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澳洲應對亞太局勢 建構防禦系統

◎陳軒泰

 二次世界大戰初期,德國以V1、V2飛彈襲擊英國倫敦,為世界最早投入實戰的彈道飛彈。近年戰略飛彈的技術發展迅速,攻防雙邊一直呈現拉鋸戰,高科技使兩方都能創造戰術和戰略的平衡狀態。

 美飛彈防禦概念對澳洲影響

 從上個世紀「冷戰」期間就開始發展、可單獨定位導航的「重返大氣層載具」的問世,與近年來開始服役的極音速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的部署,不斷突破了軍事大國的成本效益考量,也兼顧反彈道飛彈防禦系統的生存性。美國、俄羅斯、中共、印度、以色列和法國都相繼投入巨資開發一系列陸基、空基和海基飛彈防禦技術和系統。至於澳洲早在十多年前的陸克文政府時代,就已著眼於飛彈防禦計畫,意圖藉美國在亞太的各種已部署裝備,借力使力、事半功倍地發展自己的飛彈防禦系統。

 當今世界大國所研發的戰略飛彈衍生技術複雜,飛行速度、高機動性,和可以重新定位的導航系統,守備國需要採取分層的戰術和戰略飛彈防禦技術,相對也增加飛彈防禦的成本。以美國的技術為例,飛彈防禦分為3層,每層需要不同級別的技術和載具,這些歷經「冷戰」驗證的部署理論和準則,也都深刻影響盟國對彈道飛彈防禦的策略,其中,當然也包括了採用美製裝備的澳洲,它可概分為:

 一、戰術層級:專為反擊短程戰術彈道飛彈所設計,飛行速度低於每秒1.5公里。戰術反彈道飛彈通常具有20至80公里的短距離射程,目的在為己方的主要基礎設施提供區域防禦,包括都會、城市、港口、機場和前沿部署的各座軍事基地。現役系統包括美國MIM-104「愛國者」系列,以色列「鐵穹」和俄羅斯S-300V。

 二、戰區層級:主要反擊中程彈道飛彈,以大約每秒3公里的飛行速度,為軍事局部區域(通常半徑為幾百公里)提供防禦性覆蓋。現用系統包括美國「薩德」終端高空區域防禦,以色列「飛箭」和俄羅斯S-400系統。

 三、戰略層級:目的在對抗能夠以大約每秒7公里的速度飛行的長程洲際彈道飛彈。這些系統依靠一系列複雜的感應器與資料鏈路傳遞即時防情,主要以具備精密計算性能的電腦和反彈道攔截飛彈系統來應對威脅。目前的使用裝備包括負責保衛莫斯科首都圈的俄羅斯A-135系統,和負責保護美國本土,防禦從亞洲發射的戰略洲際飛彈的「陸基中段防禦系統」。

 澳洲AIR 6500飛彈防禦系統 

 澳洲在亞太的地緣區位特殊,對實施美式分層技術的飛彈防禦系統具有前沿部署的性質。近期北韓成功試射精確導引的長程彈道飛彈,中共也日益增加彈道和巡弋飛彈部署,這些射程可達5000公里的中程彈道飛彈,對澳洲及亞太的安全形成挑戰,為了回應這些潛在威脅,澳洲引用美國技術,發展AIR 6500聯合戰鬥管理系統,將空中、陸地、太空、電磁和網路等各領域的不同載具平台、系統和資料鏈路,聯結到一個跨軍種作業環境中,提供戰場的情資共享,以及快速回應反制威脅的能力。

 例如,澳洲政府最近宣布購置的「國家先進面對空飛彈系統」(NASAMS)等關鍵平台,是價值20億美元的LAND 19計畫的一部分,它與「荷巴特級」和「獵人級」驅逐艦上的神盾SPY-1D雷達相結合,藉此建立分層反飛彈防禦能力的基礎。基於這些功能,澳洲當局稱AIR 6500飛彈防禦系統,結合新購入的F-35A聯合打擊戰鬥機、E-7A「楔型尾」預警管制機,P-8A「海神」長程巡邏機、神盾軍艦和「國家先進面對空飛彈系統」,匯集跨軍種的數據資料、分析和迅速擬定反制方案。

 與英合作 升級「金達利」雷達

  此外,澳洲也與英國合作,對已裝備的「金達利」超地平線高頻雷達進行升級。這型雷達於2000年開始使用,利用電離層反射雷達波,可對地平線以外的地區進行探測和追蹤,範圍可遠達4000公里,對澳洲大陸以北的南海、東南亞、印度洋東部、爪哇島部分地區,和整個巴紐能進行有效探測。

 這些投資,將為澳洲國防軍增強空中預警和反彈道飛彈防禦能力,確保外國系統廠商交付的裝備能夠讓各軍種的作戰單元融合並且共享情資,藉以提高各戰備系統攔截彈道飛彈的精準和速度。現有的系統將會進一步增加靈活性,以便處理更複雜的彈道飛彈威脅(例如:多目標重返大氣層載具),也能在新技術出現時可再進行系統整合。澳洲國防軍將從2020年起,串聯境內各座陸基主動電子相位陣列長程雷達、天基(低軌道衛星)系統,擴大澳洲對領空和內太空的即時情報探測。

 新購遙控飛行載具加強領海安全 

 有鑑於澳洲海岸線長、附屬緣海廣闊,國防部長潘恩和國防工業部長雷諾茲於3月底宣布採購MQ-4C「崔萊頓」(Triton)遙控飛行監測載具。這架無人機是澳洲與美國海軍合作計畫之一,澳洲總計會獲得至少7架MQ-4C機隊,採購MQ-4C是加強澳洲海上國境安全的重要裝備。

 澳洲的MQ-4C將補充國防軍的P-8A「海神」長程偵巡機隊,它將會明顯加強反潛戰力和海上打擊能力,以確保周邊海上航線安全,防範中共、俄羅斯潛艦和水面艦隊靠進領海。澳洲採購的MQ-4C由諾斯洛普‧格魯曼公司設計製造,預算達14億美元,將讓澳洲在亞太率先獲得高空、長航時(HALE)自動駕駛的無人機系統。

 諾格的MQ-4C不同於前一代的RQ-4B/C「全球鷹」,它是全新系統設計,專長於監控和偵察,非常適合澳洲阿伯特內閣時代的「停船檢查」和邊境安全政策。MQ-4C性能將有助於澳洲保護附近緣海,免於人口走私和非法捕魚等活動,也能維護海洋自然資源。

 為戰略局勢演變做好準備

  然而與此同時,南海緊張局勢加劇,也為澳洲的MQ-4C機隊提供新的發揮空間,還可加強情報、監視和偵察任務,以支持政府對於安全環境與決策的運作。從南澳愛丁堡空軍基地起飛的MQ-4C,每天能夠監測40000平方公里的海洋與地表,還可無縫飛行以持續任務,也能從北領地起飛,支援美國現階段對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動」(FONOP),增加澳洲與美國的聯合防務合作。

 美國研究亞太的軍事學者認為,中共「東風26」中程彈道飛彈的有效打擊範圍,可覆蓋澳洲北部,曾建議澳洲增強軍力應對可能的衝突,方法之一是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但澳洲強調,增強反飛彈防禦能力確有必要,具體項目已在計畫中,但「薩德」並非選項,顯然,前文所述澳洲的AIR 6500飛彈防禦系統才是關鍵,作為軍事盟友,也會依美國的分層彈道飛彈防禦概念部署。

 澳洲深感亞太飛彈威脅漸增,因此,在海空防禦上採取積極作為,加速未來在陸、海部署反飛彈系統的進度,為戰略局勢演變做好準備。(作者為陸軍中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