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新科技加持 美城鎮戰制敵機先(下)

◎賴名倫(譯)

(接上文)

 充足作戰規劃與戰訓改革

 檢視上述各城鎮戰案例,當前的議題已從「城鎮戰中將遭遇何種難題」進展至「如何有效遂行城鎮戰」。報告指出,必須在戰前階段,針對城鎮特性與居民概況,提出更詳盡的評估、分析與綜合作戰規劃。除應用高科技裝備外,戰例也指出MPF已是遂行城鎮戰的必備武器。但在此同時,美軍仍應更進一步思考調整與改革其全般戰訓任務(DOTMLPF),方能在未來的城鎮戰中制敵機先。

 長期以來,美軍的作戰教條多強調進攻行動,對於在城鎮中執行防禦作戰,並未受到較多關注。然而正如前文所述,城鎮戰的攻防行動,極有可能成為美軍與未來潛在對手的主要交戰場域。蘭德報告提及的諸多戰例教訓,僅見於美軍作戰教範手冊說明而非準則。儘管美軍高層已著手修正城鎮戰教範,但美軍仍須調整適當的組織結構,以便在特定的城鎮區域中,妥善因應對手,避免遭致大規模傷亡與挫敗。而蘭德報告的建議,也可歸納為以下分別討論的重要改革議題。

 人口高密度城市構成挑戰

 隨著城市規模與人口數量不斷增加,軍隊規模卻逐年縮減。因此,未來城鎮戰中,將無法只依靠步兵部隊遂行戰鬥任務。因此,城鎮戰將需要投入適當編組的機械化部隊,以提供步兵完整的防護和支援火力。然而,複雜的城鎮環境對部隊移動、情資通訊、空地協調與協同作戰,仍是不易克服的難題。

 廣大的城鎮地帶,將需要眾多小型單位採取協同作戰,以便靈活地對抗對手。諷刺的是,這種任務意味著,部隊必須同時兼具快速集中與分散能力,並投射在例如壅塞的街道、以及密集的高層建築與地下區域等環境中,這也使得如何靈活彈性的運用裝備構成挑戰。

 另一項難題,則是對士兵體能與士氣的挑戰。即使在格城戰役中,俄軍也發現部隊必須藉由輪調換防,以便維繫戰鬥力。許多防禦任務有賴於最小規模的聯合兵種編組,這些小組如何安全執行任務,也有待資訊的即時傳遞。最後,報告也提及,在未來城鎮戰中的電磁脈衝武器攻防,以及非致命性武器的應用,都將是值得關注的新課題。

 非正規單位提供友軍重要協力

 報告也進一步強調「人際情報」(HUMINT)對熟悉城鎮環境要素的重要性。鑑於都市規模巨大化帶來的諸多資訊需求,這些欲進一步熟悉城鎮與環境資訊的努力,應當成為軍隊內部、政府部門,以及跨國領域內持續交流的重要領域;尤其需要為投放至戰區的地面部隊,提供戰場情報整備,以提高態勢知覺能力和任務執行能力。

 因此,人際情報的來源,例如非正規民兵、當地友軍,或是警察與消防部門對在地民情、治安、交通與基礎建設的熟悉程度,都將有助於情報工作與作戰任務提供許多重要資訊與重要協力。舉例來說,在前述戰役中,親俄與親美民兵提供許多當地知識情報,甚至隨同行動,不僅提升部隊行動合法性,也有助降低民眾的不信任感。

 此外,另一個重要案例,是在法魯賈戰役期間,伊拉克政府曾派遣陸軍輕裝步兵營,並被納入美軍行動計畫中,美軍視該單位為重要資產,並配置於第2梯隊中,負責掃蕩與綏靖任務,他們對當地環境與宗教團體概況的熟悉,有助於美軍減少掃蕩所耗費的時間與人力成本。因而被視為成功的非正規軍協力案例。

 城鎮戰火力規模 美俄大不同

 戰例也指出,科技已改變步兵在城鎮戰中的傳統優勢。儘管ATGM縱列彈頭等新世代武器,仍可傷害重型戰甲車,但俄軍在主戰車上裝設的主動防禦系統(APS),以及反應裝甲(ERA)也能有效降低傷害。另一方面,這些武器依然能對偵察與武裝行動構成威脅,因此導入「機動裝甲火力支援載具」,已成為共通趨勢。此外,也須配置反砲兵雷達與防空武器,以對抗遠程砲火與武裝UAV,同時強化部隊的隱蔽與防護能力。

 舉例而言,由於現階段美軍缺乏類似俄軍可規避反砲兵雷達偵測的重型對地火箭之集束彈藥、散布地雷與熱壓彈頭,也尚未導入類似可摧毀建築物的直射火力(如重型自走迫砲車)。因此,若排除空中支援,則美軍現階段在城鎮戰中的火力規模,相較潛在對手有明顯的差距。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俄軍也將這類武器擴大使用在步兵武裝上,因此,也是必須正視的威脅。

 UAV載具將廣泛運用城鎮戰

 UAV的價值已在近年來的戰爭中獲得驗證,報告也指出,未來具備武裝的UAV空地載具,將可望在高風險任務中擔任更重要的角色。例如偵察高風險的建築物內部與地下區域,並用於拆除詭雷、即製爆裂物(IED)、障礙物、未爆彈與排雷的軍械處理。並可運用於戰區的後勤支援包括物資輸送、空中或地面醫療後送任務等。此外,也可從事日常的低威脅地區機動巡邏,以及作為可移動的無人武裝平台。

 事實上,烏東衝突類似冷戰期間美軍設想的西歐戰場環境,但隨著科技進步,未來戰場環境將更加複雜:交戰雙方皆可能擁有武裝無人機、遠程重型火砲、防空系統,與戰車防護系統的多重整合體系。因此,將UAV投入非次要任務中,將可減輕部隊的任務負擔,並轉用於核心作戰區域與任務上。儘管在可見的未來,尚無法完全取代有人部隊,但UAV足以承擔廣泛的輔助功能,減輕部隊所面臨的生命風險與任務成本。

 結語

 報告的結論指出,美軍在冷戰期間,對於可確定的潛在對手,進行長期深入的戰術訓練,但未來的衝突情境中,地面作戰的對手,將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與複雜性。因此,報告建議美軍應當針對特定類型對手,進行兼具深度與廣度的訓練與管理,以提升部隊的適應性與靈活性。而這關鍵的第一步,在於了解軍隊自身與潛在對手的能力差距。

 因此,若須建立一支能夠迅速因應所處戰場環境的高素質部隊,則美軍必須建設能複製未來在城鎮環境中的模擬戰場訓練設施,並正視潛在對手所展現出的協調作戰能力,與新技術裝備帶來的威脅,同時也應當關注並落實防禦性作戰所需的訓練與作戰規範。藉由這些改革構想,美軍將能夠在城鎮戰環境中,向相近裝備與技術水平的對手,建構持續嚇阻能力與戰略優勢。(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