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喀什米爾風雲急 牽動南亞局勢

 印度政府於8月初宣布,將廢除「喀什米爾自治區」,把原稱「查摩與喀什米爾自治區」的「拉達克」與「喀什米爾」兩個區域列為中央直轄區,等同於正式領土,而不是地位未定的自治區。消息傳出,立即引起巴基斯坦及中共的抗議。因為巴基斯坦認為喀什米爾為其所有,中共則稱拉達克領土屬西藏,為其固有領土。印度改變了過去維持喀什米爾自治的作法,立即挑起領土主權爭端。

 早在今年印度國會大選前,印度對於巴基斯坦邊界問題,即採取強硬姿態,並以砲擊及空襲方式,攻擊巴基斯坦滲入喀什米爾的恐怖組織。在印度執政的人民黨於選舉大獲全勝後,總理莫迪宣布廢除「憲法第三七○條」,取消此前憲法賦予印控喀什米爾地區的特殊地位,使印控喀什米爾地區自治權被取消,並重新區分為喀什米爾、吉拉達克兩個聯邦直轄區;讓印度充分享有介入地方選舉、政治運作及部署軍隊的完整權力,並得以透過這兩個直轄區,分別抗衡東面的中共及西面的巴基斯坦。

 事實上,喀什米爾地區因為種族與宗教原因,歷經不同王朝統治,至今印度、中共及巴基斯坦都宣稱對其擁有全部或部分統治權。目前印度官方地圖,雖列出完整的喀什米爾統治區域,但是西半段實質由巴基斯坦佔領,東部阿克賽欽則由中共佔領,印度只控制約一半領土。當初英國撤離印度殖民地時,依照回教及印度教信仰不同,區分為巴基斯坦及印度兩個國家。當時喀什米爾地區土邦原本想藉機獨立,但因希望併入巴基斯坦的回教區人民反對,爆發衝突,土邦大公被迫請求印度支援,並爆發了「印巴戰爭」。

 此事經聯合國調停後,才形成現今半獨立的喀什米爾自治區。就巴基斯坦而言,喀什米爾地區的地位仍然未定,印度也不允許喀什米爾地區舉辦公投獨立,形成如今的未定地位。印巴曾因喀什米爾問題,爆發3次戰爭,各自都在邊界地區部署重兵;復以巴基斯坦支持喀什米爾的獨立激進分子,採取恐怖攻擊行動,使得喀什米爾問題成為印巴間的火藥庫。就印度立場,如果維持喀什米爾自治區的地位現狀,對其根本解決領土主權問題並無幫助,反而難以阻止喀什米爾回教派系與政黨靠向巴基斯坦,喀什米爾問題將更形複雜。

 東面的拉達克,緊鄰中共占領的阿克賽欽。中共自認拉達克為其固有領土,若維持自治地位,同樣有礙印度防備中共從新疆的軍事威脅。更重要的是,如中共與巴基斯坦同時從東面拉達克及西面喀什米爾威脅印度,將使印度腹背受敵,在地緣戰略上陷於不利地位。更何況,拉達克在中亞本來就具有重要戰略價值,是從中亞進入新疆的重要通道。拉達克多數人信奉藏傳佛教,與信奉回教的喀什米爾地區不同;將這兩個區域分開治理,某種程度也能呼應號稱「小西藏」的拉達克內部人民的意願。

 過去,印度曾將「中」印邊界東部藏南地區,正式列為印度治下的一邦,名為阿魯納洽邦。雖然中共不承認,甚至在莫迪訪問該邦時提出抗議,但並未因此斷絕與印度的關係。然近年來,中共不斷興建西藏與新疆的基礎建設,如鐵路、高速公路、機場及軍事基地,都讓印度警覺中共可能會藉由完整的交通建設,在適當時機派兵奪回藏南地區與拉達克,因此必須及早防範。媒體盛傳中共備有「二點五」戰場的軍事戰略,期能奪回固有領土,雖未經證實,但對於可能衝突的想定,印度早已警覺並思考如何防範。因此,廢除喀什米爾地區的自治區地位,強化2直轄區的軍事部署,實屬當然。

 就巴基斯坦而言,印度廢除喀什米爾自治地位後,可能會讓印度教人口移民至印控喀什米爾,改變當地穆斯林人口佔多數的現狀,讓印度人民黨可以透過選舉方式,掌握地方政權。但也可能激化該地區宗教矛盾,使局勢更加複雜。在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下,巴基斯坦本身的反應,如降低與印度的外交關係、暫停雙邊貿易、審查雙邊安排、提交聯合國安理會等,恐怕不會改變莫迪選舉大勝後的信心與意志。

 至於中共外交部宣稱,「這一做法不可接受,也不會產生任何效力」,似乎只是一種制式反應。在中共內有權力鬥爭;外有美「中」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運動之際,印度在此刻廢除憲法的作為,正印證了毛澤東所言的「東急西緩」,讓印度趁中共內憂外患之際,合法化喀什米爾及所屬地區的政治地位。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