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美推進軍事現代化 粉碎中共強國夢

 美國第20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提名人米利上將(GEN Mark Milley)本月出席參院任命聽證會時表示,中共正利用各種契機增加軍事力量,並透過外交和經濟等作為建構區域霸權,更持續擴大在國際間影響力;對此,美方必須透過核武現代化、太空軍建立與研發新科技等作為,抵銷修正主義強權的軍事威脅。

 米利上將強調,目前美國和「中」、俄兩國關係正處於「大國競爭」,但對美軍而言,中共多年來透過間諜行為等方式竊取尖端技術,成功躋身軍事強國行列,已成為美國最在意的潛在之敵。雖然美「中」雙方現在並未處於敵對狀態,但中共是未來美國必然面臨的主要安全挑戰。因此,米利上將認為,美方一方面要和中共進行實質交流,避免在競爭領域因誤解或誤判,意外引爆軍事衝突;另一方面,隨著中共在航、太、核等多領域迅速提升實力,美方也需要做好準備,如此方能繼續保持和平,避免戰爭。

 另一個令美方感到憂心的,是中共連年大幅增加國防預算。中共為了實現「從強軍到強國」之夢,每年都以2位數字百分比增加軍事支出,國防預算已達1兆1290億人民幣之譜,僅次於美國,且此一數額還不包括隱藏性軍事支出。值得注意的是,即使近年中共經濟成長趨緩,亦未減緩大舉擴軍。聽證會上軍委會主席殷霍夫(James Inhofe)更引用《經濟學人》數字指出,自2009年到2018年,中共國防支出淨值增加83%,美國約略同一時期的2010年到2015年間,國防預算反而減少25%。

 近年來,以白宮為首的行政團隊,以及負責監督的參眾兩院,在移民、經濟和外交重大政策上仍有許多分歧,連帶影響聯邦預算審議與通過,造成部分政府機構停擺。在此情況下,政府雖可通過持續決議案(continuing resolution, CR),對國防部現役「人員維持費」預算進行短期授權,但「軍事投資」、「研究發展」等預算卻會遭到擱置,直接影響軍方下一代武器載台研發進度。

 相較於共軍在武器效能與數量上的實質提升,美方對於軍改後的共軍,在「組織架構」及「指揮機制」的聯合作戰能力更為關切。米利上將表示,自1991年起,中共觀察美軍參與的波灣、美阿及美伊戰爭,體會到資訊化武器裝備的大量運用,以及整合多軍種戰力效能的優點,也發現唯有聯合作戰,方能發揮整體力量主宰戰場。因此,中共現今的軍改,係以「聯合作戰」作為組織改造的最高指導原則,藉以擺脫過去尾大不掉的傳統作戰模式,期能轉變成高機動、重火力的聯合作戰部隊。當中共聯合作戰指揮體制日益成熟、健全,就更能增進軍隊決策、指揮及反應速度,有效發揮整體戰力。此種從組織內部的文化變革及用兵思想改變,跳脫傳統以地面部隊為主的「內陸陸軍」思想,對共軍整體戰力發揮將極有助益。

 如今的美國,對外面對中共區域霸權崛起與伊朗局勢,對內則處於聯邦政府與國會部門互有歧見,影響國防預算編列,以及包括國防部長本身在內18任一級主管由代理人暫行職權的不穩定環境。米利上將認為,面對迎頭趕上的中共軍力,美國防部必須在核武嚇阻、太空領域、人工智慧和高超音速等領域,持續推進軍事現代化,同時注重同盟與夥伴關係,才能確保共同安全。

 所謂「核武嚇阻」,就是以陸上洲際彈道飛彈、潛射彈道飛彈和戰略轟炸機3種核武發射方式,構成陸、海、空「戰略核三角」(Nuclear Triad)。美軍將此嚇阻能力列為現代化第一要項原因,在於其能確保美國遭受敵對國家核子武器第一擊後,仍具備使用核子武器反擊敵對國家能力。藉由戰略上嚇阻理論,使美、俄、「中」在「大國競爭」中取得平衡點。

 其次,美國在今年2月時,已由白宮簽署行政命令,要求國防部在明年正式建立第6軍種─太空軍。此項作法能確保美國主導太空領域,並優先邁出戰略第一步。太空是科技與經濟發展的戰略制高點,組建太空軍是一項全局性謀畫,效應巨大、影響深遠。近期目標是能進行局部太空作戰,確保美國太空資產安全;中、長期目標則是建立太空軍事體系,改變現有戰爭形態,確保美國本土「絕對安全」。

 質言之,美國之所以分析可用國防資源及科技水平,擬訂抗衡「中共崛起」方針,目的在確保優勢地位及國家安全,值得借鏡。我國在外交上,應持續與認同自由與民主普世價值的夥伴合作,在既有戰力基礎上,將「創新」與「不對稱」思維緊密融入國防與建軍備戰,才能藉重層嚇阻戰略,達成防衛固守目標。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