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維持軍事優勢 美建構新作戰方式(中)

◎邱榮守(譯)

(接上文)

 一個不同的世界

 2018年美國國防戰略明確指出:安全的首要威脅是中共,俄羅斯次之。北韓、伊朗和恐怖主義雖明顯,但較不具挑戰性。為有效對抗這些威脅,美國調整2個關鍵,以廣泛的盟友及合作夥伴關係,建立能在全球投射和維持駐軍的能力。

 透過盟友和夥伴關係,可以擴大美國軍事和政治影響力,進而提供與支持美軍遂行作戰所需資源。美國海外的武力投射能力,也能提供盟友及合作夥伴在承平時期的延伸嚇阻,並在敵人發起脅迫,或侵略行動時提供防禦屏障。這些優勢主要目的,是維持關鍵區域的軍力平衡,特別是在東亞和東歐地區。

 通過戰力堅強的前進部署和明確界定,美國重要利益將有利於權力平衡的實現,進而防止不當的侵略行為;能夠提供友軍有效因應各種低於戰爭門檻的入侵或強制行為,而勿需考量衝突升級的風險,同時,還可搭配運用其他國力要素。這是當前美國防部非核嚇阻的最佳行動選項。

 相互摧毀保證或逐步懲罰的嚇阻戰略,當然有其戰略價值,但其不是廉價或「低風險」的軍事選項。就嚇阻行動而言,其就像生活中的許多事物一樣,廉價和低風險的選項,往往會帶來巨大的隱藏成本和風險,美國在捍衛盟友方面亦是如此。未來最令人擔憂的潛在衝突,是一場高強度的對抗,且存在巨大的利益競爭。尤其,美國應設法有效地保護東亞國家,不受中共軍事力量影響,以及波羅的海、波蘭,斯堪地納維亞和黑海盟國不受俄羅斯的強迫和侵略。

 從理論而論,間接嚇阻手段提供一種運用美國獨特優勢來塑造對手的行為,同時降低美國軍隊的風險。作為一個全球大國,美國有諸般手段,可以讓對手付出更大的代價,如封鎖、懲罰性打擊和制裁。實際的問題是要找到適當的威脅或強制手段,以有效迫使對手及時縮手,同時不會造成衝突升級。然而,在危機加劇的緊張局勢及時間緊迫期間,如何辨別哪些手段可以阻止對手,而不引發不利情勢更顯困難。

 美現行作戰方式為何不再有效?

 支持當前美國作戰方式的基本假設,是伊拉克、伊朗和北韓等流氓國家的區域威脅,是美國安全的主要威脅,最壞的情況是與其中兩個對手同時發生衝突。這是建構1993年「通盤檢討」和隨後「4年期國防總檢」之2場戰爭兵力結構的基礎,直到2018年的國防戰略,開始轉向新的兵力管理和規劃架構。

 除了這些明確的假設外,隱含的假設還包括美國的軍事技術優先是無可挑戰的,如精確制導武器、支持運作的感測系統、資訊科技及網路等等。在蘇聯崩潰的時候,這些假設是有道理的,當時共軍軍力並不先進,但現在共軍已迅速現代化,並成為一支強大的武裝力量,這種轉變也對美國的作戰方式產生深遠的影響。

 為什麼美國既有的作戰方式,在大國競爭時代不再有效?基本問題是從數千英里外運送部隊到易受攻擊的海外基地,這種遠征軍運作模式,對中共或俄羅斯來講起不了作用,因俄、「中」在過去10至20年間,專門研發用於打擊美軍脆弱節點武器系統與戰術戰法。

 面對冷戰後區域威脅的盟友和夥伴的主要問題是,「美國會介入嗎?」在此種狀況下,象徵性的姿態至為重要。當前所面臨的趨勢是,面對中共或俄羅斯愈來愈多的「灰色地帶」行為,「美國可以介入嗎?」簡單地向戰區增兵,並不一定能解決問題,因為俄、「中」反介入和區域拒止能力,將對美軍行動產生嚴重的威脅,如用飛彈襲擊摧毀加油系統、癱瘓跑道及擊毀地面戰機。

 此外,俄、「中」擁有伊拉克和北韓等國家所沒有的長程打擊能力,尤其是俄羅斯各種武器系統,可用來攻擊美國本土,進而破壞兵力和物資部署、指管系統、各種關鍵基礎設施。俄、「中」的干涉可能會從隱蔽或否認的行動開始,例如資訊作戰、網路攻擊或海底電纜攻擊,然後隨著衝突升級,而發展為明顯的軍事行動。

 再者,中共在各種遠程系統上,投入大量資金,這些系統旨在攻擊或破壞美國軍隊的機動,如海上和機場等關鍵節點。俄羅斯亦是如此,如靜音潛艦、各式飛彈和特戰部隊。除動能武器外,俄、「中」擁有對軍事和民用交通網路的網攻能力,可以破壞和延遲部隊部署。

 毫無疑問地,俄、「中」也會利用欺騙和資訊作戰,來掩護攻擊行動,以及延誤美國執行部隊部署的決策期限。同時運用各種手段來破壞、減少甚至阻絕美國情監偵的運作能力。兩者都擁有強大的整合式防空系統,可以全面性限制或阻絕機載情監偵任務遂行。如果發生衝突,俄、「中」會發起大規模網路攻擊,利用美國網路獲取情報或降低其效能,或針對美國及盟國指管通資情監偵系統網路、前進基地,以及戰場覺知能力進行先制攻擊。

 這種情況產生的顯著潛在影響有3個。 首先,聯合部隊應該從承平時期的「塑造」行動,轉向更具競爭力的編組。美國武裝部隊在試圖阻止侵略的同時,應更明確地將作戰行動和維持有利權力平衡的預期戰略結果聯結,進而維護關鍵區域盟友的利益,以及做好從競爭狀態,立即轉變為戰鬥的準備。

 其次,美軍指揮官需要以方法和手段,打擊對手的作戰重心,而不必完全掌握主動權。在未來,快速破壞和摧毀敵人武力投射能力至關重要。在衝突的關鍵初始階段取得成功,將為聯合部隊及盟國、夥伴部隊爭取掌控作戰節奏的時間。

 第三,作戰和兵力規劃,應更加強調戰力復原力,而不是效率。美國軍隊和海外基地與設施的前提,應置於遭敵持續、精確、多領域攻擊下,仍能維持有效地運作。同時可以對敵實施戰略打擊及攻擊敵C4ISR系統。

 要打擊中共和俄羅斯的目標,可能比伊拉克和南斯拉夫來得困難。主要原因有在於衝突前或後情報蒐集的困難、俄、「中」擁有先發優勢、其反介入及區域拒止能力,以及潛在衝突情景中,可能存在的利益不對稱。(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