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澳洲強化資訊戰力 漸收成效(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邱榮守(譯)

(接上文)

 資訊能力的認知維度

 資訊戰的認知是指揮官掌握全般戰局的關鍵要素。在技術資訊系統領域中,人類思維仍是資訊能力的關鍵目標,這些目標包括打斷或影響指揮官的決策過程、戰管中心、或者在衝突期間干擾指揮官決策所依賴的資訊系統。然而,ADF也認識到資訊時代的人類意志鬥爭正在數位和電磁領域中強烈展開。因此,ADF必須鑑別、設計和管理整個資訊環境中的功能,進而強化在此領域的競爭能力。

 關於資訊環境「技術」和「非技術」能力區分為,一、技術能力:以電子、數位或機器為主的系統,技術系統涵蓋範圍從演算法到機械引擎的所有內容,它們的特點是不涉及道德上的責任;二、非技術能力:以人類為主,更具體來說是涉及資訊戰能力的認知主體,非技術能力既可以成為資訊能力的目標,也可以成為系統的管理操作者。

 人工智慧(AI)對這種區別提出挑戰,因為它或許有能力融合人類和機器。ADF認為AI的挑戰仍在持續中。ADF處理人類認知能力的另一個挑戰,是其潛在對手不同的道德標準,和在資訊環境中潛在聯盟夥伴的不同道德價值觀。例如,戰略競爭者如果在開發技術資訊能力上是以「機器自主」為目標,而且證實在軍事或戰略上會更具競爭力,那麼ADF是否也會跟進呢?或者ADF及其盟友是否會基於人道和道德標準,而拒絕開發這種能力?此類問題至今仍未有明確答案,但ADF對目前進行中的項目感到滿意,並且符合澳洲的道德核心。

 強化培訓資訊人力

 派任合適人員在資訊環境工作,是一件無比重要的任務,需要多年培訓的軍事專業人員外,資訊技術優異工程師也是發展資訊戰能力的重要資產。因此,ADF可能必須為資訊環境能力開發特定人力規劃系統。就勞動力的關鍵特徵而言,這種徵才系統必須是可靠且持續的,如在全球招募人才,而不僅限於區域性。

 與此同時,ADF將繼續發展「混編型」的網路人力(由民間和軍事專業人員共同組成)來執行與處理資訊環境中的任務。ADF了解技術、培訓、教育、發展和專業經驗的融合,將在未來幾年後,創造出更佳的資訊戰士。這也意味著需要持續跳脫傳統思維,來思考如何發展和維持最佳資訊環境的人力。

 國際參與 攜手合作

 ADF在發展資訊戰能力方面,審慎與盟國和安全合作夥伴進行國際參與,是一件正確且良好的做法。盟友間可以透過密切合作,解決日常發生。但無法預料的問題,從運作中汲取經驗,並為資訊環境的運行模式開創大道。目前澳洲已和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和美國等盟友建立「五眼」情報共享關係。這些盟國陸續發展自己的資訊戰理論,同時也密切交換彼此的戰略意圖。在某些情況下,他們將會相互合作,共同發展特定的資訊技術和能力。

 盟國間各種共同技術或戰略協調,都可為盟國安全夥伴提供更廣泛的資訊防護。在資訊環境中應建立或保留符合法律要求的資訊能力清單,尤其是當軍隊需要運用這些能力時。ADF將繼續發展其資訊戰能力,並與澳洲政府相關機構及軍事盟友保持密切合作的關係。ADF在資訊環境的能力發展也將確保軍事和戰略層次的協調關係。同時,ADF還將與非政府組織共同合作開發資訊相關能力,如大學、工業界、甚至包括國內及澳洲盟友、安全合作夥伴的地方政府。ADF了解,國際參與也意味著全球網路時代的國際多部門合作。

 資訊環境的發展

 ADF發展資訊能力的初期發展架構,包括攻擊性網路、主動網路防禦、被動網路防禦和網路自衛:

 一、攻擊性網路:主動攻擊那些對ADF或其系統有敵意行為的系統和能力,以確保ADF任務的達成,及人員和系統安全,這些網路領域的行動將保持高度機密。ADF的行動將獲得法律授權,並符合澳洲國家利益。

 二、主動式網路防禦:由少數訓練有素的專家團隊,運用先進資訊科技來提升網路的應變能力。這些專業人員將成為「狩獵小組」,並着重資安威脅。他們的主要任務,是防護ADF資訊系統而不是攻擊別人的系統。

 三、被動網路防禦:這關係到所有ADF通信者和網路管理員對ADF網路和任務系統的管理。系統操作員將接受專業培訓,並具備檢測、分類和解決資訊環境中的網路或系統異常的能力。ADF所需基本網路管理包括數位化系統與現代化組織。

 四、網路自我防衛:網路自我防衛人人有責,它是ADF網路空間能力的基礎,且將改變組織文化。確保每位ADF成員都完全熟悉網路安全規範和程序,讓網路成為日常職責的一部分,及工作的新典範。

 ADF的目標,是永遠不再發生類似2017年美澳聯合軍演的資安大漏洞。它將使ADF成員對自己的專業知識和所建立的資訊環境產生信心,並達成資安目標。上述概念架構將界定ADF在網路空間的行動和能力範圍,且將不同於其他政府機構所使用的網路能力。ADF對於網路的運作模式可以透過該框架,與合作夥伴的軍事部門和澳洲各政府機構進行常態運作。ADF決定發布網路基本概念框架,旨在鼓勵安全合作夥伴和各相關部門,共同參與開發相關資訊環境能力,進而達到互助互利的目標。ADF將繼續進行資訊環境測試和調整,因為可以規範當前和未來盟友與安全合作夥伴間的資訊關係。

 結論

 ADF強化現代資訊環境能力的進度雖緩慢但動能已漸增強,2017年成立資訊戰專責部門,以及在2008年將資訊能力列為6個優先施政的首要項目,未來10年預算支出將占GDP的0.18%。政府對ADF資訊戰能力的財政承諾,肯定會使ADF更能應對資訊環境日益加快的變革步伐。更重要的是,它將協助ADF以最有效的方式來部署資訊戰力。這也表示,ADF將有更大的義務,向澳洲納稅人展現預算支用能力和相關資訊能力的投資成效。

 最後,更值得深思的是,ADF有義務繼續發展資訊戰能力,這些能力必須符合澳洲指導戰爭遂行的道德規範。資訊結合自主系統和AI的發展,將產生戰爭形態的變革。然而,在構建資訊環境能力時,仍應將人類個體視為任何衝突的重心。因此,ADF仍應繼續發展相關戰爭理論,以有效因應迅速發展的資訊技術和能力。根據資訊技術在戰場上的新用途,可能還需要重新評估武裝衝突法和相關交戰規則的適用性。(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