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青藤門下走狗

◎文景

 提到「走狗」兩字,總給人「不擇手段巴結權貴」的不良印象,但世上偏有人承認自己是「門下走狗」,還頗以此自得,此非外人,就是清代的鄭板橋和民初的齊白石。

 鄭板橋的詩書畫固稱奇絕,齊白石的畫更是難求。傳說,鄭板橋刻了一方「青藤門下走狗」的閒章,但是蒐羅鄭板橋書畫的畫商,始終沒有找到有此一落款的畫作;至於齊白石,雖也常自稱為「青藤門下走狗」,亦曾寫詩:「青藤八大遠凡胎,缶老年衰別有才;我願九泉為走狗,三家門下轉輪來。」證明他「的確是青藤門下的走狗」;他還曾對友人說:「願早生三百年,替青藤磨墨」。相傳齊白石畫的白菜,「一顆可賣上千萬元」,畫幾隻蝦子也能賣上億元。為什麼鄭板橋和齊白石要自稱是「青藤門下走狗」?在解這個謎之前,先看看「青藤」是誰。

 「青藤」就是明嘉靖年間著名的文學家、書畫家、戲曲家、軍事家的徐渭。徐渭最初字文青,後改文長,世人大多以徐文長稱之。徐渭一生清苦,老年曾因續娶妻紅杏出牆而殺妻繫獄。他在自己畫的葡萄裡題「筆底明珠無處賣,閒拋閒置野藤中」,感慨自身處境艱難。史書記載:徐渭恃才傲物,孤芳自賞,曾因投效胡宗憲幕下,受胡宗憲賞識而謀得溫飽,卻因胡宗憲是嚴嵩的「門生」,當嚴嵩倒台時胡宗憲亦被牽連,徐渭既是胡宗憲帳下幕賓,也受到影響而入獄,得知胡宗憲去世時,徐渭在獄中以九寸長鐵釘從自己的耳朵穿進去,企圖以死相殉。

 徐渭的母親是嫡母的婢女,出生不久其父病故,嫡母將生母趕出徐家;徐渭上有兩個長他二十多歲的哥哥,父親過世後揮霍無度,家產幾乎敗光;徐渭就是在這樣不愉快的環境中長大,也因此養成他狂放不羈的性格。儘管很早就中了秀才,但仕途始終不順,在屢試不中下衣食難周,只好入贅,不數年妻子病亡,那時正值倭寇為患,遂投效於胡宗憲帳下當幕僚。徐渭真正受到胡宗憲重用,是代胡宗憲寫了一篇〈進白鹿表〉,受到嘉靖皇帝賞識。徐渭在胡宗憲帳下,對抗倭寇屢獻奇計,多次協助胡宗憲擒獲倭酋,也因此,徐渭在胡宗憲帳下地位是無可動搖的。

 徐渭曾有一副對聯「幾間東倒西歪屋,一個南腔北調人」以表明他家無恆產;他還有一副名聯:「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雲長長長長長長長消」。古字朝通潮;長通漲,這副對聯本意是: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浮雲漲,長長漲,長漲長消。徐文長的「遊戲筆墨」與鄭板橋的「難得糊塗」相互輝映。鄭板橋畫竹、畫蘭花,齊白石畫蝦、畫白菜,皆深得徐文長之韻,這兩人在寫詩力道上,亦不遜於徐文長,兩人雖自謙「青藤門下走狗」,若徐文長死而有知,必掀髯而笑。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