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新科技加持 美城鎮戰制敵機先(上)

◎賴名倫(譯)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2017年底,公布一篇檢視當代城鎮地區作戰案例之研究報告,除研析後冷戰時期案例,並檢視新科技應用趨勢;也提出改革建議。青年日報特節譯如下,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此篇報告主軸,著眼於在環境複雜化,與高科技普及化的現代城鎮場域中,確保美軍的作戰優勢。由當代主要城鎮戰案例來看,建築形態與居民多元化,增加了作戰不確定性與部隊安全風險。諸多新科技,如近年來戰車主動防禦裝甲,以及新形態火力系統技術進展;另在烏東衝突中,廣泛使用的無人偵察機(UAV)也改變傳統部隊結構與交戰模式。而美軍過往的科技優勢,很可能被對手迎頭趕上,因此,更需借助非正規單位(如在地協力者),並活用空地UAV(無人武裝載具)以確保優勢。

 後冷戰時期戰場想定

 儘管後冷戰時期大規模戰爭可能性已大幅降低,但美軍仍長期籌畫因應北韓正規軍在丘陵地與農村水田地帶所展開的攻擊。複雜地理環境、對手龐大數量與火砲規模,勢將延長戰爭進程,並導致地面戰過程中的大量傷亡。此外,自反恐戰爭以降,長期緊繃的中東局勢,也使美軍認為部隊必須在中東鄉鎮內,與「伊斯蘭國」(IS)武裝分子作戰。IS雖然缺乏正規防空武力、裝甲車輛與重型砲兵,卻擁有靈活的指揮體系,輔以熟稔地形優勢與宗教民情特性,使美軍必須仰賴步兵部隊在民兵協力下,執行綏靖任務。

 此外,俄軍近年部署,對波羅的海3國造成威脅,美軍也持續推演在西歐都會區內,協同北約聯軍作戰的假想情境。而烏東衝突則證明,戰車主動反應裝甲(ERA)與長射程火砲性能改良,已逐漸抵銷步兵的傳統優勢。這些發展不僅迫使美軍與北約進行步兵部隊裝備和組織調整,更顯示出高科技的應用正逐漸改變現代戰爭本質—步兵與戰甲車的客觀局限已漸被科技克服。

 大範圍城鎮戰為主決勝戰場

 蘭德報告指出,隨著全球城市化、居民集中城市化的趨勢不斷擴大,都市規模與人口數量由於基礎設施與交通建設發展而快速擴大。但隨之而來的治理難題,恐將導致許多犯罪組織、恐怖主義成員,或反政府人士潛伏其中,尋找弱點並進一步製造衝突與損害。JP3-06美軍「聯合城鎮作戰教令準則」(JP 3-06, Joint Urban Operations)便指出,城鎮將可能削弱美軍的先進技術優勢、延長作戰時程,並可能導致大量平民傷亡。

 此外,城鎮環境也可能造成更多技術限制,包括敵我、軍民與空地識別、單位通信與移動、友軍協同作戰,乃至於保護基礎、公共設施與戰後重建等因素,在在皆使城鎮戰成為可能削弱美軍優勢的戰場環境。正如上述假想情境顯示,潛在對手正尋求以不對稱策略,試圖在城鎮戰中,擴大對美軍的威脅與傷害。

 因此,蘭德報告詳細分析多場城鎮戰案例—摩加迪休戰役、2次格羅茲尼戰役,以及第2次美伊戰爭期間的巴格達、法魯賈、薩德爾等3場戰役,指出這些戰役的戰鬥教訓。並建言美軍必須強化情報工作與戰訓準備,以克服挑戰。以下分述相關戰例:

 摩加迪休戰役突擊兵折翼

 正如讀者熟知的戰爭電影「黑鷹計畫」所揭示,這場發生於1993年政局混亂的索馬利亞首都之武裝衝突,肇因於美軍僅投入輕裝步兵車隊,在有限空中支援下,執行對叛軍組織首腦的斬首(逮捕)任務,過程中受阻於複雜街道地形,同時誤判當地民兵的規模與行動模式,結果導致主力的突擊兵部隊蒙受慘重傷亡,最終並以倉促撤軍,而成為美軍戰史上少見的失敗案例。

 事實上,美軍指揮官早已要求增派裝備重型戰甲車的機械化部隊,以確保部隊可得到有效裝甲防護,進而克服街道與路障限制,而獲得完整行動自由。然而,由於當時未能妥善處理索國當地派系對西方軍隊進駐的反感與敵意,也缺乏對民兵組織與指揮能力的了解,復以未正視此前叛軍伏擊巴基斯坦維和部隊的警訊,而輕率否決。結果導致輕裝悍馬車隊及兵員遭遇重重伏擊,而傷亡慘重,直到巴基斯坦戰甲車部隊加入援救行動,才得以脫險。顯示在城鎮戰環境中,即使特種部隊訓練精良,但步兵單位亦需重型裝甲車輛支援,才能有效遂行任務。

 車臣戰役改造俄軍戰訓

 第2個戰例,則在1994年與1999年的2次車臣首府格羅茲尼戰役中,俄軍在相同城鎮環境下,充分檢討並運用第1次戰役的慘痛教訓,投入整編整訓後的精銳特戰部隊與大量重型火砲,才能在激烈的城鎮戰中逐退叛軍。

 以第1次格城戰役為例,倉促投入作戰的俄軍,因冷戰末期動盪,而充斥缺乏訓練和良好指揮協調體系的新兵,尤其缺乏對格城民情的戰場情報整備,復以未曾就衝突根源的宗教矛盾,對參戰官兵提供心理資訊,但車臣叛軍則多曾在舊蘇聯軍服役,且經驗豐富,並藉熟悉地利之便,從高樓與下水道包圍伏擊狹窄巷道內的俄軍縱隊。此外,叛軍也利用俄軍戰甲車主砲俯仰限制的射擊死角,從側面與上方,以便攜反戰車武器攻擊,造成機械化步兵單位幾遭全殲。初戰失利的俄軍,則採取無差別砲擊和地毯式轟炸,夷平叛軍據點,卻也導致大量平民傷亡。最後,勉強憑藉增援的特種部隊數量優勢,迫使叛軍退至近郊,並達成停火,方使第1次格城戰役暫告落幕。

 整訓俄軍洗雪戰敗前恥

 相隔數年後,爆發的第2次格城戰役,則顯現出俄軍充分吸取教訓,並改革部隊裝備與結構。首先,俄軍增加訓練並改進友軍和空地識別、協調指揮機制,同時也整合裝甲車及砲兵觀測單位,做為偵查主力;其次,運用大規模重型火砲、長程砲兵火箭,甚至地對地飛彈,並投入油氣彈頭,對建築物與抵抗據點進行有效壓制;最後,則是以特戰部隊搭配攜行武器,組成類似一次大戰德軍「暴風突擊群」之單位,在精確火砲壓制後,迅速尾隨撤退叛軍攻占據點。此外,也透過間諜和在地協力者蒐集情報,運用埋伏或詭雷有效削弱叛軍。整體而言,由第2次格城戰役後叛軍一蹶不振的結果顯示,城鎮環境雖然複雜,但若能有效整合步兵、重型戰甲車與空地壓制火力,以完善協同機制的聯兵作戰,仍可克敵制勝。(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