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生拾趣】青春愛情老電影

◎林疋愔

 住家附近的活動中心每週四晚上都有電影之夜,總是座無虛席。當燈光漸漸暗去,大家默默進入了光與影的天地……。

 今晚播放的是曾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臥虎藏龍》,當時這部電影紅遍海內外,我也數度重溫那古典含蓄的愛情和清新詩意的東方之美。武俠與愛情的故事情節,總是能觸動深沉的靈魂,透過不同的方式詮釋,當繁華落盡,當青春和愛情逝去,直達內心的,往往是最平靜無言的故事裡蘊藏的堅忍與深愛。

 走出禮堂,許多男女觀眾都在談論自己的觀賞感受:

 「這是我第二次觀賞《臥虎藏龍》,隔了這麼多年再看,還是很喜歡。」

 「這次看完比之前體會到更多細微的情愫。」

 「李慕白對羅小虎說:如果你很愛她,就不該這麼做,說的其實是他自己的信念;俞秀蓮對玉嬌龍說一定要誠實的對待自己,說的也是自己;所以不是不明白,而是不能夠……」

 「情義當頭,義阻情緣」,而我之所以喜歡《臥虎藏龍》,也是因為片中傳達的堅忍至愛。電影有時就像我們靈魂深處遺失的幻想,在接觸的同時,感受破碎與珍惜。

 我想起祖母最愛的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我們陪著祖母看了一遍又一遍,片中的黃梅調都會唱了。那天我和表姊玩起角色扮演,表姊扮梁山伯,我扮祝英台,準備說台詞:「什麼?英台是個女的!」我不小心說成:「什麼?英台生個女的!」頓時大夥兒笑倒在地,戲也演不下去了。後來我才知道,黃梅調電影紅了近十年,那也是臺灣影迷的黃金時代,生活裡到處都是電影明星和黃梅調,從大學教授到賣枝仔冰的,都能哼上一曲黃梅調。

 梁祝經典的愛情故事,後來被改編翻拍好幾次,但心想若祖母還在世的話,一定還是最喜歡黃梅調的版本。小時候不懂什麼叫愛情,只覺得奇怪,為什麼祖母每看一次就哭一次?有一回我躲在一旁偷偷觀察正在看電影的祖母,聽到她說:「不是說要陪我到老嗎?怎麼留我一個人自己先走了,連做夢也沒看到個影子……」祖母像是突然變老,癱坐在椅子上,在她最需要人安慰的時候,只有我躲在角落,卻不敢出聲,她的哭聲和我的沉默相互拉扯,一起墜落到心靈的深淵。

 掀開厚重的帷幕,是為了在黑暗中擦拭流出的淚水,那些銀幕上的影像,曾經帶給我們最初的驚喜和悸動,它們漸漸消隱,躲藏在歲月雜沓的記憶深處。影像背後還有影像,誰知道最後的劇情是什麼?老電影總是耐人尋味,乘載著過往的記憶與情感,一幕又一幕地揭開。而真實的人生圖像往往要在生命結束後才能完成,電影彷彿為我們早一步勾勒人生,當我們迷失的時候,哪能想到自己也正在飾演一部尚未完成的電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