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維持軍事優勢 美建構新作戰方式(下)

◎邱榮守(譯)

(接上文)

 關鍵的挑戰

 為發展新的美國作戰方式和建立能夠實現戰略目標的軍事核心能力,當前美國作戰方式所面臨的關鍵挑戰如下:

 一、在成熟的精確打擊體系下已無安全防護區

 歷史上,軍隊都在遠離敵人火力範圍外,設置關鍵支持功能,如總部和後勤中心。隨著火砲和載具性能的提升,防護區離戰場距離也隨之增加。核武器出現後,除造成災難性戰爭外,對作戰防護區的影響也有限。直到飛彈與遠程感測器和網路形成「獵殺一體」後,才根本改變此趨勢。如美國在第1次波灣戰爭的作戰手段,有效摧毀伊拉克的指管系統與相關設施。

 從美國的作戰方式來看,主要問題是過去30年來,美國軍事戰略及作戰思想,都集中在對付軍力相對弱勢的國家和非國家行為者。由於空軍和海上基地、C4ISR系統、後勤節點和作戰指揮部等設施,都在對手武器射程範圍外,致使美國作戰和兵力規劃,關鍵系統不再安全及自主,因為俄、「中」已具備長程精準打擊能力,且可對美軍關鍵設施造成嚴重破壞。

 二、資訊、基地和後勤的脆弱性

 僅關注美國與中共或俄羅斯戰機的能力比較,可能會忽略空軍基地和反制C4ISR攻擊能力,對空戰性能表現的影響,而不僅是平台、感測器、彈藥或人員質量或數量的差異而已。從冷戰後時代,到大國競爭新時代轉變,資訊、基地和後勤等3個特殊領域,已不再是對稱的戰鬥。在發生衝突前後,俄、「中」將會運用資訊來獲取優勢,如果失敗也會全力干擾、阻止美國及其盟友對資訊的獲取。因此,美國陸、海、空軍基地的防護性,將是美國作戰計畫的關鍵問題。

 美國需要海外空軍基地,向遙遠的戰場進行大規模武力投射,但這些基地規模龐大難以隱藏,且固定位置的陸上基地很容易成為攻擊目標。防禦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攻擊相當昂貴,加以飛彈攻擊與防禦系統間的不對稱性,將成美國防禦戰新挑戰,且防禦新興極音速飛彈攻擊,更是困難的任務。

 這個問題在太平洋地區尤為明顯,共軍擁有龐大數量的遠程彈道和巡弋飛彈,可用於攻擊美空軍基地及航艦;並正極力開發極音速武器。如果不具備運作良好的後勤網路,美國便無法在海外投射和維持軍力。美國經過數十年的經營,建立體積龐大、自動化程度高的戰略C4ISR系統,為軍事戰略提供有力的保障,但也因此容易遭受攻擊。

 三、缺乏時間

 俄、「中」與美國能力差距雖在縮小,但美國及其盟國的戰力,仍保持絕對優勢,前提是要有足夠的預警時間來因應挑戰。到目前為止,俄、「中」均針對美國戰略不明確的領域,展開行動或運用混淆美國決策和回應的技巧,來爭取時間的優勢。

 這些灰色地帶的行動,都以獨特方式巧妙運用時間優勢。如中共在南海實施填海造地;俄羅斯在克里米亞的行動則完全不同,其利用合法和秘密的部隊,調動及快速行動的掩護快速占領克里米亞。中共放慢強化領土的腳步,企圖阻止美國或地區的連貫反應;俄羅斯則加快行動的速度,讓美國或其合作夥伴無法及時做出回應。在此兩種情況,都是俄、「中」利用時間優勢,造成既定事實。

 美國軍事戰略的弱點,是需要數週或數月才能決定應對危機的遠征姿態。冷戰結束後,美國軍隊從遠征駐軍改為美國本土的基地部隊。造成這種轉變的原因眾多,且在冷戰後時代或許是合理的,但戰略環境已經發生變化,時間敏感的威脅和經濟考慮,已超越軍事的問題。

 四、喪失全方位主宰優勢

 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軍隊已習慣在各作戰領域擁有幾乎不受挑戰的主宰地位。這種地位給予美軍指揮官幾乎不受約束地自由操作空間,同時讓聯合部隊遂行協同作戰,以更少兵力獲致更佳戰果。然若沒有空中優勢,美國地面部隊可能需採取更加保守的防禦或機動作為,由於空中優勢受到威脅,空軍必須撙節使用情監偵系統資源及空中加油機,此舉勢必無法有效支持海軍空中作戰任務遂行,相對地,也會影響航艦飛行聯隊的運作效能。

 五、對未來戰爭的明智抉擇

 美國作戰和兵力規劃人員必須認知一個事實,現在所需要的是,建構能夠擊敗對手的勝利理論,亦就是如何攻擊敵作戰重心的概念和能力,而不是投入長期作戰,來爭取區域優勢或主宰地位。但這並不表示美國軍事戰略和作戰的各方面都需要進行革命性變革。俄、「中」帶來的挑戰,是需要對聯合部隊如何戰鬥及軍隊如何訓練、組織和裝備進行重大改變。設計一種新的美國作戰方式需要密切關注當前的國防組合和未來的作戰需求,然後區分可以做什麼、改變什麼,以及放棄什麼。

 結語

 前述挑戰既真實又困難,美國防部及所屬部門必須盡快解決這些挑戰,以實現國防戰略目標及捍衛美國利益。2019和2020財政年的國防預算雖非完美,但已邁進正確的方向。與此同時,俄、「中」在對美國及其盟國和夥伴的行動中,也面臨著重大挑戰。現行美國作戰方式已不適用於遏阻「灰色地帶」的侵略行為。繼續投資有缺陷的作戰概念,是嚴重的資源浪費,而且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能夠持續投入的預算將愈來愈少。

 一種新的美國作戰方式,不是尋求降低風險,而是將風險導入作戰概念,並使潛在對手產生顧忌。在戰略思維上實施這種轉變是困難的,但卻不得不為。它不需大量投資或研發新技術,而是需要新作戰概念及與盟國、主要合作夥伴,以及潛在的盟友和合作夥伴進行更深入的接觸。美國防部應著眼於制定,更適合長期軍事競賽的新戰略和作戰概念,以有效因應美國與俄、「中」的潛在衝突。(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