朗則於荷姆茲海峽實施大規模軍事演習回應,其政治目的及抗拒手法如出一轍,未曾未變。目前川普政府正積極與海灣阿拉伯6國(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阿曼、卡達、巴林、科威特)、埃及和約旦洽商,以建立全新的安全和政治同盟,作為抗衡伊朗的砝碼。一場新型的聯盟嚇阻武力已然形成,是否能遏制伊朗發展核武的意圖,深值觀察。

(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師)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