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染指國際組織 影響全球政經(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接上文) 

 若干國家視中共維和行動的貢獻為良善有益。例如,其支援部隊在非洲國家的評價正面,原因在於其低調行事與尊重當地文化的作風,再加上擴大聯合國整體維和行動力量的財務支援。中共的維和行動,另挹注包括技術與工程人員等大量資源與人力,在衝突區解決諸如保障飲水與食物安全等,非傳統安全威脅;在聯合國維和行動外,中共也提供訓練、裝備,以及財務援助,予資源相對匱乏的非洲聯盟主導之維和任務。

 中共持續視聯合國維和行動為有用之外交政策工具,原因包括訓練共軍熟稔非戰爭軍事行動、強化中共的外交和官方發展協助作為,並消磨發展中國家對於「中國威脅」的認知—尤其是中共的軍費預算持續上揚。中共的維和行動有助於弘揚其憲法追求的境界:強大的軍事力量與政治實力,係推廣「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至全球之必備條件;在該願景的框架下,習近平宣示將提供更多維和部隊,妄言人道貢獻與提倡世界和平,然終極目的仍是捍衛其對國家主權絕不妥協的詮釋論述。

 影響體制內改革

 當前幾乎所有的主要國際組織,內部都進行一場自由民主國家與非開明政權(中共為最鮮明代表)之間的論述戰。隨著美國淡出國際外交場合,中共正卯足全勁、不遺餘力地形塑全球治理機構內的人事、程序、政策與論述等基礎。事實上,中共已逐漸破壞一種普世認同,歷來維繫人人政治權利,且「世界人權宣言」第18-21條明白揭櫫的神聖體制。中共尋求以新的「共識」取代該既有信念,強調主權優於言論、媒體與集會自由,且「發展」較合法代表性更為重要。中共的「一帶一路」影響力,提供其體制內改革能力,未來更可自聯合國認同的「中國模式」從中獲利。

 美國政府早已公開中共染指國際組織所造成的威脅,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指出:「極權行為者早已認知多邊機構的力量,並利用其增進自身利益,並限制其公民的自由。」中共則迴避相關批評,轉而塑造一種以發展換取開放民主的架構;其已在聯合國體制內,融入並形塑相關機構與單位,取得令人刮目相看的成就,並針對在聯合國占大多數的發展中國家,鎖定精英族群,適切回應其需求、欲望與壓力所在。對於公民社會和輿論的反對意見,則以欺凌、禁聲與壓迫手段回應。

 若干學者主張,習近平所言的「負責任大國」所為,並非完全不容於美國利益與價值,美國也無法阻止其他國家與聯合國體制合作。在某些情況下,積極的中國大陸確實是美國實現國際目標時不可或缺的夥伴,例如,中國大陸處理氣候變遷威脅的作為,就非完全自利且態度誠懇;中國大陸若以外銷綠能科技而獲利,同樣能帶給美國與其他國家更佳的氣候前景。中國大陸內部已有數百萬人脫貧,且中共放言投入發展的金額,有助於其他數百萬人改善生活。

 中共已建立國家聯盟和投票陣線,據此提升其國際地位,並穩固國內共黨統治;透過同步進行的系統濫用與系統改造手段,中共的所做所為,已塑造成平反過往西方主導體制失衡與不公的大業。審視聯合國所屬7個機構,可綜整中共當前與未來的行為模式如後:

 一、持續建立包括發展中國家的聯盟,挑戰國際機構內所謂的西方宰制現況。

 二、在國際組織內,致力於提升其公民至關鍵職位與工作階層,待內部改組、工作階層充斥中國大陸公民後,將發揮重要影響力。

 三、持續提供金錢、人力與其他形式利益,換取國際背書其政治主張與外交政策倡議。

 四、打擊批評中共政策的政治活動者,同時拉抬共黨贊助的「非政府組織」。

 五、利用在國際組織內的權位,持續孤立臺灣並打擊外界對其西藏、新疆與其他區域政策的批評。

 六、運用單方面發起倡議與機構內協商之能力,企圖瓦解「公民與政治權係良善治理和永續發展的必備條件」之國際共識。

 七、隨中國大陸占全球經濟的比例不斷升高,中共將擁有更多手段,進而強化其介入國際組織事務的深度與廣度。

 建議內部改造組織

 值中共大力形塑國際組織之際,美國與其盟邦不該視若無睹,尤須留意中共戮力推動公民占據國際組織內重要職位策略,後續將有助於自內部改造組織。美國應聯合理念相同盟邦、開發中國家,以及國際組織,在不犧牲核心人權與價值下,改革並導正全球治理體制。

 基本上,美國應對中共在國際組織內影響力漸增的問題時,必須從4大方面著手:第1、參與國際組織,而非拱手讓予中共;第2、了解中共策略不斷演進的本質;第3、大膽指出中共偏離人權與正義相關原則和共識之處;第4、提出「一帶一路」的替代方案,抗衡其所謂的「自由民主的發展之路」。

 結論

 自21世紀初期開始,中共對待國際組織的態度,就從尋求國際認同其合法性,逐漸轉型為一個更自信、更積極的區域霸權。自2002年第16次共黨全國代表大會起,中共即宣揚「國際關係民主化」為優先國策;為追求該目標,中共在國際組織中一再自我定位為發展中國家,即使其現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習近平更在2015年時強調:「中國在聯合國的一票永遠屬於發展中國家。」

 然而,中共的根本訴求,係弱化現行全球治理體系內,西方主導意識形態對其政權穩定的威脅。隨中共的所作所為日趨明朗,其包藏禍心可概分為4大發展趨勢:第1、中共將持續提供金錢、人力,以及其他利益形式,交換國際上對其政治主張和外交政策倡議的背書,例如「一帶一路」;第2、中共將試圖打擊那些批評其政策的政治團體與個人,同時扶植共黨支持的「非政府組織」;第3、利用在國際組織內的權位,持續孤立臺灣並打擊對其西藏、新疆與其他區域政策的批評;最後,運用單方面發起倡議與機構內協商之能力,企圖瓦解「公民與政治權係良善治理和永續發展的必備條件」之國際共識。

 美國不可能忽略中共對開明國際秩序採取的「逐漸削弱」作法。透過提供金錢、技術支援,以及其他利益,中共獲得可供其詮釋國際政治體制的影響力,據此宣揚其極權政經模式,進而形成追隨認同的扈從陣營。惟若放任不理,後續將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奠定國際體制的價值與常規遭到「根本性改變」。中共並未向世界其他國家看齊,反試圖將後者變得更像中國大陸,世人絕不該坐視此事發生。(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