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握不住的幸福

◎賴姿吟

 燈火通明的馬路上,夜色中霓虹燈閃爍不停,擁擠的人潮穿梭而過,我站在街角的一旁,望著來來往往的人潮,馬路突然變得好遙遠。不知過了多久,隱隱約約的疼痛襲來,腳跟滲著黏稠的鮮血,結痂的血塊反反覆覆,一直尚未癒合,新傷和舊疤重疊,似乎又添一道血痕。

 足下踩著五吋的高跟鞋,臉龐塗抹濃郁撲鼻的香粉,玫瑰的氣味使過敏難耐,挽起剛剪燙不久的淺褐色波浪,髮尾也不似年輕時柔順,臉上的脂粉暈開後更顯蒼白,這與記憶裡的自己格格不入,也失去往日的丰采,但我卻甘之如飴,自己願做這些改變,只為與你更靠近。

 歲月的差距,在現實中是如此殘酷,試著偽裝自己的不成熟,抹掉橫亙在彼此間的隔閡。我跨越了無數次,腳傷使我的雙足疼痛不已,明明身體已如被火舌吞噬,但心卻是在冰天雪地裡掙扎。你在一端向我揮手,笑得如冬日的暖陽,可惜終究觸碰不到那溫情,我閉上雙眼感受,那溫情卻如雪花般飛逝,而後無影無蹤。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