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公私協力查核 全面防堵假訊息

 2019年「全球媒體自由會議」日前於英國倫敦舉行,共有逾1500名來自上百個國家的記者與公民團體與會,討論主軸包含全球各地的媒體自由度與戰地記者議題等,但防範「假訊息」影響各國選舉結果與社會穩定的相關論題,更是會議重點,顯見此一議題對當前人類社會影響之深。

 英國外相韓特表示,其實「假新聞不是新聞」,傳播假訊息的情況早就出現,但隨著近年假訊息愈來愈多,部分國家開始採用法律進行規範。烏克蘭代表更進一步強調,俄羅斯官媒《今日俄國》與《衛星網》對烏克蘭實施的假訊息滲透,包括創造虛假的社群帳號散播謠言等,是影響克里米亞公投結果的主因。民主國家應發揮自由媒體的問責和監督能力,抵抗強權透過假訊息散布,影響各國秩序。

 事實上,社群媒體也帶給社會許多正面效益,無論從阿拉伯之春或我國近年學運、社運的例子都可以看出,傳統媒體不再是唯一的消息來源和發聲管道,在社群媒體中,每個人都可以是資訊的生產者和傳播者,使傳播訊息的管道更加多元。此外,社群媒體更有助於讓社會中的弱勢族群彼此串聯,對深化民主社會確實有正面影響。

 但社群媒體帶來的同溫層效應,卻讓假訊息的傳播更有威力。同溫層在固著原本立場的同時,也讓意見相左者互相攻訐的現象層出不窮;以偏激的語言進行互動,對重要的社會議題更難形成社會共識,網路上的民意也更偏激。在社群媒體時代,人們與事實間的距離更遠了。而傳統媒體追求即時、速度至上,編輯台查核事實的時間也受到壓縮,難以負起原有的把關責任,於是乎假訊息在社群媒體同溫層發酵與傳統媒體無法查證的基礎下,快速地在傳統媒體與網路媒體間以滾雪球的速度匯集「主流民意」,然而這樣的主流民意,是建築在假訊息的催化與守門機制的失靈上。

 防止假訊息與言論自由間的拉扯,是民主國家無可迴避的課題。假訊息是近年迅速席捲全球的重要議題,如何管理與疏導,各國都在摸索,目前「沒有完美解答」。但是,從政府到民間都必須不斷回應、修正,才有機會找到解答。綜觀世界各國對應假訊息的舉措,可從境外介入防堵、媒體數位問責與強化民眾媒體識讀等,從國家機構到個人等不同層面,多管齊下建構全方位防治網。參照各國作法,目前有以下幾個方面值得我國借鏡。

 在對抗境外勢力的干預方面,宜建立跨機構應變小組。加拿大由資訊安全、警政、情報等3個安全單位組成聯盟,將查核結果透過法院快速公開;並深化國際合作,與鄰近國家建立情報互通、威脅分析、快速回應的網絡,相當可取。

 其次,應加強國內機關組織的對應能力。情報單位對境外威脅的模式、趨勢進行分析,並發布報告,同時與國際情資進行比對,將有助於政府更精準的定位、指認、回應威脅。德國更為此成立由警政系統協調跨部會的「境外勢力干預調查小組」與「選舉安全與情報威脅工作小組 」,加強政府跨部門合作,因應假訊息威脅。

 再者,政府也需督促社群媒體與平台以為對應。以在全球已擁有超過15億用戶的WhatsApp為例,其每天高達650億則訊息的傳輸量,去年即因為對假訊息散布毫無作為,在印度造成數十人死亡。最受注目的案例,是有人亂傳綁架兒童的假訊息,導致無辜的「嫌疑人」被群眾公審造成憾事。我國常用的臉書與LINE等網路平台,也應負起更大的責任,目前LINE「謠言查證」的官方帳號業已成立,用戶可在官方帳號提報可疑訊息,讓連結在聊天機器人後台的各大查核機構有所作為,過程則保持全面透明公開、隨時更新。

 最後則是提升公民媒體識讀能力。媒體素養教育著重於媒體內容解讀、產製過程、媒體創作,由於現今是自媒體時代,人人都是傳播者,更應教導兒少傳播規範與傳播倫理,包括智慧財產權、產製內容對社會的影響力等。以假訊息為例,以往我們教導兒少分辨的方法,避免成為散布者,現在則應防堵青少年成為假訊息的創作者。

 過去網路社群媒體業者一直以「平台」自居,主張使用者的作為只要沒有違反社群守則,政府無權介入。但近幾年來包含美、英、法、德等深受假訊息操弄之害的國家,共同要求掌握極大權力的業者負責的聲浪愈來愈高,認為像臉書(Facebook)這樣的公司,不能在網路世界表現得像自外於法律規範的特殊媒體,希望媒體應該要領先於法律;且應配合政府事實查核與識讀教育方針,共同建構社會穩定,保障民主機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