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自作多情

◎余玫儀

  怎麼兩個人的故事,最後成了一個人的自怨自艾?你走了,什麼也沒了。那些執著、堅持的,一下全沒了意義,這一切就像我一個人在自導自演。

 忍得住眼淚,卻忍不住回憶侵襲的思念。我繳械投降,承認自己還愛著你,還幻想著你的出現,然後緊緊地擁抱,說你錯了!直到那天在街角的那頭,無意間看到你和其他女子的溫柔纏綿,用吻我的那雙唇,去吻了別的女人。

 此後,就讓眷戀成為過去,不再奢求或放不下舊情,你已成為他人的,我早就該醒來。或許你根本沒愛過我,究竟是誰糾纏著誰,原來一直是我在自作多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