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染指國際組織 影響全球政經(中)

◎李華強(譯)

(接上文) 

 眾所皆知的「一帶一路」倡議,強化中共與全球不同國家的專屬關係,據此建立顯著可觀的媒合能力。許多分析家指出,「一帶一路」計畫衍生的龐大債務負擔,導致個別國家成為中共的禁臠;一旦與中共國家資本主義掛鉤,則會散播貪腐與一種社團主義形式的政經氛圍。除了強化與中共的雙邊關係外,「一帶一路」另可能深化國際合作網路的轉型可能。以中共意圖建造自雲南省延伸至新加坡的泛亞鐵路為例,透過挹注資本、推動基礎設施建設,訴求「互聯」的積極作為,中共得以居中協調東南亞大陸上各國,並藉此掌握優勢地位:一旦擁有或控制國與國之間的實際連結位置,自然也取得對其政治聯繫的影響力。

 迄今許多事例顯示,中共意圖保持「一帶一路」的專屬獨惠關係,俾利於發揮其媒合能力。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為例,儘管成立後旋即引發美國大力抨擊,繼許多自由民主政體加入,進而改變其活動的投票模式,如今儼然成為一個符合多邊發展銀行程序之機構,但仍不過是吸引西方世界目光,遠離中共真正活動的障眼法。截至2018年5月為止,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借出不過35億美元,遠不及於中共政策銀行為「一帶一路」背書的1000億美元;基於中共政權不受監督的貸款機制,藉此營造的雙邊影響力與關係紅利也就不足為奇。

 當一個國家具備充分的國際交流管道,同時又追求強大媒合能力時,相輔相成的2種優勢即不斷增長。中共在國際組織外發展的國與國獨惠關係,有助於在組織內獲得政治支持,進行修正主義作為;逐漸取得傳統機構內的重量級地位,則能影響這些組織,進而宣揚中共的片面行動。事實上,聯合國已就「一帶一路」展開鋪天蓋地的宣傳活動,加上資深官員站台與計畫性作為支持中共—儘管目前仍無任何究責機制,可確保該計畫堅守人權與其他聯合國核心價值。

 謀政治利益 擴大UN影響力

 40多年前,中共取得聯合國的「合法政府」席位後,即運用該契機,戮力拓展國際合作方面的影響力。進入聯合國後,起初中共的態度謹慎,盡可能避免在公開場合與西方國家衝突;然近年來,中共的動作頻頻,遠較過去發言頻繁,經常聲援眾所指謫的獨裁者,如敘利亞阿塞德或委內瑞拉馬杜洛之流。除在安理會高調活動外,中共另發動一場悄然但積極的行動,企圖獲得聯合國重要機構的領導職位與影響力。

 近年來,中共已獲得一系列聯合國主要計畫與機關的重要職位,範圍囊括國際法院、經濟與社會事務部,乃至於經濟與社會理事會。

 中共積極擴大勢力範圍的作法,在歷史上不乏前例。學者對此早已爭辯多年,富強國家通常對既有機構提供超乎比例的財政奧援,俾保障其核心利益。無庸置疑的是,所有強權國家都強調自身在國際組織內的重大利益。誠如美國總統川普一度在聯合國大會演說時提出的名言:「身為美國總統,我將永遠把美國放在第一位。如同在座各位,身為貴國領袖,也應將貴國擺在第一位。」

 然而,中共追求核心利益的獨特且居心叵測之處,在於其在聯合國內的積極態度,乃根植於一系列狹隘之政治自利訴求,終極目的就是穩固中共的一黨專政統治。中共認為,參與發展倡議和維和行動是一種相對低成本的手段,可消磨外界對於其地緣政治野心的諸多批評(無論是區域性抑或全球層面);更重要的是,中共試圖運用聯合國,創造一種國際外部環境,有助於穩固與推進其領導班子定義之核心經濟和安全利益。例如,中共對西藏和新疆主權的立場,就反映其在聯合國安理會就自決和人權干預等議題決議案的投票傾向,並持續打壓那些挺身挑戰其核心利益的非政府組織與個人。除經常性防堵相關組織和個人參與國際機構外,中共也運用在諸如國際刑警組織等國際警察機構的高位權勢,鎖定那些質疑其合法性的政治異議分子。

 扭曲國際體制 塑造強權形象

 中共穩定擴張在聯合國內部影響力時,試圖淡化其在國際組織內的聲望,強調不過是填補近年來美國淡出國際機構後遺留的領導職位。隨著愈來愈多國家認為,中共更能靈活、有效解決當前的全球挑戰,中共也不遺餘力地扭曲國際體制,逐漸背離當年美國與其盟邦創建相關體制時提倡的價值與常規。囿於篇幅限制,下文以中共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為例,剖析其用意、現況與相關影響。

 直到1990年代早期,中共接觸聯合國維和行動的程度仍相當有限,主要原因在於其對於國家主權近乎不容妥協的堅持態度。中共認為,維和行動違反有關中立和主權的原則,不利於範圍包括新疆、西藏、內蒙古,以及宣稱擁有臺灣等對內安全考量。

 但在反對維和行動數十年後,中共現已崛起為全球維和行動的積極參與者,尤其在非洲。共軍於1989年首度派遣20人組成的軍事觀察團赴納米比亞,參與聯合國過渡時期援助團活動,之後即不斷擴大投入規模;如今範圍則擴展至包括馬利、南蘇丹、剛果共和國,以及達富爾等地平民保護與人道援助活動。習近平在2015年大舉提高中共的國際承諾,誓言成立10億美元的和平與發展基金,其中指定1億美元供非洲聯盟軍事援助,並承諾提供8000名備便之維和部隊。迄2019年2月,中共是繼美國之後的第二大聯合國維和預算贊助國,也是第10大維和部隊提供者(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出兵最多者)。

 中共的積極作為,部分原因在於希望能塑造大國強權與發展中國家盟邦之形象—尤其是在美國逐漸無意在聯合國體制內擔任領袖時。隨著美國贊助聯合國的規模日減,投入維和行動並提出相關倡議,就成為中共穩健強化在聯合國內影響力的重要手段。2018年3月,美國宣布其未來贊助聯合國維和經費的比例,將不會超過25%,明顯較當年的28.5%縮水;同年,中共資助10.3%的聯合國維和經費,較2016年的6.6%顯著增加。

 中共維和倡議的決策,係基於戰略和直接增進核心利益的考量,已演進為全盤外交與經濟政策之一環,並聚焦兵力投射與捍衛商業利益。尤其是中共已在非洲大量投資維和行動,維護在南蘇丹與剛果等地之經濟利益,另確保通往非洲自然資源與10億人口潛藏商機的管道。維和行動除提供共軍強化戰力的契機,另可能拓展中國大陸軍事裝備的市場;受惠於維和行動的發展中國家,或更可能採購較西方產品更廉價的陸製裝備。(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