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虛實結合異地同訓 科研助升戰力

 軍事網站《國防新聞》(Defense News)近期報導,美國陸軍將與兩家公司簽署總值近1.8億美元的合約,開始推動「虛擬訓練環境」(Synthetic Training Environment, STE)原型系統,不僅可大幅提升美國陸軍異地同時訓練能力,還可奠定「多領域作戰」所需跨軍(兵)種、載台與領域訓練的基礎及作為任務規劃工具,為美軍創造全新層次的訓練環境。

 「虛擬訓練環境」主要包含2大部分。其一是擁8種不同航空器、2種地面載台和1種地空共同載台的可修構型虛擬組合訓練儀(RVCT)。此項訓練系統可模擬美國陸軍現有各類載台,並透過連網方式於全球任何地點施訓;其次是利用訓練模擬軟體(TSS)和訓練管理工具(TMT),整合美國國防部既有全球3D地形資料庫寰宇地形(Old World Terrain, OWT),建構能隨時擷取全球不同地點實際環境背景的通用虛擬環境(CSE)。

 通用虛擬環境是個能讓官兵在任何地點,都能進行高度仿真環境組合訓練的虛擬戰場,訓練對象可同時容納多領域作戰所涵蓋之空中、地面、海上、網路和太空單位。官兵只要在駐地模訓中心,點選所需執行任務的全球任何地點,即可在幾乎完全擬真的環境中進行作戰訓練。

 透過這個通用訓練平台,參與任務的所有單位,即可在原駐地,與遠在其他不同地點的友軍同步施訓,無須集中。換言之,奉命前進部署至歐洲或亞洲某一地區執行任務的裝甲旅,與上級直支之陸航、特戰、防空、後勤單位,以及戰區司令部分配支援之空軍、海軍、陸戰隊、網路戰、電子戰、太空支援部隊,可在相距上萬哩的十數個地點同時演練。

 這套系統若研發成功,將可節省集中大型部隊所需消耗之鉅額後勤運輸預算,大幅縮短任務準備時間。以往,即便僅集中一個陸軍師級部隊及其配屬、作戰管制和直接支援部隊之主要幹部及人員施訓,需耗時數周和數百萬美元預算,更遑論所有部隊全員到齊之動員。更重要的是,若任務部隊可各自在駐地「異地同步」前進部署訓練,將可大幅提高任務保密性,壓縮敵人準備應戰的時間。因此,這套系統最終可能成為美國陸軍重要的任務規劃工具。

 正因虛擬訓練環境系統具備無限潛力,自陸軍未來司令部成軍後,即將之列為優先發展項目,並由賈維斯少將領導的跨領域團隊,加速推動各項專案計畫,原預於2030年才能完成的計畫,由於該部強力主導,並採取更彈性的獲得作法,時程大幅提前,今年已完成選商、簽約作業。

 該專案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重點,是發展與獲得作法。藉由新修訂的《訓練暨戰備加速作業規定》,美軍研發中的訓練戰備相關原型系統,可採《原型例外交易協定》,在原型發展「即將成功」時,即可進行小批量產議約作業。若得標廠商測試時未達標準,陸軍亦可立即從專案已審查通過之合格廠商中,擇一進行議約,繼續進行原型試製,不僅可加速系統發展與量產時間,並可確保符合公開競標原則。

 然而,如此費盡心力所打造的仿真虛擬訓練環境,並無法取代所有實兵、實彈訓練。畢竟戰場上的危疑震撼、心理壓力、生理煎熬,惟有在充滿槍砲聲、煙硝、假想敵對抗部隊隨時伏擊的城鎮戰、山地戰訓練場,才能讓官兵身歷其境。因此,美國陸軍除了發展供大量載具實施虛擬訓練的環境,亦同步進行新一代雷射接戰系統、人工智慧感知訓練輔助系統,及模組化電腦兵棋系統發展,讓整個「實兵-虛擬-建構」(LVC)模擬體系同步升級。

 虛擬訓練環境並非完全新穎的概念,美國陸軍在1990年代末期曾提出「戰場綜合環境」(Synthetic Theater of War, STW)概念,希望透過虛擬實境模擬器、雷射接戰系統和建構式電腦兵棋系統的緊密結合,打造出能實施大部隊異地同步訓練的模擬訓練體系。但最後因無法讓3個不同模擬系統受訓對象,完全感受相同的戰場景況與體驗,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以實兵模擬為主體,模擬器和電腦兵棋配合演練的LVC體系。

 綜言之,「最真實的訓練環境是戰場,但卻無法在戰場上訓練」。美國陸軍虛擬訓練環境之效益雖令人期待,但對於由「人」主宰一切的戰場,仍不應忽略訓練系統科技所面對之限制條件。惟有扎實的基本體能、戰技、射擊訓練,挑戰心理、生理壓力耐受度的實兵對抗,充分結合虛擬實境科技,才能發揮貼近戰場實境的最佳訓練效果。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