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雨夜哭聲響

◎莊雲惠

 鋒面來襲,雨勢猶如箭矢從天上不明就裡地強力掃射,我下了公車,踩在微微積水的路面,避不掉的雨滴直接越過小小傘面噴濺至身上,當下除了接受,也莫可奈何!看了手錶,距離隔天零時不到一個小時,夜籠罩於看不到盡頭的闃黑裡,除了路燈昏暗的微光帶來一絲溫暖外,彷彿沒有半點人氣!大地歸於沉寂,就要睡著了;許多人家門戶緊閉,熄滅燈火為這一天畫下句號;草葉也收斂起張揚的力道,沉潛地接受雨水的洗禮……周遭顯得沉寂靜謐,靜謐得宛如瀚海般遼闊,而我是少數浮出水面那隻不寐的游魚!

 走過必經的公園,忽然聽到一陣淒厲的哭聲,劃破深不可測的寂靜,那哭聲近乎哀嚎,彷彿是一種控訴,接下來又是低泣,有如激越浪濤衝到高點後又逐漸落底;悲傷的高音與沉鬱的低音交相更迭,類同的節奏不斷循環,讓我驚異之際,忍不住停下腳步,尋找聲音的來處,想要挖掘隱藏在滂沱夜雨中的真相。

 我探了探頭,發現有個年輕女孩穿著簡便的黃色雨衣坐在杜鵑叢旁的石椅上抱頭痛哭,忽高忽低的抽泣聲猶如有了嘩啦啦的雨聲壯膽似的,更加放肆地嘶吼,完全沒有收斂的跡象,好像一股腦兒要掙脫被巨石重壓的囚鳥,就算不能脫困飛翔,也不肯坐以待斃。

 我悄立幾公尺之距的石磚道上,站在一個不易被發現的位置。這時的她除了看得見自己龐大的悲傷外,恐怕什麼也看不見吧!我想,在這座繁華看似落盡的城市,這個被凝滯籠罩、大雨侵襲的暗夜,竟然還有比凝滯更沉重、比豪雨更威猛的憂傷,讓女孩根本無視無畏地選擇在空曠處恣情嚎哭,宣洩內心深處孤苦悲淒的情緒!

 心想,自己的靜觀是否過於冷漠?一個女孩深夜在外會不會有危險?瞬間思索:要不要上前詢問,她是否需要幫忙、打電話報警,或就近去敲里長家門請求協助?種種念頭在腦海反覆翻轉,思前想後,裹足不前。我又想:如果是自己陷落這般苦境,沉溺於載浮載沉的惆悵、不可忍受的寂寞、無法挽回的失落或難以遏抑的哀傷……會希望有人及時伸出援手,還是假裝漠視,任由自己痛哭一場?我揣度著什麼才是最適合的良方,在這被哭聲牽絆的片刻。

 有人說:「能夠靠眼淚發洩出來的情緒,都還是好的;無法以淚水抒發的,才是更艱難的心結。」或許,真有一種情緒需要藉由哭泣來表達。反思及此,我最終選擇離開,不去打擾,就讓她盡情發洩吧!我相信當一個人停止哭泣時,不管問題是否被解決,內心必會變得更堅強勇敢!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