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釋懷

◎賴姿吟

 那雙眼眸滿是深沉的痛惜和憂傷,沉默的夜涼如深潭,曾幾何時,你我之間只剩愧疚二字。我捂住胸口,針扎割裂般的疼痛像刀刺入肌膚,那股疼勁逐漸喚回自己的清醒,用力閉上雙眼再睜開,無端忐忑,那靜默教人害怕。

 心頭一鬆,不爭氣地落下淚水,倔強地不願轉頭,悲哀和絕望席捲而來,絞著難以言喻的痛楚,美好的過往一夕之間都成空。而你我只不過是其中兩塊尚未燒完的灰燼,在煎熬中度過了一次又一次的鍛鍊,被橫逆榨乾的軀殼,如今只剩下疲憊。

 當黑夜散盡的時候,我們會隨風飄向各自的天涯,微風劃過我的身旁,新的起點就在眼前,生命的花期將再次輪迴綻放。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