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墨緣集】永保一顆好奇心

◎王漢國

 臺靜農先生生前常以「人生實難,大道多歧」題句贈人;簡單的八個字,道出了個人與時代的辨證關係,人生處遇的順逆得失。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只是大時代裡的一顆小齒輪,要不要轉?何時轉?如何轉?轉往何處去?往往都身不由己,何況生逢其時!

 當一個科學家不斷感到人生困惑和迷惘時,他要如何去覓得好的解方呢?作為一個科學家,他的使命究竟是為人類解惑,或是為逃避紛擾不已的世界呢?

 對於這樣的大哉問,文學家又是如何看待它?今天且讓筆者來做一些簡要的回應。  

 當年,愛因斯坦在講解完「相對論」之後說道:「相對論的內容,凡是大學程度略好的人全能理解,但是在探討的過程中,絕望之後的覺悟,茫然之後的甦醒,以及黑暗中的往復摸索與新的洞天的終於出現,不是過來人,是不知箇中甘苦的。」此話,充分反映出愛因斯坦在探究宇宙萬象的問題上,也曾因「大道多歧」而感到茫然與絕望,惟異於常人者,他既未中止更沒有放棄。

 有趣的是,愛因斯坦認為,「研究科學的動機是為了逃避這個紛擾的世界」。

 二十世紀初,另一位偉大的數學家龐加萊(Poincare)反而說得淺白些,他說:「科學是事實堆起來的,但只是一堆事實不成科學。」可見,科學家的使命就是在找出事實之間的因果關係,並進一步證明其中的確然關係。這正涉及了如何選擇至當的方法和工具,來為「人生解惑」和「大道除魅」!

 至於文學家的態度又是如何?宋名詩人陸游〈遊山西村〉詩:「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首詩表現了詩人在逆境中仍然蘊涵著無窮的希望。與科學家相較,在思維法則與人生態度上可謂形異實同。亦即不論人生前路多麼坎坷困難,多麼教人感到絕望,只要能堅定信念,勇於開拓,就能「絕處逢生」,迎來一個充滿光明與希望的新天地。

 從表面上看,科學與文學屬於迥然不同的領域,使用不同的語言,開出不同的花果。然而,兩者在面對「人生實難,大道多歧」的課題上,卻有著極為近似的旨趣。這正說明了人類雖然處於一個分歧、混亂、莫衷一是的環境,可是在尋求除魅去惑的過程中,卻有著相通的心志和意願。不同的,也許只是求生方法和選擇工具而已。

 明乎此,我們如何時時刻刻保持一顆「好奇心」,去發掘未知、揭開蒙昧、直探真相,才是解決人生難題和大道歧途的良方吧!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