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蘭嶼遊記

◎汪忠豪

 近日翻拾舊物,瞥見一張飛魚乾與海灘的明信片,它是去年初夏造訪蘭嶼時寄回家的明信片,如今又是蟬鳴時節,我彷彿又聽見蘭嶼的海浪聲。

 去年初夏,風塵僕僕從臺北出發,乘船抵達蘭嶼的開元港。一下船,藍色晴空襯托滿山翠意,深深吸一口氣,海水獨特的鹹味夾雜著初夏略帶潮濕的氣味,盼望多年,終於踏上蘭嶼的土地。

 蘭嶼的紅頭村是我們的落腳處,民宿臨海,海天一線的湛藍海景緊鄰窗邊,彷如推窗就能觸摸到藍天白雲。面對絕美景致,我迫不及待地騎機車探索蘭嶼的奧祕。

 傍晚時分,我們挑選了鄰村小坡上的餐廳,享用獨特的飛魚風味餐。路旁的民宅外,隨處可見曝曬的飛魚乾,被垂掛的飛魚歛著翅,只能想像牠馳騁浪花的驕傲神情;眼前有股鹹腥氣味撲鼻而來,那是大海的氣息,也是蘭嶼夏日的鮮明標記。

 隔日,前往漁人部落參訪傳統的地下屋,由當地的原住民青年導覽,地下屋是他祖父的居所,達悟語在祖孫間流利地交談,年逾八旬的老人家選擇傳統的生活,以自己的方式與土地共存。

 騎車經山路來到銀野冷泉,冷泉藏身在礁岸的隙縫裡,不遠處便是海岸,沁涼的冷泉讓人忘卻炎夏的燠熱。半身浸泡在冷泉裡,抬頭仰望就是蘭嶼澄淨的藍天,讓人心曠神怡。

 每到蟬聲初唱,我總會想起那些在蘭嶼的日子。蘭嶼的初夏回憶帶點淺淺的水藍,在我心中靜靜地發亮。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