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澳洲強化資訊戰力 漸收成效(中)

◎邱榮守(譯)

(接上文)

 ADF的資訊戰威脅

 2017年10月,時任澳洲網路安全部長丹特漢眾議員在全國新聞記者會上宣布:「澳洲去年發生約47000起網路事件,數量較前年大幅增長15%。」部長沒有進一步說明事件的攻擊性質或類型,例如網路入侵或大規模阻絕服務。數字規模才是部長所要表達的重點,但如將這些數字部分賦予傳統意義上的「攻擊」(來自另一國家的力量,企圖貶低或摧毀澳洲的國家能力)。那麼,澳洲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從沒遭受過如此般的轟炸行為。

 ADF盟友長久以來,一直在語言、概念和能力上,尋求解決網路作戰系統可能面臨的災難性風險。英國總參謀長近期表示:「網路的『911事件』可能已經發生,但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美國海軍最近選擇暫不執行用來修正機密網路漏洞的新神盾級軟體版本升級。英國高層的看法及美海軍的決定,在某種程度上是默認網路世界中存在很多的資安風險。

 澳洲空軍副司令沃倫麥克唐納最近指出:對ADF最重要的威脅之一,不是來自對ADF及其系統的外部攻擊,而是來自ADF成員本身。在2017年舉行的美澳聯合軍事演習中(代號:護身符軍刀),ADF演習網路的資安漏洞除影響演訓成效,並讓自己和盟友大失所望。

 麥克唐納觀察到,澳洲網路「紅隊」偵測演習系統安全漏洞的數量實在令人驚訝!在演習開始後不久,紅隊即發現曝露演習位置和部隊動向,數量規模已達到令人尷尬的地步。最令人震驚的事件是,發布在社交媒體上的戰鬥地圖。麥克唐納強烈提醒ADF,資訊技術不僅使世界發生巨大變化,戰鬥人員現在必須採取行動,跟上新資訊環境威脅本質的變化。

 ADF在資訊環境正面臨四重的「威脅」:首先,ADF正面臨民族國家在戰場上使用資訊能力,並將其融入傳統的聯合武裝力量上。這種情況已經發生在其他國家,如俄羅斯在20世紀90年代面對車臣的抗爭,ADF不應該讓其他民族國家在資訊環境中,以同樣甚至全面性的手段來考驗自己的資訊能力。俄羅斯的車臣經驗已超過20年,但ADF對此事件的學習仍過於緩慢。

 其次,ADF需面對其他行為者(非民族國家或非國家行為者),他們利用資訊環境,為自己或背後支持者獲取重大利益。這可能包括恐怖組織、叛亂團體和其他尋求利用資訊環境,來達到目的的行為者。民族國家可以利用這些行為者來實現國家的戰略目標。

 第三,ADF也可能會面臨所謂「灰色地帶」的威脅。這些活動存在於承平時期,但未跨越傳統啟動戰爭的紅線,主要目的是破壞民族國家的團結或製造內部混亂。網路攻擊和破壞性社交媒體都是灰色地帶的活動。美國非常重視「灰色地帶」的活動,如2018年美國會授權國防部直接參與,並支持國外盟友對抗「低能見度及非正規戰爭」的作戰行動。澳洲是美國重要的盟友,ADF不能忽視這種活動,更不能忽視美國處理這種威脅的決心。

 最後,或許最有說服力的是,ADF在資訊環境中正面臨著「自我傷害」的威脅。如在2017年美澳聯合軍演所發生的網路安全窘境,經由網路資安稽核結果顯示,ADF明顯缺乏網路自我意識和網路基本自衛能力;聯合軍演中,「紅隊」的攻擊能力正好指引澳洲未來資訊環境能力的努力方向。

 整合戰略、戰術資訊能力

 目前,澳洲已立法通過新成立3個部門,主要職責是負責網路及統合協調其他澳洲網路相關機構的資訊運作。同時,澳洲國家安全機構也正進行重大組織改造:一、新成立國家情報辦公室(ONI)負責向總理報告,並負責澳洲情報機構間的統合協調工作;二、成立澳洲通信局(國防部內獨立機構),直接向國防部長報告;三、建立內政事務聯合辦公處,並直接向內政部長報告,參與部門包括澳洲聯邦執法、國家和運輸安全、刑事司法、應急管理、多文化事務、移民和邊境相關業務單位。

 上述發展非常正面且受到支持,將共同協助整合澳洲的資訊能力,尤其是網路領域。然而,澳洲一直存在的潛在風險,是無法明確劃分資訊網路監督的管理權限,這種風險應盡快處理,同時應注意ADF和各機構在各種任務上的廣泛合作經驗。儘管如此,ADF也了解到需要協調整合資訊環境中的相關政策、流程和程序,以確保澳洲資訊能力的建置能夠滿足戰略、作戰和戰術層面的需求。這是最重要的,因為ADF知道其成員將站在軍事與國內資訊環境的「前哨」來處理各種資訊威脅。

 有效因應資訊戰威脅

 2017年7月1日,ADF在澳洲國防部聯戰小組內成立「資訊戰處」。該部門隸屬新成立澳洲國防軍總部(ADFHQ),負責發展ADF聯戰能力,使其在資訊環境中作戰並取勝。ADF資訊戰處當前主要的能力發展領域有五個:一、資訊戰及聯合作戰;二、C4系統和資訊;三、資訊能力的認知領域;四、人力培訓;五、國際參與。這5個領域所建立的相關資訊能力,將納入ADF的戰鬥序列,以有效因應外在的資訊威脅。

 資訊戰及聯合作戰

 ADF有義務整合聯合作戰資訊環境能力。ADF資訊戰處的主要任務就是負責統一、協調與整合分散於ADF各部門的資訊相關能力,包括資訊行動與作戰、聯合電子戰、軍事網路空間作戰、太空作戰、聯合情報、指揮、管制、通信與電腦、戰場狀況覺知。

 一方面,ADF要確定哪些資訊能力是合法,且是作戰所必需的。另一方面,ADF成員必須是訓練有素,且能熟練操作相關資訊戰系統。這既是對「攻擊」ADF、所屬成員和系統的回應,也是為發展具有軍事特性的資訊戰力。系統開發必須能夠全方面保護ADF免受各類型的網路攻擊,同時也需開發性能強大的資訊技術架構,來防護澳洲國內的軍事系統。總而言之,ADF將以資訊環境為手段,全面整合現有資訊能力及相關傳統領域的作戰指管系統與作戰能力。

 C4系統和資訊

 透過整合ADF指揮、控制、通信和計算機(C4)等功能,使其成為ADF作戰能力不可或缺的要件。強化資訊環境可以實現ADF對作戰部隊一體化的需求,進而能夠突破能力「接縫」的阻礙。所謂接縫,是指那些無法自動整合,或彼此良好協作的系統。C4就是其中一個領域,如果不從計畫階段開始整合,將使這些接縫變得更加脆弱。(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