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先國後家一肩承擔 向軍人父親致敬

 今天是父親節,本報祝福全天下所有的父親佳節快樂。

 父親,是男人最溫柔的名字;父親,常是不易讓子女親近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某些時候,父親,更是缺席者和「嚴肅」的代名詞。儘管如此,不論子女尚在襁褓或是已成年,全天下的父親都有一個共同的心願,就是要以雙肩、雙手承擔一切責任,只希望兒女能平安健康長大,能學有專精,成為國家、社會有用的人。為了達成這個願望,為人父者,辛勤奔波於職場上,盡一切的可能,提供子女不虞匱乏的生活;讓兒女有機會接受更好教育的環境,打造兒女光明未來。 

  每個人的父親或許職業不同,但愛子女的心卻是相同。電視上曾經播出這樣一則廣告:「我是從當爸爸之後,才開始學會當爸爸的。」可見「為人父、盡父職」是一件多麼不易且責任艱鉅的事。自有人類以來,在每個孩子的出生、成長過程中,父親的角色和責任從未改變,或許在照顧子女時,有各種現代化的工具協助,能較以往輕鬆,但在教養子女的責任上,卻是古今一致,每位父親都希望子女能順利成長,學有所成。這些極尋常的父愛,對既是父親又具軍人身分者而言,有時很難兼顧,可說是「不及格」的。

 軍人爸爸,經常會碰到兒女出生滿月後,才見到自己的小寶貝;兒女生病時,因為任務在身無法在旁守護,一顆心卻懸在醫院;兒女學習成績優異接受表揚時,也每每因執行任務而缺席。對軍人子女來說,「沒有父親在旁陪伴、指點、照顧」是日常,且早已習慣並接受關鍵時刻、重要場合,「父親缺席」的事實;但對身為軍人父親,他們的內心永遠充滿虧欠感,總是想要找時間補償子女,卻永遠在「盡父職」與任務中難以平衡,等到退伍後,開始想要彌補子女成長過程中的虧欠,才發現兒女已然成長,不再需要父親的陪伴了。這樣的父親不少見,但他們並不後悔,因為他們的責任就是讓天下太平、國家安全、百姓安樂。

 其實,對軍人父親來說,身為軍人,就應負起保衛國家天職,目前兩岸局勢混沌難明,對岸敵人始終不放棄武力犯臺企圖,甚至以各種小動作,意圖阻撓、破壞我們對於自由民主的信仰與堅持。因此,國軍相關戰備整備一刻都不能鬆懈,能在父親節和父親共度美好時光,對軍人子女而言,或許不易;對軍人父親來說,可能是奢求,但這些小我的欲求滿足,身為軍人父親,往往不在意。他們在意的,是國家安全、社會安定;是孩子都能順利長大,在學業、體能、品德上成為同儕表率。從國防部模範父親的事蹟中證明,他們在教育子女時,都能身教言教並舉,他們的子女也以軍人父親為榜樣,勤學向上,效法父親投身軍旅,加入保家衛國行列。

 身為軍人父親,常因任務而必須離家數百里、時時待命;有的在高山、有的在海上、有的在機堡,一旦遇到風災水患,往往有十天半個月待在災區,即使自己家裡也受災,仍以救人為先。因為軍人父親的無私,養成軍人子女獨立的天性,即使在畢業典禮、學業獲獎等人生重要旅程中,爸爸缺席,也都能釋然,因為「父親並沒得選擇」,也許在「父親還未成為父親時,他的職業就已確定了」;天災時,軍人子女必須接受「和受災民眾共同分享父親」的事實;常在任務與親子間抉擇,更凸顯軍人父親的偉大。

 又如本報日前刊登、播放的「蛙的爸爸是超人」專題報導與影片,金門兩棲偵察營的周華強士官長雖曾中風,但他為了5個小娃兒堅持到底,歷經艱辛的復健過程,終於憑藉著自己的努力與毅力,重返海龍蛙兵行列,再次成為一肩扛起家庭的「地表最強老爸」。

 我國自古即有「嚴父慈母」形象,子女和父親之間的互動,不如母親般親近、融洽;然現代軍人父親卻是「慈父」,他們待子女的方式雖不是「有求必應」,但在盼望子女有健全人格一事上,則可和美國二戰名將麥克阿瑟媲美。麥克阿瑟在〈為子祈禱文〉中謙卑的說:「主啊!懇求你教導我的兒子,使他在軟弱時,能夠堅強不屈;在懼怕時,能夠勇敢自持;在誠實的失敗中,豪不氣餒;在光明的勝利中,仍能保持謙遜溫和」這段祈禱文不但道盡軍人父親對子女的愛,更是美國軍人教育子女時的圭臬;文章中提示的典範,也是我國軍人父親一直以來默默奉行的方針。

 今天是父親節,已為人父的諸位官兵弟兄們,無論是否接受模範父親表揚,你們都是值得歌頌、讚譽的人格典範!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