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鴿來了?妥處Fed預告降息變局

 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主席鮑爾,上周在國會聽證會坦承美國經濟出現風險,並承諾會採「適當行動」支撐經濟。外界視為Fed將在本月底降息,美股因而大漲。事實上,月底Fed是否降息,尚待觀察;但全球金融政策再次走入轉折點。各國央行在政策上,也從原先的升息進程,轉向降息。

 鮑爾在國會強調,經濟前景並未改善,全球貿易關係緊張不確定,可能持續傷害美國經濟。Fed將採取「適當行動」,捍衛美國10年來的經濟擴張,以因應貿易糾紛及全球經濟走弱的威脅。Fed主管貨幣政策,這番採取「適當行動」的宣示,無疑是暗示會採取鴿派態度,以降息的寬鬆貨幣政策,捍衛美國的經濟擴張。股市無疑將因此受惠,美股紛紛上漲,甚至創歷史新高,顯示市場對降息的期待。

 全球央行在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前,進入長期降息階段,幾乎各主要央行,都降到接近零利率水準,同時配合比降息威力更強的量化寬鬆(QE)。這些非常規的貨幣政策,確實支撐住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避免全球走入大蕭條,但也帶來如資產泡沫化、惡化財富分配等後遺症。各國央行擔心,長期處於零利率與QE的寬鬆狀態,未來再碰上經濟與金融風暴,將難有「武器」對抗。

 因此,當金融市場穩定上漲、經濟逐漸復甦後,Fed在2015年底,啟動9年多來的首次升息。至此,美國進入升息循環。雖然歐洲與日本因本身經濟走勢,而繼續維持零利率,但有不少國家央行跟進升息。依Fed規劃,今年與明年都將繼續升息,因為原先預測,這兩年經濟表現都相當強勁。

 不過,出乎意料的美「中」貿易戰,打亂Fed的升息規劃。從2016年起,由美國帶領的全球經濟復甦相當強勁,是近10年來首次全球各主要經濟體一起實現成長;美國甚至出現單季超過4%的高成長。但貿易戰明顯導致全球經濟走緩,國際貨幣基金在半年內3度下修全球經濟預測值到3.3%,這個數字遠低於早先預估的3.9%;而貿易戰持續甚至擴大,也為金融市場帶來變數與風險。每次傳出負面訊息,美股總要跌個數百點。當貿易戰可能成為長期抗戰,Fed降息支撐經濟與金融市場,就無法避免了。

 Fed號稱全球「央行中的央行」,不僅影響美國金融市場,更牽動著全球市場,其政策亦往往被其他國家央行追隨跟進。因此,Fed如從原先的升息轉為降息,代表各國央行政策將再次轉向,對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影響深遠。

 短期而言,降息對股市有利,可能短暫鼓勵市場上漲;美元則可能走弱,就如日前傳出美國可能升息時,美元因此走貶,包括新臺幣在內的亞洲貨幣紛紛升值走強。長期而言,降息支撐經濟與市場效果終究有限,更不能解決貿易戰對實體經濟的傷害。原來期望透過逐步升息帶來的「利率正常化」之路,也將更遙不可及。

 此外,Fed不論是7月底升息,抑或年底再升息,外界都會有Fed受政治干擾之聯想。毫無疑問,這次Fed政策由升息轉為降息,確實受到總統川普的壓力與影響。在升息時,川普就多次發言抨擊、大罵Fed,甚至有意撤換鮑爾;確定貿易戰讓經濟走緩後,川普又不斷施壓要求降息,還在推特表示「如果聯準會降息,我們(經濟)就會如同火箭升空」。

 坦白說,以專業角度看,美國尚無降息需要。就經濟成長率而言,雖不如去年3到4%的高成長,但仍能維持2%以上的正常成長率;再以就業市場看,失業率降到3.6%的近50年低點,被認為是已實現充分就業的低失業率表現。至於金融市場,不論道瓊、標準普爾、那斯達克等各指數,幾乎都在歷史高點的「高原期」上。因此,所有指標都顯示,美國尚無降息需要,此時Fed降息,無疑是來自川普的壓力。一個被政治干擾、失去獨立性的央行,也會同時失去全球金融市場的信任。因此衍生的風險,讓人擔心。

 美國如果降息,對臺股會有激勵作用,臺幣可望走強。就臺灣的貨幣政策而言,雖然央行仍密切注意Fed動向,但這幾年央行政策不再亦步亦趨追隨Fed,更多的是考慮臺灣情況與需求而定。在Fed啟動升息進程的這4年,因國內經濟情況未佳、通膨也維持在1%左右的低點,因此,臺灣並未追隨升息,甚至一度考量景氣與匯率因素而降息。這次如Fed降息,以央行審慎作法,應不會立刻跟進,因為利率降低對投資影響不大,反而可能助長房地產行情,這絕非大眾所樂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