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卡油」反擊制裁 伊朗恐自傷

 日前一艘伊朗油輪在地中海直布羅陀水域,遭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扣押,理由是違反歐盟制裁令,企圖將石油運至敘利亞。伊朗不甘示弱,旋派遣3艘「革命衛隊」船艦,試圖在波斯灣攔截英國油輪「遺產號」,並阻擋該船通過荷莫茲海峽,所幸在附近巡弋的英國海軍火速馳援,驅逐伊朗船艦,終避免油輪被扣押。這整起事件可視為自今年5月起,接連4艘不同國籍商船遭到武裝攻擊案件的延續。

 事件近因,是伊朗方面企圖對抗歐美經濟制裁的戰略。由於伊朗持續發展核設施,美國認定原有的核協議漏洞太多,導致具發展武器級核能的設施零件與裝備,仍可逐步輸出給伊朗,美國總統川普因此決定退出核協議,更宣布加強對伊朗經濟制裁,嚴禁伊朗石油出口,以斷絕其發展核武的銀根,迫其重返談判桌進行新協議。至於遠因,則是伊朗近年持續支持敘利亞阿塞德政權,以及反對沙烏地的葉門武裝勢力,這些行為都給予美國擴大制裁伊朗的底氣。

 從另一個角度觀察,伊朗政府對相關制裁雖忿忿不平,但由於部分敵對的阿拉伯國家支持美國行動,因此,伊朗也難以藉此號召阿拉伯世界集體對抗華盛頓。既然軍事、外交都不如美國,在形勢比人強的現實下,才出此下策,擬出阻斷運油航線的「卡油戰略」,想藉由打亂石油、天然氣的能源供應鏈,企圖對全球經濟造成動盪,拉全世界下水,間接對美施壓。

 近日伊朗一系列的商船攻擊行動,還未達茲事體大,稍早前的6月20日,伊朗居然直接開火,擊落美國RQ-4「全球鷹」(Global Hawk)無人偵察機,使得波灣戰火一觸即發。各界原先揣想,以美國過去對類似挑釁「以牙還牙」的軍事行為模式,以及川普果斷無情的決策特性,事件發生後,即使不發動大規模空襲,至少也會立即動用武力,殲滅發動攻擊的伊朗防空部隊。令外界跌破眼鏡的是,川普當時卻下令禁止對伊朗進行軍事報復,甚至輕描淡寫的說,這只是伊朗的「失誤」。

 川普明著押下免戰牌,與伊朗在國際社會打起肚皮官司,另一方面卻暗渡陳倉,將美國空軍王牌的F-22匿蹤戰機暗地調往中東部署,當真是羽扇綸巾、好整以暇地等著伊朗自行入甕,顯見其胸中自有一番江山妙策。先前據國際媒體統計,伊朗原油出口量已降至1天30萬桶,相較之前每天出口250萬桶,以近期原油均價估計,川普制裁伊朗所造成的經濟損失,每天即高達1.2億美元(約合臺幣37億元)之譜,日積月累,相當驚人。

 其次,由於美國受惠於頁岩油的大量開採,早於2013年,已達「能源獨立」,不須再倚賴中東石油進口,更不須再為穩固中東油源而輕易興師攻伐,其在中東的兵力存在,因此反成為部分阿拉伯國家的拉攏對象,頗有權力平衡的戰略利益。阿拉伯國家由於遜尼派、什葉派長期交惡,勢如水火,且又有王權國家、神權國家的體制之爭,彼此武鬥文攻從未停歇。因此,歐美在此區域自然樂得合縱連橫,根本無需大兵征伐,自有不同的權力代理者可為夥伴,一同維持與共享區域的穩定與利益。

 因此,區區一架無人機遭擊落的損失,自然不足撼動川普的大略妙算。美國既不直接對伊朗主動開戰,也不願進行軍事還擊,現階段可能仍只想打經濟戰,以謀攻為主聯絡各方,對伊朗堅壁清野、圍而不打,直到伊朗願意低頭重行協議。實際上,美國實施的新制裁手段,加上原有貿易限制,已讓伊朗感受到重大衝擊,在無力發起戰略突圍下,只能透過拉攏北京;但中共面對貿易戰壓力,已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僅能給予精神支援,向伊朗進行部分原油採購,以免遭到美國拉高貿易戰規格的反撲。

 至於伊朗想撼動世界經濟的「卡油」戰略圖謀,恐怕也不容樂觀。一方面各國早有準備,各強權兵艦皆梭巡於波灣實施護航。更重要的是,全世界的能源供應結構已不同於以往,由於最大消費國美國,已可自給自足甚至出口,且再生能源發展已占全球電力供應的10%,因此,全球原油市場結構呈現供過於求態勢,石油供應國甚且需透過協調減產,以避免油價崩盤。在「石油政治」架構已然改寫的今日,伊朗「卡油戰略」不僅影響有限,甚至會因為對各國船隻的無差別攻擊,遭受國際社會更大反彈,這是伊朗在玩弄「高濃度濃縮鈾」及「阻礙國際原油航路」等策略時,需要深思之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