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登山寄情

◎王翔正

 顏回曾述:「行遠必自邇,登高必自卑。」透過登山行遠,足以發覺自我的渺小與大自然的宏偉,讓人懂得謙卑並珍惜擁有。

 我經常偷得浮生半日閒,前往附近山嶺健行,藉以釋放囚錮於案牘勞形中的靈魂,蒼芎之下,千頭萬緒拋諸腦後,簡裝上路,伴隨山嵐薄霧繚繞,沿著蜿蜒山徑漫步,擁抱群山與峰巒疊翠,頭頂上鷹嘯飛過,臉龐微風輕拂,溪床河面波光粼粼,意境猶如明代〈度黃龍.頭折〉一文裡:「看了這祥雲瑞氣,氤氳靉靆罩周圍,白雲隱隱,綠水依依,日暖風和如閬苑。」

 烈日驕陽下,眼望炊煙裊裊,耳聽愉悅鳥鳴,在寂靜的山中更顯得暖心動耳、蕩氣迴腸。日據時代即種植的咖啡樹靜謐矗立,枝上吊著成熟的咖啡豆,紅透果實代表著大地真誠的反饋,突然道路陡升,奮力踏步前行,汗如雨下潤濕了衣裳,呼吸著微冷的空氣十分快活,著實酣暢淋漓,時而欣賞蔥鬱扶疏的綠樹,偶遇驟然飛瀉的山泉瀑布,休憩時洗把臉透心涼,也滌清世俗塵囂。

 歷經千辛萬苦終抵山頂,全面環景無一死角,登高望遠,可見廣袤無垠的大地,交錯的農田孕育著豐碩作物,眺望隘寮溪的潺潺流水順勢直到下游,水勢突然磅礴,映照著當年八八水災直升機來回穿梭,救難的英魂依然不滅。

 河谷之間,山川琉璃吊橋為新穎景點,南通北往橫跨其間,不卑不亢搭起友誼的橋梁,亦襯托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鳥瞰萬物,讚嘆山裡風光旖旎、青山綠水美不勝收,初夏輕風帶點涼意吹拂臉龐,嫩竹新葉泛著清香,萬物萌芽撩動過客的心。

 遠離塵俗入山健行,不禁發思古之幽情,憶起左宗棠曾述:「萬有不齊天地事,一無可寄古今情。」天地之事形形色色,古往今來萬事成空,熙來人往,偶然佇足停留,瞬間忽然明瞭人生不求巔峰,只求放下,一如登頂不難,唯獨下山最難。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