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對抗天災威脅 我們準備好了!

 緊接著規模6的宜蘭地震之後,利奇馬颱風接踵而來。雖然這2起天災並未造成太大損失,但再次凸顯臺灣易受天然災害侵襲的高風險性。面對這些不可測的非傳統安全威脅,國軍在三軍統帥蔡英文總統指示下,隨時做好防災救災的萬全準備,即是基於有備無患、凡事豫則立的精神,方能在因應各種無法預料的天災時,將損失降到最低。

 在承受地震、風災的連續考驗時,今年正好也是「莫拉克風災」屆滿10周年。10年前的此時,臺灣社會經歷了一場大自然給我們的巨大震撼,當年莫拉克颱風重創高雄,造成600多人死亡,位於甲仙的小林村更慘遭滅村,災區聯外道路完全中斷宛如孤島,最後靠著國軍官兵及救難隊伍,運用各種可行方法和工具進入災區,發揮與時間賽跑的精神全力投入救災,才將生命損失降到最低程度。在這場救災行動中,國軍動員的陸空資源創下救災史上最高紀錄;也由於這場天災,讓臺灣社會對極端氣候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凸顯了國軍的價值。

 10年的時光已然過去了,但慘痛的畫面依然記憶猶新,迄今不變的是臺灣每年必定會經歷大自然給我們的不同考驗,這主要是因為臺灣的地理環境讓我們無可避免,必須面對這樣的淬鍊。據世界銀行於2017年發布的「自然災害熱點:全球風險分析」報告,列出遭受多重天災導致人口面臨較高死亡率威脅的35個國家或地區名單中,臺灣高居首位。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指出,一旦發生多項天災,臺灣逾9成人口和土地都可能受害。

 此一令人驚駭的結論,皆緣於不可改變的事實。以地震而言,臺灣位於全世界最大也是最活躍的環太平洋地震帶,以及菲律賓海板塊和歐亞板塊的交界,這2個板塊每年大約以7、8公分的速度相互碰撞;另外,臺灣共有33條活動斷層,另有4條存疑性斷層未列入編號,這些地理結構是臺灣之所以地震頻繁的主因。據統計,臺灣平均每年大小地震超過2萬個,其中有感地震(規模4以上)約400個;根據近10年來的地震統計,規模6以上的地震,平均每年3個。這些冰冷的數字顯示,地震已成為臺灣社會現實生活的一部分。

 另外一個長期性的天然威脅,則是氣候變遷帶來的極端氣候。根據德國「看守協會」公布的「全球氣候風險指數」(CRI)報告,1998至2017年之間,全球共發生超過11000多次極端氣候事件,造成逾52萬6千人死亡,經濟損失達3.47兆美元。顯示氣候變遷是各國及全人類面臨的一大挑戰。值得注意的是,災損最嚴重的國家絕大多數是臨海國家。這個結論至少對我們有兩點啟示。首先,從不利的角度來看,臺灣四面環海,意謂我們承受的極端氣候風險極高;其次,從有利的一面來看,我國氣候災難事件造成的損失並不高,表示我國風險控制表現佳,因應災害的措施得宜。

 從我國過去防救災機制建立及投入的軌跡來看,可以看出何以我國天災損失相對較低。在莫拉克風災之後,政府立即修訂《災害防救法》,其中最大的變革之一是明訂「發生重大災害時,國軍部隊應主動協助災害防救。」之後國防部會同內政部依《災害防救法》第34條第6項規定訂定《國軍協助災害防救辦法》,進一步賦與國軍參與救災的法源。此後,救災任務成為國軍中心任務之一,國軍也依照上述法律所訂「主動救災」精神,不待地方政府申請,即「超前部署,預置兵力」,先期前往災害潛勢區,站上防災救災的第一線,這也是歷來各項天災得以降低生命財產損失,以最短時間達到災區復原的主因。

 經過不斷的實踐,這一套機制已成為國內防、救災及國軍動員的SOP,也是我國對抗天災等非傳統安全威脅的最有力憑藉。蔡總統在宜蘭地震後,立即在臉書安撫民眾「國軍警消等單位都已在崗位上確認資訊並預為因應,請國人放心」,即緣於對我國防救災機制已上軌道的信心;另一方面,國軍在利奇馬颱風襲臺之前,即預置救災兵力33000餘人、各類車輛機具4200餘部,陸軍航特部及海軍陸戰隊亦完成特戰小組預置兵力派遣規劃,同時也與各縣市政府聯絡,主動了解有無救災兵力派遣需求,顯示「救災就是作戰」已融入國軍訓練,國軍已成為防救災主力。

 綜言之,事實證明,國軍已成為國內防救災體系不可或缺的一環,及災區復原的主力部隊,由於官兵的投入,也大幅降低了救災成本。但面對無法預測、不可避免的天災地變,國人仍須抱持憂患意識,唯有平時多一分準備,災害發生時才能減少一分損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