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新科技加持 美城鎮戰制敵機先(中)

◎賴名倫(譯)

(接上文)

 巴格達戰役創造新戰術

 在2003年第2次波灣戰爭中,美軍第3機步師裝甲特遣隊曾2度執行強襲偵察任務,並使主戰車藉任務編組,彈性思維創造出新戰術。

 美軍原定計畫待陸戰隊第1師包圍市區後,才投入裝步聯合特遣隊。但特遣隊指揮官卻審視戰局變化,並命令裝甲部隊提前突入機場周邊偵察防務。這次名為「奔雷行動」的大膽攻擊,不僅令主戰車強大威力震撼巴格達守軍,更在奇襲中壓倒性地摧毀若干正面交鋒的伊軍戰車。因此當2天後,裝甲部隊再次執行任務時,守軍已喪失戰意並迅速撤離。裝甲部隊兼具機動力、防護力與火力3要素下的高度適應力,在此次戰役中,證明具有不可磨滅的價值。

 法魯賈戰役成新典範

 發生在2004年的2次法魯賈戰役,則是美軍吸取教訓,並妥善運用媒體效應後,大獲全勝的另一城鎮戰重要典範。第1次戰役中,係因眾多由巴格達及各地武裝分子陸續前來,使該城成為重要抵抗基地。武裝分子於3月底攻擊黑水公司雇員,並將遺體示眾,導致美軍4月初發動「警惕決心行動」進行反擊。雖然美軍掌握優勢,但因武裝分子盤據宗教建築抵抗,迫使美軍空襲造成大量平民傷亡,結果在宗教領袖抗議下,被迫單方面宣布停火,並中止行動。

 第2次法魯賈戰役中,美軍則記取教訓,善用媒體效應,一方面給予緩衝期限,允許平民撤離;另一方面,也爭取宗教領袖認可美軍的綏靖作戰目標。同時也動用主戰車、無人機與精確導引武器,減少誤擊平民與宗教建築。儘管美軍仍有數百人傷亡,但空地協同卻發揮奇效,有效減少傷亡與破壞。因此,法魯賈戰役也被視為善用非武裝工具的新典範。

 薩德爾戰役成功綏靖

 薩德爾城實際上是巴格達市郊行政區,其什葉派武裝民兵在巴格達戰役期間,曾與美軍交火,並在蓋達組織支援下,持續與安全部隊交戰,並造成眾多軍民傷亡。

 2008年4月初,美軍決定發起綏靖作戰,以尋求消滅該城武裝勢力。美軍裝甲工兵在伊軍支援下,在城區南北分界處建造混凝土結構的「金牆」,劃分平民緩衝區,並以此壓縮武裝分子活動空間;同時派遣無人機進行即時監偵,而主戰車則作為直接火力支援。在歷時1個多月的綏靖作戰後,成功迫使武裝分子協議停火,並退出城外,足以顯示工兵裝備與主戰車的重要性。

 媒體宣傳降低城鎮戰不確定性

 由上述案例中,報告歸納出若干共通模式,首先城鎮的複雜性為防守方提供優勢;其次,部隊的移動受限於巷道與建築性,難度並不亞於山區地形;最後,城鎮戰對居民與正規軍均造成龐大代價,必須更加倚重情報工作。

 但上述限制也可能被新世代科技克服,首先部隊包圍城市後,未必立即展開攻勢。在人道主義與合法性上,善用媒體效應,在疏散平民的同時,也有效限縮戰鬥區域,並減少敵我與軍民識別的不確定性。舉例而言,第1次格城與法魯賈戰役中,叛軍利用報導傷患影像,獲得輿論與民意同情。但第2次戰役前,俄軍與美軍即廣泛宣傳,爭取宗教領袖支持,並籲請民眾撤離,成功削減叛軍形象,這也與摩加迪休戰役中,民兵高度敵意形成鮮明對照。

 重裝火力支援車必要性

 上述戰例也顯示「機動裝甲火力支援載具」(MPF)的高度必要性。蓋MPF實際上兼有威力偵蒐、火力支援與提供掩蔽防護等多重功能。在法魯賈戰役中,美軍將M1A2主力戰車與機械化步兵搭配編組,由後方僚車就前車火線死角,或未綏靖據點進行壓制與交替躍進掩護。同時,戰甲車亦可直接摧毀或壓垮阻礙部隊視角、設伏與即製爆裂物(IED)建築,並使用直接火力瓦解頑抗據點。尤值一提的是,擁有強大火力與裝甲車輛隨行,亦可為友軍步兵提供心理安定感,也同樣造成對敵軍的心理威嚇。

 此外,戰例顯示,重型戰甲車仍能於城鎮戰環境中發揮威力,藉由彈性的任務編組,以及靈活指管體系,結合無人機即時情資,足以使重型戰甲車對敵情做出及時反應,不僅有助於減少空軍轟炸和砲火支援需求的後勤負擔,也再次與摩加迪休之役基於「避免美軍長期駐留」,而否決增派重裝單位的戰役結果,形成強烈對比。

 雖然裝甲火力支援車已證明在城鎮戰中的絕對價值,但也必須整合在完整的聯兵戰鬥組織架構下,方能發揚效果。同時也必須考慮到對手科技程度的發展與進化。事實上,上述的新科技與MPF的高度運用,已在近期烏東戰事中得到進一步驗證。報告也做出相當詳盡的探討,並指出美國陸軍必須積極調整其戰鬥思維,組織架構和武器裝備,以妥善應對。

 烏東戰揭示科技趨勢改變形態

 前述戰例中,敵我雙方受限於客觀條件,顯現出裝備與科技水平的不對稱性。然而,烏東戰爭卻是一場雙方技術與裝備條件相近下,展開的新世代高科技戰爭,因此,其經驗教訓尤其深受西方觀察家矚目。

 烏東戰爭揭示的第1個趨勢,是無人機(UAV)的普及化。近10年以來,在反恐戰爭及其他中東衝突,UAV可說無所不在,並在即時情資與密接支援任務中展現價值。然而在烏東,儘管俄軍現階段仍未裝備武裝UAV,但已有多種中小型UAV做為部隊偵察耳目,並能有效引導間接遠程精確砲擊,進而擊退或重創烏軍。

 重型砲兵與戰甲車主導勝負

 第2個趨勢,則是砲兵任務形態的差異化。相較於美國與北約盟國將其野戰砲兵任務,從冷戰時期的大範圍壓制,轉變為當前的精確打擊,並發展出如M982聖劍導引砲彈等,以精準打擊為主的砲兵任務形態。俄軍則持續發展大型火箭砲,並搭配熱壓砲彈與地雷散布系統。有案例指出,俄軍砲火在數分鐘內迅速壓制,並摧毀整個烏克蘭機械化步兵營,甚至進一步將反戰車飛彈應用於反砲兵任務中,展現出極高的功能與作戰彈性。

 最後1個趨勢,則是戰甲車重奪戰場主導權。俄軍戰車得力於主動防禦系統(APS),以及反應裝甲(ERA)的新科技配備,已能有效對抗反戰車飛彈,如ATGM與RPG26等近距離武器,而儘管拖式二型或標槍飛彈的縱列彈頭仍可擊穿俄軍戰車,但美國卻遲遲並未出售。相較之下,烏軍的舊型BMP裝甲車,則因無法抵禦長程砲火與戰車主砲直接射擊,而難以在高強度戰場上生存,導致烏軍步兵與戰甲車遭到分割,也使俄軍步兵在城鎮戰中,取得決定性優勢。(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