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染指國際組織 影響全球政經(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中共近年來不遺餘力運用其外交、經濟、政治等力量,在國際宣揚有違普世價值的政治主張,並積極投身國際組織與機構,企圖自內部改造全球治理體系,並運用相關國際組織做為制定利己規則,積極為中共發聲的平台。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針對中共染指國際組織的作為進行專題研究,青年日報特節譯如后,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隨著中共崛起,美國逐漸撤守多邊體系,世人普遍對於「開明國際秩序」的前景感到憂慮;日漸強大的中共,究竟將與國際體制如何互動,則是近十數年來各界爭辯不休的議題。中共將肆無忌憚地無視既有規範,粗魯蠻橫的追求霸權地位,抑或是積極融入國際體制,採納行之有年的開放常規與實踐作為?愈來愈多人認為,後者的預測錯誤,對於中共作為的假設也不切實際。

 談到全球治理,中共追求的是一種齊頭並進的兩手策略,一方面提出自有體制,同時將其導入傳統的國際組織,重新塑造已存在的常規與活動,俾更符合中共自身利益。令人憂心的是,隨中共的意識形態與專制獨裁程度日增,上述作法不僅造成各機構偏離其初衷使命,更損及普世價值和美國利益,尤其是有關人權、永續發展等領域。

 此報告主要聚焦中共在聯合國暨其專業部門的活動,排除世界貿易組織等著名機構,以及諸如中共在聯合國安理會的投票模式等熱門研究議題。原因有二:1.在全球治理的範疇下,聯合國通常代表各領域國際合作事務的最高層級;2.中共在聯合國組織的活動,資訊量較其他層級更為豐富。本研究的對象,都是重要但通常遭到漠視的政策爭論領域,避免中共藉國際合作之名,逞其有違普世價值與美國核心利益之實。此外,中共的策略,高度取決於其在區域和多邊體制下之所作所為,文內述及的許多觀點,同樣適用在聯合國之外的機構。

 中共逐漸改變全球治理進程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19次全國共黨代表大會中揭櫫其願景,指「新時代…是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斷為人類做出更大貢獻的時代。」繼中國大陸改革開放40年後,中共當前的外交政策已呈現更積極、更自信風貌,不僅在經濟與軍事領域開疆拓土,更隨著國力增強,拋棄長久以來自我克制、韜光養晦的政策。這種「新時代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中心目標,係「積極參與並主動引領全球治理及其變革。」

 中共認為,其深陷在一場與自由民主國家的意識形態鬥爭中,但無意藉由放鬆控制而承認失敗。習近平堅信,達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係避免重蹈前蘇聯的覆轍;其認為,前蘇聯在走向經濟開放時,遭到西方國家的「突襲」,因未能堅守列寧主義,導致意識形態分歧與混淆而崩潰。中國大陸遭受到來自「國內外敵對勢力」的類似壓迫,試圖蠱惑百姓質疑共黨的「善意與合法」統治。基於此,試圖限縮國家權力,並倡導人權等普世價值的全球治理機構,就成了西方意識形態霸權的馬前卒,足以威脅中共政局穩定。

 形塑全球治理方面,中共尋求免於外界對其日益專制政權的批評。除施壓個別國家不得貶抑中國大陸,另改變國內政治與國際合作的評斷標準,藉此「合法化」中共極權統合主義所作所為。中共領導人與學者,處心積慮要強化其「話語權」,藉此削弱諸如政治自由、人權等威脅其政權的常規,同時宣揚有利中共者。國際組織因此淪為意識形態衝突的競技場,中共的目標則是將極權統治解讀成如同民主治理的合法地位。

 習近平的訴求,傳承中共歷來偏好「偉大」但空洞的宣傳口徑;狀似祥和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口號,在中共的國際傳媒渲染下,包含對話、共同安全、雙贏合作、文化交流等糖衣構想。另一個中共常用的術語「國際關係民主化」,則宣稱要為全球治理體制下的發展中國家發聲,然在冠冕堂皇的說法背後,中共對更大程度「民主化」的興趣,仍僅限於盤算國內政治的成本效益後可推展程度,追根究柢仍是弱化西方強權和其民主常規。事實上,檢視共黨內部文件後可知,其漸進式策略採用4種作法,逐漸推進其狹隘價值觀和利益。

 1.提倡一種特別的人權觀點,指各國國情不同,政府得不顧個人或少數人意見而「合法行事」。

 2.以所謂的「經濟社會權」,而非「不可剝奪的政治權力」重新界定民主。

 3.塑造國家主權不容侵犯的神聖地位,並重新定義國家為全球治理的唯一合法參與者。

 4.透過雙邊協商解決政治議題,中共藉由豐富多樣的影響力,迫使勢單力薄的國家屈從其意志。

 中共新興策略的特色,在於其日趨積極的主動態勢,與昔日在國際組織內呈現的防守姿態大不相同;其不單提倡狹隘的「核心利益」,如孤立臺灣或防範外界批評其在新疆或西藏的政策,中共更試圖壯大其影響力,將其解讀人權與主權的觀念散播至其他非民主國家。簡言之,目標就是將世界打造成獨裁專制的樂土。

 從內部改變國際秩序

 中共「外銷」其政治體制的方式,仰賴一套「內嵌式修正主義」策略,亦即「試圖對主流秩序做出重大轉型」,達成所謂的「教條式革命」。中共玩弄的伎倆,係運用現行機構內的語言文字和影響力,將其重新導向至顯然不同於(甚至完全反對)該機構原創使命的方向。中共對此的野心昭然若揭,習近平在重要演說中指出「中國將堅定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制」,同時強調將「支持擴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事務中的代表性和發言權,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不斷貢獻中國智慧和力量。」

 國家有賴龐大資源,並具備管道與媒介能力,方能從機構內部做出改變;換言之,國家不僅須在意圖改變的機構中享有權力,還要擁有不牽扯所欲目標,但強大且專屬的國與國關係。單純具備機構的行使權力,有助於國家推動國際合作提案,但也讓國家受到既有機構的常規和程序束縛。然而,國家若擁有龐大的獨惠籌碼,就能「動員替代關係網路俾擺脫既有體制的限制」。這種加乘影響力可大力形塑機構對於政治議題的回應方式。

 中共早已具備進入國際體制的多重管道,如今更搖身一變為檯面上的強權勢力。中共在1971年取得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後,逐年取得各式國際組織會員資格。在全球治理架構的重要單位內,中共也戮力爭取許多領導階層職位,包括國際電信聯盟、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國際民航組織,以及國際刑警組織等。中共另加緊腳步,派遣更多公務人員在國際組織內工作,俾「運用這些國際組織做為制定利己規則,並積極為中共發聲的平台。」中共也不斷提升對於傳統機構的金錢援助,如今已是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中出兵維和部隊最多者,亦是聯合國第二大金援國。另運用諸如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中共主導的替代平台,強化相關職位扮演的角色,推動國際合作,進而擴大其在傳統機構內之影響力。(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