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談特赦 滑天下之大稽

◎費黼

 今年10月1日是中共「建政70周年」的日子,根據中共「逢5小辦、逢10大辦」的慣例,今年相關的「慶祝項目」正逐一端上檯面,其中有關「特赦罪犯」的訊息,自6月底經《人民日報》披露「9種罪犯能獲特赦」後,相關訊息,即未在大陸媒體出現,不見諸媒體,並不表示中共「停止辨理特赦」,而是將「特赦」事宜交給獄政部門去辦,至於國際人權組織關切的「良心犯」,究竟在不在「特赦」之列?中共當局完全置之不理。顯然,中共的「特赦」只是「麻子搽粉─妝點門面給外人看」的障眼法罷了。

 自身就違法 沒立場談「特赦」

 中共政權本身就是違法組織,以武力竊取中華民國正統,本屬叛亂團體;共酋毛澤東曾於1970年12月18日接見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Edgar Snow)時,親口對斯諾說:「新中國的《憲法》是我制訂的,但是我不怕說錯話,我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沒有頭髮,沒有天。」;「有法不遵」根本是中共統治者的「基因」。

 印證中共奪取政權70年來,在共產黨統治下的大陸人民,生活在「無法無天」的環境裡,也因為中共政權本身就缺乏合法性,所屬官員亦從未想過「自身的合法性」問題,對「治理百姓」始終抱持「我能對你怎樣,你卻不能如此對我」之態度,「法律」只是配合政治需要、隨時可穿可脫的手套罷了。

中共於「建政70年」玩「特赦」的把戲,也是出於政治需要,因為中共所謂的法律,全由當權者個人的意志決定,這也是毛澤東在接見斯諾時強調他「不怕說錯話」的原因,一般百姓「偶語棄市」,毛酋不但不怕說錯話,甚至濫殺百姓、冤殺政敵,也無所畏懼,因為《憲法》是毛酋制訂的,他愛怎麼解釋就怎麼解釋,他說某人犯法,某人就是罪犯,不需法律舉證犯罪事實,即使要舉證,共產黨也有辦法拿出證據來,這是自中共竊取政權以來,始終以羅織罪名之手段,統治大陸百姓的祕訣。而今,違法者竟宣稱要「特赦」罪犯,豈不令人啞然失笑?

 每個國家都有《憲法》,中共的《憲法》雖也明列人民有種種的權利和義務,但大陸人民卻從未享受到《憲法》規定的各種權利。就拿中共《憲法》中規定:「人民可以依法申請遊行」而言,中共當局從未批准過人民申請遊行的任何案例,更別說那些載諸於中共《憲法》內的言論自由!

 不少人都記得,「文革」結束後,大陸上流行一種叫做「傷痕文學」或「記實文學」的作品,其中不乏描述大陸兒童因說了一句「毛澤東是壞蛋」的話,連家長帶兒童都被關押的事實,這樣的「統治者」眼裡、心中,還有法律和依法行政的立場與認知嗎?

 近十數年來,中共領導人不斷在各種場合對大陸百姓強調:「執政為民、依法執政」,問題在:「法」是什麼?內容由誰決定?當權者認為需要「法」的時候,「法」就出現了」,這個「法」就是「當政者說了算」的「法」;在中共當局看來,「法」是沒有定性的,它的標準是浮動的,需要的時候,「法」就是「標準」,不論是百姓或高官如薄熙來,都逃不出這個規律,何況,大多時候,中共的各種「法」只對老百姓有效、對政敵有效,獨免於當權者!這樣的一群強盜,居然說要「特赦」被關押在獄中的犯人,大家不禁要問:這種條件下,獲赦者有幾人?

 中共隨興《憲法》 說廢就廢

 有關「特赦」的範圍和對象,中共的說法是:「特赦是國際通行的在遇有重要歷史節點時,國家對特定罪犯赦免餘刑的人道主義制;這次特赦的對象是依據2019年1月1日前,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決、正在服刑的9類罪犯。」,還列舉了「為國家重大工程建設作過較大貢獻並獲得省部級以上『勞動模範』、『先進工作者』、『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稱號的」;「曾係現役軍人並獲得個人一等功以上獎勵的」;「因防衛過當或避險過當,被判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者或剩餘刑期在1年以下者…」,看看這些「特赦者的條件」,全大陸各地監獄符合「條件且能獲赦者」究竟有幾人?這難道不是中共藉「特赦」一事,向世界各國證明它也是「有制度、尊重人權、重視人道」的「國家」,問題是,沒有那個國家相信中共在「特赦」這件事上是「玩真的」。

 按照中共《憲法》規定:「特赦罪犯的權力」屬於「全國人大」的職權,由「國家主席」發布「特赦令」;從中共有「特赦」這件事起,前7次都是由中共「最高法院」按照「國家主席特赦令」實施的,直到2015年的第8次「特赦」,才從形式上的由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否實施特赦」。前7次的「特赦」之所以未由「國家主席」頒布「特赦令」,說來可笑亦復可悲,原本應由「國家主席」決定「特赦與否」,竟因「國家主席」在文革時被打倒後,「國家主席」一職被廢除,中共的《憲法》也同步刪除有關於特赦的所有規定;直到1982年重新恢復設置「國家主席」職務後,中共《憲法》才又加入相關規定。

 從這段歷史可以看出,與中共談法,無異與虎謀皮。堂堂的「國家主席」因政治鬥爭而成階下囚,來自於《憲法》賦與之職務亦因此廢除,全世界有那個國家的《憲法》是如此「隨興」?說廢除就廢除。尤其是前幾次獲「特赦」的犯人,獲赦後不久,就又因各種理由,重回囚籠。中共透過「特赦」手法,在世人眼前玩一場「捉放曹」戲碼,大陸百姓已不會再受騙了。其實,大陸百姓早已體認到,中共政權本身就是培養、生產罪犯的基地,如今關押在大陸監獄裡的犯人,若由一群強盜頭子來「特赦」,豈不滑天下之大稽?

 結論

 在大陸,「法律」2字不過是中共整人的一個工具;從中共「建政」初期,在天津公審所謂的貪污犯起,中共的法律宣判,從來就不是依法宣判的,當時參與公審的學者、官員,每人發一張列有判刑標準的表格(附註:全世界沒有那一個法院審判時,靠參與審判者投票決定犯人刑期的),當時,參與投票者大多勾選「有期徒刑20年」,但毛酋堅決要求「立即槍斃」,可見,即使制訂《憲法》的毛酋,都可以因個人因素改判公審決定,何況一個政敵劉少奇?更有誰在乎13億大陸人民的人權、人道?「特赦」,在中共「建政70周年」舞台上,不過是個氣泡,風吹過就破滅了;中共當局不在乎「赦了誰」;大陸百姓不相信「誰獲赦」。

(作者為大陸問題評論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