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巡邏艦於東南亞海軍之角色機制

◎楊于勝

 2019年的新加坡海事防務展,除了潛艦、水中無人載台運用引人關注,會場展示數款水面作戰艦載台設計與推銷,對於東南亞國家在海事安全上的需求,無疑是一大亮點。根據研究指出,載台中之巡防艦和潛艦已各自占亞太地區水面、水下重要銷售項目。當檢視亞洲各國海軍和海事機關相關執法載台採購訊息,環南海周邊未採購潛艦的國家屈指可數,擁有潛艦不僅象徵海軍等級和操作的升級,更具備一定區域話語權與嚇阻;然而護衛艦(corvette,巡邏艦,噸位小於巡防艦,搭載輕武裝;等級屬沿岸海域的中型艦艇,近代海軍中多半是排水量1千至2千噸,亦有超過2500噸的特例。俄羅斯與中共將其與巡防艦一起稱呼。日本因為特殊國防定位,所有船艦都屬護衛艦稱號)的市場遠勝巡防艦,各國在區域地緣威脅與挑戰的衡量上,究竟有著何許盤算,在有限國防預算、地緣戰略環境下,環南海周邊國家如何藉由科技的協助,讓護衛艦的任務更加兼顧「全面性的海事安全」,影響值得關注。

 「綠水」海軍的新挑戰

 南海擁有豐富之石油與生物資源,及重要之航道與戰略地位,使其海周邊國家,包括中共、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與汶萊無不對南海海域島嶼主權及資源進行爭奪。但除了各國之利益爭奪,恐怖活動及海盜猖獗也嚴重影響到南海海上航路的安全,讓南海近年來愈發成為顯學。尤以在反恐的合作,不僅著重各自國內的反恐機制建立和強化,跨國合作也從陸地延伸至海上,由菲律賓、印尼和馬來西亞3國於2017年6月啟動之「三邊海上巡邏」便是一例。

  聯合海上巡邏由印尼、馬來西亞和菲律賓於2016年發起,目的是打擊在三國交界的蘇祿海域間、日益猖獗的海盜活動、綁架、恐怖主義和其他跨國犯罪威脅,為配合巡邏,3國還分別各自設立分享信息和情報的聯合指揮部。值得一提的是,在成立儀式上,新加坡和汶萊也受邀以觀察員身分參加,同年10月更從海面向上升級,啟動聯合空中巡邏。前述跨國擴大巡邏機制,進一步催生了「東協直接聯絡溝通機制」的防務熱線啟動,應對海上安全挑戰已不僅侷限在海盜的打劫,更涵蓋應對恐怖主義威脅。

 可變深聲納 增任務想像空間

  東南亞國家雖多以小型巡邏艇、巡邏艦為主流,但並未放棄防範海上威脅入侵,特別是在南海主權日益被拱上檯面之際,只擁有一般巡邏艦的輕、小型載台將不足以因應國防在海事安全上的需要。不管是非政府組織的武裝海盜,還是防杜偷渡、走私,或執行人道救援的需要,如何兼顧傳統軍事威脅與非傳統威脅元素,對於域內國家海軍,反而更形重要。事實上因應新世紀海事安全愈發多變的挑戰,新加坡海軍早於2009年以情報為核心,成立「訊息融合中心」(Information Fusion Centre),新加坡於第12屆海事展多次提及以此為核心的合作展望,以期讓各國分布在各海域執行巡邏任務的軍艦和海警機構,在一致性的共同圖像(即時資訊)平台下,打擊海盜、查緝走私,及緊急海事意外援助,進而維持區域海事安全的穩定。

  值得檢視的另一面向,環南海周邊國家海軍在陸續添購新載台之際,在強調以機動、多功能來滿足「巡邏」和「作戰」的不同需要上,除了讓載台具備直升機酬載和相關作業能量,展會中雖不起眼、卻重要的裝置「可變深拖曳式聲納」悄悄推上第一線,似乎在昭告主打水面巡弋任務的東南亞地區海軍,將有可能強化此能量的想像空間。

 模組化設計 增加任務彈性

  由於東南亞國家財力有限,在面對海事安全需要上,並不會優先考量水下威脅,換言之,亞太區採購潛艦市場雖創新高,做為嚇阻兵力的潛艦,必須維持高度隱匿行蹤,自然不適於成為「巡邏」的一員,能滿足各個海洋國家維繫海事安全與防務需要,仍舊是以水面艦為對象,至於愈發多功的巡邏艦成為首選市場標的,則與「主、從」任務上,衡量預算和後勤支援存在重要關聯。

 對海洋國家而言,礙於財力與能力,空中巡邏能力大都遙不可及,必須維持一定載台數量以執行領海至經濟海域之巡邏任務,在未有成熟運用無人機填補船艦執行海上巡邏罅隙前,更多滿足搜索能力的水面載台,反遠優於價高、配置有破壞力大的武器設計、強調遠洋的巡防艦,正是因為東南亞國家都有著比重不同的海事安全需要,滿足「巡邏」是首選。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5月新加坡海事展期間,除馬來西亞海軍艦船罕見缺席,大部分出席泊港開放參觀的艦船均是赴南韓參加「東協擴大防長機制2019海上演習歸來的艦船,凸顯當前千餘噸為主的輕型巡邏艦艦早已不再只能「淺水游」,而是能夠一定程度的走向「藍水」。

 一般而言,巡邏艦多被視為小型、輕型艦載台,從5百噸到2千噸以下區間為主要區隔不等。新世紀的海軍因各國建軍對載台作戰需求賦予任務不同,再加上科技微型化、系統模組化等進步,巡邏艦不再被局限在小型載台,也更能挑戰過去不足千噸,或是介於千噸至2千噸間的載台等,不足以承擔走出大洋的任務。從近期東南亞各國海軍水面載台的選項上,儘管陸續開始著重較大噸位的水面艦,但從歷屆東南亞國家防務展會中,來自域內國家海軍載台仍多以輕型巡邏艦為主軸,不同之處在於:滿足近岸濱海巡邏任務之餘,藉由直升機達到延伸的偵、打能量,更進一步的則是對於無人機和無人艇的運用,此趨勢逐步在域內海事展會中另外肆應挑戰的解決方案之一。如何挑戰各國海上維安能量,對於以護衛艦為主力的選項,不再侷限於簡單之機槍、艦砲,在模組化設計下,獵掃雷、偵潛的能量為護衛艦賦予更多角色。

 反潛戰力掀新浪潮

 觀察亞洲區域軍情發展,反潛向來非東南亞地區國家首選,在相關海事防務展會亦不若水面作戰艦或潛艦來得聚焦,更比不上反艦和防空飛彈擊殺目標的畫面有說服力,然而當區域各國紛紛採購潛艦,水下偵潛的議題會否為東南亞地區海軍掀起另類戰力新浪潮,值得關注。

  我國海軍於2018年11月成軍之「銘傳」、「逢甲」二艦,原裝隨艦返國的SQR-19拖曳聲納和搭配的SQQ-89作戰系統,功能強大,對於維護臺海安全,增加反潛能量,具有一定功效,可有效銜補諾克斯巡防艦陸續除役後之反潛戰力真空。而是否該評估和檢視,為現有的成功級巡防艦進行強化,或展開新一代水面作戰載台的擘劃,能具備肆應共軍水下戰力的反潛利器與能力。海軍戰力升級,刻不容緩!(作者為退役海軍上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