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記憶裡的微笑

◎黃育如

 因父母就業的緣故,她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班級裡的孩子相互熟識,她顯得格格不入,好像秋日的落葉努力伸長手臂卻在枝椏間擺盪。「當我的朋友吧!」課堂上滔滔不絕的女孩映入眼眸,不是詢問,她卻樂於接受,或許因為那人的笑如夏日艷陽般耀眼。

 她和陽成為最親暱的朋友。

 「我爸媽離婚了。」陽的笑容依舊,好像說著別人的故事,她卻覺心疼,輕輕將她擁住,陽瘦弱的肩在她懷裡抽搐,她似懂非懂,原來笑可以無關心情。

 一日放學,班裡的孩子質問陽沒有媽媽。她像隻護崽的貓,豎起身上所有寒毛,擋在陽面前張牙舞爪,轉著腦袋搜索世界上最惡毒的咒罵。陽安撫似地拍拍她緊繃的背脊,坦然道,我爸媽確實離婚了。「陽……」她疑惑半晌,突然感到氣惱,好像一切是她自作多情,收好書包,頭也不回步出教室。她將樓梯踩得蹦蹦作響,連帶將那捧在掌心的情感重重摔在地上……「唉呀」追著下樓的陽摔了一跤。

 「妳幹嘛走這麼快!」她著急地喊著。

 「怕妳不等我先走。」面對陽真摯的表情,她有些不好意思。兩個小女孩又蜜糖般地黏在一起了。

 後來我們畢業了,幾通電話後,居然失去聯繫。年少時的友情太嬌嫩,禁不起時間搓揉,我卻從不覺得錯負真心。幾年後再相遇,陽的身邊已有了一個足夠為她遮風擋雨的人,臉上的微笑溫柔又幸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