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日韓交惡 美印太戰略脆弱缺口

◎呂學仁

 日本與南韓關係近期再度陷入冰點,日本決定對出口到南韓的關鍵科技材料加強管制,讓兩國脆弱關係更進一步惡化。日韓貿易戰也讓美國這個日、韓共同的盟友,傷透腦筋。

 日韓歷史 矛盾糾葛數百年

  朝鮮半島位於日本與東北亞大陸之間,自古即是日本往來中國大陸與西伯利亞要道。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日本戰勝,清廷簽訂《馬關條約》,除將臺灣割讓日本外,還承認朝鮮為獨立國家,日本勢力從此開始在朝鮮半島大舉擴張。1910年8月22日《日韓合併條約》簽訂,朝鮮正式遭到日本併吞。

 194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結束對朝鮮半島35年統治;蘇聯占領平壤成立蘇聯軍事政府;朝鮮半島南部則由美國遠東司令部管理。爾後,朝鮮半島分裂成南北韓政權。冷戰爆發後,為了遏制共產主義擴張,美國極力推動日韓和解,1965年日本與南韓建交,日本提供3.6億美元(約合現在市值48億美元、1440億元臺幣)作為戰爭補償,另提供2億美元低利貸款,但朴正熙政府並沒將賠償金發放給受害者,而是用於發展經濟。

 1992年,時任日本首相宮澤喜一訪問南韓時,承認日本在二戰時強徵慰安婦,並為此道歉,此後日韓關係進入長達10年的蜜月期,日韓還一同舉辦2002年世界盃足球賽。2003年盧武鉉上台後,雖然日韓領導高層曾互訪,但由於日本歷史教科書涉韓編寫、首相小泉純一朗參拜靖國神社等問題,日韓關係又迅速轉冷。

 朴槿惠執政時(2013至2017年),由於日本島根縣曾於2013年舉辦「竹島日」活動,引發日韓關係再度緊張,南北韓都宣稱擁有竹島的主權(南韓稱為「獨島」);該島目前受到南韓控制。2015年日韓簽訂《韓日慰安婦協議》,日本要為強徵慰安婦道歉和撥款10億日圓補償;南韓則被要求承諾不再用「性奴隸」一詞,並撤走日本駐韓大使館前的慰安婦少女像。

 2017年5月文在寅政府上台,反對朴槿惠任內簽署的《韓日慰安婦協議》,解散支援慰安婦財團「和解與治癒基金會」,等於宣告《韓日慰安婦協議》遭凍結。2018年底,南韓法院判決日本企業應對二戰時強徵朝鮮勞工行為賠償,加上12月20日發生射控雷達爭端,日本防衛省指控P-1反潛機在能登半島外海上空遭到南韓軍艦射控雷達鎖定,南韓軍方否認雷達鎖定日機,日韓關係雪上加霜。

 日管控原物料出口 韓狀告WTO

 大阪G20高峰會6月底順利落幕,但安倍政府在7月1日宣布將限制包括氟聚酰亞胺、光阻劑及氟化氫等3種原物料出口南韓;由於這些是生產面板與半導體不可或缺的原料,日本對南韓出口這些原料不再有出口優惠,韓國科技業將面臨斷料問題,震驚各界。南韓駐世貿組織(WTO)代表團因此向WTO提出告訴,控訴日本違反自由貿易原則。

 日本突然宣布限制高科技原料出口南韓,被認為是對南韓法院徵用工判決的報復手段。日本方面認為,1965年日韓建交時已提供戰爭賠償,處理慰安婦問題也成立基金會處理,這些原本早就解決的問題在文在寅上台後,又再重複要求日本負責,日方自然不滿。其次,南韓科技企業如三星、LG等,在政府扶持下,大舉拓展全球市場,過去日本企業稱霸全球消費性電子產品龍頭的景象已不復見;面對南韓大財閥競爭,日本企業只能節節敗退,安倍想藉此重挫南韓氣焰。

 另文在寅政府上台後,一改前朝朴槿惠與李明博對北韓強硬措施,不僅恢復兩韓領袖高峰會,更進一步促成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歷史性會面,「文金會」、「川金會」雖舒緩朝鮮半島緊張情勢,但在國際社會解除對北韓制裁前,發生100多件戰略物資流入北韓,令日方擔憂相關原料也可能流入北韓,所以決定加強原料管制。

 在日本統治朝鮮半島期間,由於採取高壓統治,並徵召朝鮮半島人民投入二戰,讓兩韓人民普遍對日本好感度偏低,南北韓關係紓緩後,日本成為共同敵人,對日本強硬,可穩固文在寅政府的民調支持度。對安倍政府而言,對南韓採取強硬手段,能夠激起日本民眾同仇敵愾,有利於拉抬7月21日的參議院選情,惟選舉最後參議院未達到2/3以上席次,安倍政權仍無法實現完成修憲的願望。

 日韓摩擦擴大 美籲化解矛盾

  日本與南韓同時面臨北韓軍事威脅,且都與美國簽訂共同防禦條約,因此,日韓間便存在著不同層次的國防安全溝通管道,包括美國主導的美日韓3國國防會議、日韓國防部長會議、日韓國防工作會談等,但日韓軍事交流常因歷史問題與獨(竹)島爭議而停滯,去年12月的射控雷達事件,再度讓日韓軍事交流卡關,日本取消今年1月出雲號護衛艦訪問南韓釜山計畫,日本也不打算邀請南韓參加10月舉行、3年一度的海上閱兵。

 在2018年6月首次川金會舉辦後,美國與北韓關係看似和緩,但北韓仍不願放棄發展核武,中共軍事威脅又有增無減,因此,美國需要日本與南韓一同在東亞遏制中共擴張,日韓摩擦擴大必然讓美國困擾,更危及東北亞局勢。因此,美國呼籲日韓就愈演愈烈的矛盾進行調解,避免中共意外成為贏家。

 結語

 二戰結束後,日本與南韓雖然都為民主國家,但始終未能就歷史問題達成和解,只能個別與美國維持同盟關係,維持低限度的軍事合作。面對中共與日俱增的軍事威脅,時常對鄰國採取挑釁動作,日本與南韓若不能化解成見,恐成為美國推展印太戰略的脆弱缺口。

 反觀川普政府上台後,已4次宣布對我軍售,美國會也多次通過友我法案,等於是肯定我國在印太戰略的重要地位。面對詭譎多變的亞太局勢,我國將持續與美國等理念相近國家強化安全合作,為區域和平做出貢獻。

(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