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吃玉米思親

◎陳鉢秘

 「番麥」又稱玉米、玉蜀黍,舊時農家多幾株、成行或整畦栽種,除了自食與販賣,也分送親友、左鄰右舍。勤儉的父母在田裡闢一區塊種植,等到結實熟成,就是物資匱乏的年代裡我們最愛的課後點心、日常零食。還記得小時候放學回家,只要聽到一句「灶上有番麥」,就會三步併作兩步衝往廚房,顧不得鍋子還冒著蒸騰熱氣,便迅速拿起玉米抹上鹽巴,或坐或蹲,吃得眉開眼笑、滿懷溫暖,心裡洋溢著飽足的幸福。

 長大後,離家到外地求學、就業,長了知識、多了閱歷,也有了成人的負擔與心事;偶爾回鄉遇上玉米採收期,母親便會喜孜孜地煮上一鍋讓我解饞,口感溫潤清甜一如以往,邊吃邊聽她絮叨著瑣碎日常,廊下清風習習,將煩憂吹向重重山巒之外。

 時序遞嬗,年復一年,直到父母相繼離世,園裡、田間再不見一片片綠油油、黃橙橙,再沒人煮著一鍋熱氣氤氳的玉米;沒人盼望等待,也不再歡喜奔赴。幼年時在父母庇護下的快樂知足,及長大後有父母守候的踏實安定,都像那一根根彷如珍珠鑲成的金黃玉米,只能在記憶裡反覆咀嚼,甜美馨香,餘韻不散。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